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17.与子偕行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161 2019-12-17 18:00:00

  下午第一节课是数学课,周考成绩已经出来了,胡蝶把卷子给岑长生让他发下去,挥了挥手中的成绩单。“你们想听一下自己的排名吗?”

  “想。”

  “不想!”

  两种声音此起彼伏,前者浪潮更大,看来一班的同学对自己的成绩很自信。

  胡蝶说:“那我就读一下班级前十名的成绩吧,剩下的同学想知道成绩可以下课找课代表看成绩单。”

  “好。”

  “第一名,郦嘉瑟,一百五十分,年级第一。”

  “第一名,夏怀,一百五十分,年级第一。”

  “第一名,岑长生,一百五十分,年级第一。”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投向了前排他们三个人所在的位置,岑长生还穿梭在教室各排发卷子,脸上没什么多余表情。夏怀扶了扶他的金丝眼镜,得意地看了郦嘉瑟一眼。郦嘉瑟也十分淡定,一点儿也不意外自己会考满分。

  “第四名,迟盛,一百四十七分,年级第六。”

  这次郦嘉瑟回头看了一眼,迟盛是之前和班主任理论,并竞争到了学委位置的那个小男生,此刻他后排的几个朋友都在为他鼓掌,他低声说了句什么。

  胡蝶也补充了一句:“从中考成绩来看,迟盛同学进步很大。我希望大家都能向他学习,无论之前学习怎么样,高中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只要同学们认真学习,一定能取得好成绩。”

  郦嘉瑟又看向刘梦思的方向,希望她能听进去,不过刘梦思似乎正在写什么,并没有抬头看老师。

  “你多看看你旁边的第一名不行吗?”夏怀低声说。

  “看第一名我照镜子也可以。”谁还不是个第一了?

  岑长生恰巧发到郦嘉瑟的卷子,听到这句话多看了她一眼,她莫名有些脸红。

  他不会觉得她很自恋吧?

  “你照镜子可看不到我这样的帅哥。”夏怀嘟囔着。

  郦嘉瑟:“……”

  论自恋程度,她和岑长生的总和再平方都赶不上夏怀夏大爷。

  胡蝶读完数学成绩,岑长生的卷子也发完了,郦嘉瑟对他居然能这么快认全班上的同学感到意外,她自己作为班长,现在都只能记住一半人的脸。难道这个人有个过目不忘的脑子?

  下课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了一下他。

  “我没有记脸,只背了一下座位表。”

  郦嘉瑟瞠目结舌。“座位表你都能背?可是我们每周不都要换座位吗?”

  岑长生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只是平移了一排,有什么明显区别吗?”

  “好吧。”她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能听到什么有用的认人经验呢,他这个明显没有参考价值。她总不能看到某一个同学的时候说“你回自己座位,我对下号”吧?

  看来人还是得靠自己慢慢认。

  “对了,你告诉阿姨,明天不用给我带饭了,真的,怪麻烦她的,她还要照顾李珏呢。”

  “你亲自和她说。”

  “那阿姨什么时候会来?”

  “每天晚上拿走饭桶,第二天早上带给我。”

  “那今天晚上我给你去。”

  于是郦嘉瑟晚上拒绝了室友一起回寝室的邀请,和岑长生一起往校门口走,一路上遇到好几对儿小情侣,不同于大学校园里的热情似火,高中校园明显更纯情,他们没有特别亲密的动作,只是手拉手,甚至有的连手都没牵,只是挨在一起走。

  她不由得感慨了一句:“真好。”

  “什么?”岑长生偏头看她。

  “没什么,就是觉得年轻真好,像青柠一样。啊,酸了酸了。”她一个二十一岁的老阿姨,哪怕身体回到十六岁,心理上也无法体会那种感觉了。

  “为什么酸?吃柠檬?”

  郦嘉瑟看他。“你没有在骂我吧?”

  岑长生皱眉。

  “没有就好。啊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柠檬’这个典故。”她拍拍脑袋,“恰柠檬”这种萌萌的骂人方法还没有流行呢。

  岑长生觉得郦嘉瑟有时候很古怪。“什么典故?我不骂人。”

  眼看还有一段距离才到校门,郦嘉瑟耐心解释道:“柠檬不是酸的嘛,所以类似于‘柠檬树下你和我’这种话的意思就是自己很酸,委婉地表达羡慕的心情。”

  “和骂人有什么关系?”

  他怎么还非要刨根问底?郦嘉瑟只好说:“你自己理解一下‘吃柠檬’的谐音吧,我不好说出口。”

  岑长生读了两遍,未解其意,郦嘉瑟却笑得捂住了肚子。“你别读了,你这样会让我有种带坏小孩子的负罪感。”

  诱拐这么一个冰山学霸用一本正经的腔调骂人,居然有种成就感。

  “莫名其妙。”

  “哎,那个是赵阿姨吧?赵阿姨!”郦嘉瑟挥挥手,小步跑过去。

  “瑟瑟,哎哟,一年多不见,都成大姑娘了。”

  郦嘉瑟心说在我的记忆里我和您可不止一年不见,嘴上则说道:“阿姨可是一点儿没变,还那么年轻。”

  赵阿姨看向岑长生,脸上满是笑容。“你看看瑟瑟,多会说话。”

  “嗯。”

  “瑟瑟,今天的饭吃着怎么样?我记得你爱吃藕片。”

  “特别好吃,谢谢阿姨。”

  “明天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

  “阿姨,是这样的,”赵阿姨是个很温柔的长辈,郦嘉瑟在想怎样措辞才能不伤她的心。“我知道您疼我,我也想天天都吃您做的饭,但是我之前都是和朋友一起去食堂吃,这两天没有和她们一起,她们有点儿意见,我想着还是尽量合群一点儿,多陪陪她们比较好。我什么时候特别想吃阿姨做的饭,就告诉长生哥,您看这样好不好?”

  “哎,也行。你什么时候想吃了就让大宝告诉我,我什么都能做。合群点儿好,大宝你也应该和同学好好相处,都没听你提过什么朋友。瑟瑟啊,你平时多带他一起玩,他的性格你也知道,不是个主动交朋友的人。”

  “嗯嗯,阿姨你放心,长生哥和班里同学关系很好的,男孩子可能不爱说这些,我也会多带着他……咳咳,一起玩的。”郦嘉瑟心想这话说出来可真别扭,像幼儿园小孩子一样。

  赵阿姨一脸欣慰。“好好,你们快回去吧,一会儿封寝了,瑟瑟哪天来家里玩啊。”

  “嗯嗯,阿姨您也注意安全,下次见。”

  目送赵阿姨离开,郦嘉瑟和岑长生也走向宿舍楼,岑长生低声说了句:“小骗子。”

  郦嘉瑟:“啊?”

  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他觉得哪句话骗人了?

  

姈琅

喜提推荐位,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哟,我基本都会回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