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20.周末快乐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52 2019-12-20 18:00:00

  如果你是小美人鱼,你会怎么做呢?

  这个问题,郦嘉瑟一直没有回答。年幼的她只会哭,现在的她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想,如果她是小美人鱼,王子是她的爱人,她一定舍不得捅他一刀。

  可她也不想变成泡沫。

  岑长生说他不会爱上那个能伤害到自己的人,但她认为感情是不可控的,小美人鱼在爱上王子的时候,怎么会知道王子会让她变成泡沫,而不是得到不灭的灵魂呢?

  如果她是小美人鱼……她大概不会上岸吧,她可以默默地喜欢,默默地追寻,看着王子娶妻生子,然后守着自己的海底王国,直到终老。

  她并不具备舍弃歌喉,行走在刀尖上的孤勇。

  同学们读课文的声音响起,她回过神来,看了眼夏怀的书,也翻到那一页开始读,不一会儿,夏怀递了个小纸条。

  她偷偷打开看,发现对方写的是:别伤心了,明年还可以去考试,你一定能进。

  后面还画了个笑脸。

  她抿唇笑了。“I’m happy now.”

  “Really?”夏怀看她。

  “Of course.”

  “Oh, I see. I’m your sunshine.”他得意地笑。

  “You are a ……”郦嘉瑟想了半天,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自恋用英语怎么说,最后她放弃了。“Ok, fine. You are a clever boy.”

  “I think so.”

  英语老师让大家停止阅读,他们俩对视一眼,脸上带着同样简单愉悦的笑。

  除了英语作业变成了平时的双倍,周五还是很愉快的。郦嘉瑟收拾东西回家,周六一早醒来,她就收到了考试通过的短信,正式成为文学社一员,下次活动在月末。

  她试着把自己的诗续写下去,却怎么样都不满意,觉得只有那三句反倒是最完整和谐的。要不是时间紧,她绝对不会写诗,各种文体里她最不擅长的就是诗歌,她可以欣赏别人的诗,但轮到自己下笔,灵感就总是干涸。

  也不知道岑长生写了什么,有没有通过……算了,管他呢。

  郦嘉瑟揉揉眼睛,穿上拖鞋去客厅,屋子里冷冷清清,爸妈都不在家,冰箱上贴了纸条,说粥在锅里,让她自己盛。

  她对此习以为常。爸爸的工作时间不固定,以李爷爷的需要为准,而妈妈是一家家电城的店员,没有所谓双休,上三天班休息一天,今天恰好是她上班的日子。

  看来午饭又要自己解决了。吃过早饭后,她打开冰箱,准备自己做菜,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喂?”

  “瑟瑟,是我!你来不来吃饭?”

  “阳阳?”她有些惊讶,听声音是李珏,于是她喊了他的小名。

  “今天郦叔上班,你一个人在家吧?赵姨说多做份饭,让你来一起吃,赶紧过来吧。”

  “不了吧,我自己在家吃就行,不用麻烦阿姨。”

  “在家能吃什么?快过来吃大餐,我刚才偷偷去厨房看,赵姨买了虾!”

  郦嘉瑟有些心动。“那……你等等,我收拾一下过去。”

  李家离她家并不近,要坐接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中途还要换乘,她赶到的时候,正是午饭时间。

  李珏听到声响就拉开门跑出来,为她开别墅的大门,他最近又染了头发,亮黄色,看起来像金毛犬。

  不过这位小少爷的性格倒是更像哈士奇。他和夏怀有点儿像,都很皮。不同的是夏怀的皮带着点儿学霸的自矜,他的皮则带着学渣的自暴自弃,李爷爷没少为他操心。

  “瑟瑟,快进来。”他热情地招呼她,虽然她比他大一岁,但这小子很少喊她姐姐,而是和赵阿姨对她的称呼一样。

  “这个发色很适合你。”郦嘉瑟随口夸了一句,李姓金毛眼睛一亮。“真的啊!我以为你会说我。”

  “说你什么?是还要我再夸你几句吗?”她疑惑,染发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在大学待久了,郦嘉瑟某些方面的思维变得十分开明,她自己毫无意识,但李珏听了这话很高兴。

  “没什么,那我下次还染这个颜色。书包给我,我帮你拿着。”

  “不用,就几步路。”郦嘉瑟摆摆手,进门换了拖鞋,一抬头,发现客厅沙发上坐了尊冰雕。

  岑长生也在?她微微蹙眉,并没有打招呼。自那天不欢而散起,她就把他这个人屏蔽了。

  对方抬头看了她一眼,也没什么其他反应。好在赵阿姨正在厨房忙碌,看不见他们的针锋相对,而李珏注意力更是不在这两个人的交流上,他拉着郦嘉瑟就进了自己的书房。

  “瑟瑟,快帮我写点儿作业,老师留太多了,我写不完。”

  郦嘉瑟摇头。“不行,你初三了,要多做题。”

  “我早点儿写完,下午陪你打游戏啊。”

  她笑出声。“想打游戏的可不是我。这样吧,我也带了作业来,我陪你一起写。”

  “行吧……有你陪着比岑长生强多了。他昨天住这儿,赵姨让他辅导我功课,他只管写自己的,根本不理我。”

  “你有不会的题吗?我可以教你。对了我那儿还有几本高三的练习册,下次带给你。”她假期买了一堆初中的练习册做,有些没做完。

  “别啊!你带练习册我可不放你进来了。”

  “阳阳,瑟瑟,开饭了!”赵阿姨在外面喊。

  “来了。”两个人不再讨论作业,下楼来到餐厅。

  “儿子你怎么把作业挪到客厅做了?上午不是还和阳阳一起?”

  岑长生没说话,李珏嚷嚷着:“听说瑟瑟要来他就挪到客厅了,赵姨不用叫他陪我,瑟瑟要辅导我功课。”

  “哎,也好,瑟瑟也聪明。先吃饭,作业一会儿再写,我做了油焖大虾,瑟瑟是不是喜欢吃?”

  郦嘉瑟笑眯了眼。“特别喜欢,谢谢阿姨。”

  餐桌上的菜大多都是她爱吃的,美中不足就是岑长生坐在她对面,不经意就会看到他那张拉长的驴脸,让她食欲稍减。

  她伸出筷子刚要夹起一只虾,却不小心和岑长生的筷子撞上了,两个人明显瞄上了同一只。

  郦嘉瑟缩回筷子,岑长生夹起来,在空中停了一下,放到她碗里。

  她猛抬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他。

姈琅

这个标题其实比较适合我……   因为我今天就放假回家了哈哈哈~   另外发现有小可爱在考古,看我的旧文,承蒙厚爱,但是女王那本是我第一部作品,不太成熟,写得比较崩,看不下去可以随时弃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