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16.新任饭伴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70 2019-12-16 18:00:00

  周三晚上周考结束后,岑长生没回宿舍,先去了校门口。他的妈妈已经等在那里。

  “今天的菜感觉怎么样?”

  “还好。今天中午……郦嘉瑟吃了你做的饭。”

  “啊,瑟瑟和你一起吃的吗?那我明天早上多做点儿给你送过去,你们俩一起吃。”

  岑长生想到白天那两个女孩子和好的场面,说:“不用,她明天和同学一起去食堂。”

  “食堂的东西肯定没我做的好吃呀,李珏那么挑嘴的都喜欢我做的饭,瑟瑟不是也很爱吃?每次都吃好多,她会喜欢的。”

  “不用,我提这个是因为她今天说要谢谢你。”

  “哎呀,这孩子客气什么?长大了倒是生分起来了。我都好久没看见她了,什么时候瑟瑟能来家里坐坐?”

  “家?李家吗?”

  “哦对,说到这个我想起来,老爷子说过两天南边寄蟹过来,请你们一起过来吃蟹。到时候我就能见瑟瑟了,如果我没时间接你,你就和瑟瑟一起去李家啊。”

  “再说。你早点儿休息,路上小心。”

  “哎。和瑟瑟说一声,常来玩。”

  岑长生目送妈妈离开,看了下手表,还有二十分钟封寝。于是他不紧不慢地往回走,路上还不小心撞见了一对儿亲密的小情侣。

  而此时的郦嘉瑟正在水房一边刷牙一边听其他女孩子闲聊,试图弄清楚高中生聊天的话题都是什么。

  听了一会儿她觉得和大学也差不多,学习、八卦、帅哥,这三个话题出现频率最高。她背后的两个女生就在聊八卦,而且似乎……提到了她?

  “哎我今天中午路过一班教室,发现岑长生在和一个女的一起吃饭。”

  “啊?是吗?他不是一直自己带饭,那个女生也是吗?”

  “不是!那个女的吃的是他的饭!你初中的时候见过有谁吃他碗里的饭吗?”

  “我去……你没开玩笑吧?哪个姐妹对着他那张零下二十度的脸能吃得下饭?佩服佩服。那女生长啥样?”

  “我没看清,只记得头发卷卷的,像烫过,居然没有被德育处逮住。”

  我那是自来卷啊妹妹……郦嘉瑟摸摸自己的头发。

  “哎你说到德育处我突然想起来了,有人说陆耿在追胡蝶。”

  “别扯了,陆耿那个棺材脸怎么可能追人,还是胡蝶。胡蝶比他年轻好多吧?”

  “我觉得陆耿挺帅的啊,除了眼睛有点儿小……”

  郦嘉瑟漱完口,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具离开了八卦中心,脑子里在想今天的菠萝咕咾肉真好吃。

  不过要她天天和岑长生一起吃饭还是算了,还是和好姐妹一起吃饭更舒服。

  结果第二天中午刘梦思喊她一起去食堂,她刚起身,就被岑长生叫住。

  “我妈给你单独做了份饭,你带去吃。”说着他提起一个粉色的饭桶。

  刘梦思捂住嘴。“什么情况?你们是……”

  “啊,这太麻烦阿姨了吧?这怎么好意思天天蹭饭呢。”郦嘉瑟说着接过饭桶,岑长生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既然做了也不能浪费是吧,替我谢谢阿姨。”她笑得很开心。

  “所以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儿?娃娃亲?”刘梦思问。

  郦嘉瑟摇头,想起网上一个梗,顺嘴说出来:“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妹。”

  刘梦思:“啥?”

  岑长生:“你别吃了。”

  郦嘉瑟护住饭桶。“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刘梦思看看她又看看他,说道:“那你们俩一起吃吧,嘉瑟你别拎着饭桶去食堂了,怪沉的。我去找萱萱一起吃饭。”

  “哎,梦思,我还是陪你……”

  “没关系的,我没生气,你放心。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说完她就跑了。

  郦嘉瑟拎着饭桶,看岑长生。“那……借你桌子用一下?”她不想在自己的桌子上吃饭,担心蹭上油。

  “随你。”

  两个人这次安安静静吃了饭,中间没有什么交流,但郦嘉瑟并没有觉得尴尬。吃完她想起昨天那两个女生的话,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怎么?”

  “没怎么,就是觉得秀色可餐。”才不是零下二十度的脸。

  岑长生皱眉。“你都是这样夸别人的?”

  “嗯?秀色可餐不是褒义词吗?”她赌上中文系的尊严,这句话真的是在夸人啊。

  “少用这种词。”说完岑长生拎起两个饭桶往外走,被她拦住。

  “我去刷吧。”

  “不用。”

  “没关系,我总得做点儿什么作为回报。”

  “水凉,我来。”

  郦嘉瑟站在原地,看岑长生走出去,心想:这孩子还挺体贴的,将来谁要是当他女朋友应该很幸福。

  所以上辈子的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讨厌了呢?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努力回忆着,发现自己关于他的记忆似乎又更多了一点。

  上学之后他们也不是完全断了联系,李家爷爷喜欢热闹,逢年过节都会邀请赵阿姨一家和她家一起聚餐,还会发厚厚的红包给孩子们。似乎在小学某一年春节,他们聚餐之后,岑长生把他那份红包给了她。

  她当时大概是很开心地收下了,临分别的时候被爸妈发现,让她还回去,小时候的她是个特别喜欢攒钱的小财迷,一点儿也不想还,妈妈就开玩笑说,要是不还将来就要给岑家做媳妇儿了。

  小孩子哪里懂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以为结了婚就再也不能回到自己家了,当即吓得哭了出来。赵阿姨对岑长生说的大概是:“你被妹妹讨厌了呀,妹妹听说要嫁给你都哭了。”

  岑长生是什么反应来着?她不记得了。

  总不会是因为小时候他误会自己讨厌她,长大以后就说了那样的话还回去吧?二十岁出头的人了,不可能那么幼稚的吧?她现在见到的他还是高中生,就已经比其他男生成熟稳重了啊。

  如果她还有机会回到重生之前,除了要知道自己的面试结果之外,她一定要再去京大找到岑长生,亲口问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好端端的就被青梅竹马讨厌了呢?明明如果我们在一个高中,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吃饭。

  男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姈琅

周末去南京玩了一圈,存稿立马消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