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11.惹人生厌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261 2019-12-11 18:00:00

  周晶晶冷着一张脸,说道:“别喊我名字。”

  结果他身边两个学生会的人像打了鸡血一样,“晶晶晶晶”喊个不停。

  “求求你们做个人吧。”学生会主席的冷脸绷不住了,表情很是无奈。

  “原来学生会是这个画风的。”郦嘉瑟笑着拉还想看热闹的刘梦思走远。

  “你说他那个‘晶晶’是哪两个字啊?不会真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晶晶’吧?”刘梦思很好奇。

  “你没打听到?”

  “没有。我只在食堂见过他一面,有人告诉我他是学生会主席。嘉瑟你要进学生会吗?”

  “进。”郦嘉瑟回头看学生会的几个人打闹。“学生会还挺好玩的。”

  至少氛围很不错。

  “那我也要进!我们到时候一起去面试!”

  “好啊。你不看看其他社团了吗?”

  “不了,剩下的社团都挺没意思的。你要是想看我可以陪你去。”

  郦嘉瑟摇头。“那就回教室吧,还能睡一会儿。”

  午休只有一个小时,要是回寝室睡觉时间太赶,所以午睡的人大都选择在教室。不过高一大家学习压力不大,很少有人午睡。郦嘉瑟回教室的时候,也只有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觉。其余同学不是在聊天就是在写作业。

  她回到座位上,枕着胳膊闭上眼,没几分钟就睡熟了。夏怀回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郦嘉瑟酣眠的模样。

  他轻手轻脚坐回座位上,把一罐旺仔牛奶放到两个人桌子中间,过了一会儿又把它挪开,因为他发现这罐牛奶阻隔了他的视线。

  别说,郦嘉瑟睡着的样子还挺像她小时候的,就是个乖巧的洋娃娃。

  这个人要是不说话不使坏多好。

  她睫毛好翘啊,是她的睫毛多还是自己的睫毛多……

  夏怀凑近,想伸手数一下。

  “你在干什么?”

  他一个激灵,马上缩回手。“岑长生,你小点儿声,她在睡觉。”

  “那你在干什么?”岑长生看他。

  “没干什么啊。就……看看她有没有睡熟。你看这人睡得像死猪一样。”

  “夏怀,我就不该帮你抄作业题。”郦嘉瑟睁开眼睛,由于刚醒,她的眼睛水汪汪的,瞪人也没有什么气势。

  “啊?我怎么了?你醒啦?”夏怀试图装傻。

  “你说我像死猪。”

  “你听错了,是岑长生说的。”

  郦嘉瑟看向岑长生。

  “你信他?”他问。

  郦嘉瑟摇头。

  夏怀跳脚。“哎我怎么就不可信了?郦嘉瑟,我可是给你买了罐旺仔牛奶。”

  “这不是你欠我的吗?”她没好气地说。

  “哎你怎么面对我就咄咄逼人,面对岑长生就像个小绵羊似的,我没他凶是吗?所以你不怕我。”说着夏怀故意做出凶狠的表情。

  “我谁也不怕,你们这群十几岁的小屁孩儿,给我安静点儿。”郦嘉瑟因被吵醒而产生的起床气还没消,说完这句话,她把头埋进臂弯里,接着睡。

  夏怀用气声说:“你才小屁孩儿,哥哥是男人!”

  岑长生嗤笑一声。郦嘉瑟则根本没再理他。

  下午很平淡地过去,晚上轮到郦嘉瑟看自习。上课之前她说了一句:“大家别忘了举头三尺有监控,剩下的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吧?”

  接下来的晚自习果然很安静。安静到郦嘉瑟觉得有些无聊,写完作业之后和早上的夏怀一样,偷偷观察起台下的同学。

  教室里闷头写作业的占大多数,但也有很多躁动不安的灵魂。比如后排有两个同学把文具盒挡在前面,偷偷在纸上玩五子棋。

  监控和我都看到了,小朋友们。郦嘉瑟笑眯眯地盯着他们看,两个人玩得忘我,丝毫没有危机意识。

  她又把目光转向别处,有人在传纸条,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路线十分漫长,最后一排的同学收到的时候紧张地看了讲台一眼,正对上她的目光,手一抖,纸条掉在地上。

  看我干什么?赶紧捡起来啊。郦嘉瑟用眼神示意。

  可惜对方没看懂她的表情,以为自己是被抓包了,赶忙低头,过了一会儿才用脚踩住纸条,一点点挪到座位底下。

  嘶……那张纸条都被他磨烂了吧?真替传纸条的女孩子感到心碎。

  再看看前排的学霸们都在干什么……嚯,学委桌子上好高一摞练习册,才开学一周,太拼了吧妹妹?

  夏怀还在写作业,好慢……哦,他把数学书还没学到的部分的课后习题都写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岑长生在看……嗯?

  郦嘉瑟伸长脖子。岑长生桌子上那本教材好像不是高中教材啊,不过也有点儿眼熟,她暑假还看过,是初三的物理还是化学来着?

  大概是她的视线太灼热,岑长生抬起头,两个人目光交汇,她有种窥探人隐私的愧疚感,赶紧低头去看自己的书。这时下课铃声刚好打响,她松了口气,回到自己座位上喝水。

  喝完水,她深呼吸几次,转头面对岑长生。“对不起啊,我刚才不是故意要看你。”

  “看我也需要道歉,郦嘉瑟,你是真的怕我?”岑长生盯着她,不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他也很好奇她的紧张和拘谨都是从哪里来的。

  郦嘉瑟被他问住了,脑海里不愿意回忆的景象瞬时重新浮现。

  那天她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去京大参加保研考试,由于面试时间不同,她自己一个人在京大校园里逛了逛,结果越逛越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没办法,只好拉住路过的一个同学问路。

  “同学你好,请问……”

  “郦嘉瑟?”

  “嗯?你认识我?啊!岑长生!对不起,好久不见,我都没认出来。”她脸瞬时变红,连耳朵都在发热,尴尬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事儿?”

  “啊,我想去国故楼,找不到路了。”

  “走吧。”

  “嗯?你带我去吗?谢谢你!”一路上她叽叽喳喳不停提起话题,结果对方一直不冷不热,只回几个字,后来她就安静下来。两个人走到国故楼门口,正碰上她的几个朋友。他们笑她路痴还敢到处乱跑,她回怼几句,然后就发现岑长生已经走进楼里,连忙追上去。

  “哎,岑长生!谢谢你带我过来,你也是中文系的吗?我们加个微信吧,QQ也行,我都没你联系方式。”

  “不用了。”他冷淡地拒绝。

  “啊?为什么啊?我也在燕京读书的,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约个饭……”

  “不用了,郦嘉瑟。”他微微躬身,贴近她的耳朵说:“多年未见,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惹人生厌。”

  她僵在原地。

  那一瞬间的震颤穿越时空,重回到此刻的她心上。

  她忍不住脱口而出:“岑长生,你是不是讨厌我?”

姈琅

你是不是讨厌我?   否则为什么不给我的文评论,也不投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