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26.仅此而已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52 2019-12-26 18:00:00

  运动会在十一之后召开,第八节的体育课上,老师一宣布自由活动,郦嘉瑟就开始练习跑步,她爆发力强,比较擅长短跑,参加了很多年运动会,最长只报过200米,还没有尝试过400米,不知道应该怎样发力。

  第一次她尝试全程冲刺,结果后续乏力,跑完就变成了一摊烂泥,刘梦思把她扶起来,说:“别练了嘉瑟,反正你是凑人数才上的,不需要你拿名次。”

  “不行。”郦嘉瑟边喘边说:“既然这件事……交给我了,我就得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刘梦思轻抚她后背帮她顺气,叹了口气。“你们这群完美主义者真是太可怕了,我弟也是这样。”

  “怎么搞的?跑个步累成这样?”夏怀跑过来。

  “咳咳,没事儿。歇一会儿就好了。”郦嘉瑟对他摆摆手。

  “哎你这样就不应该报名啊,我去和体委说,把你的四百取消了吧。”说着他就要走。

  “不用。”

  “你别逞强啊。”

  “你用力不对,郦嘉瑟。”岑长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刘梦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道:“哎我手酸,扶不动嘉瑟了,你们谁帮个忙?”

  “我来我来!”夏怀主动上前,结果郦嘉瑟站直身子。

  “我不用扶。我应该怎么发力?”

  刘梦思用惋惜的目光看了一眼夏怀。哎,老同学,我给你创造机会了,是你自己魅力不够,怪不得我。

  岑长生说:“不要一开始就冲刺。先慢慢加速,然后保持一个比较高速度的匀速跑,拐最后一个弯道之后再开始冲刺。”

  “哦哦,好,我一会儿试试。”

  “嗯。”

  夏怀拍了拍岑长生肩膀。“喂,一百米,比不比?”

  “不比。”

  “老岑你这样不行啊,直接就认怂。别怕丢脸,我们俩切磋一下。”

  刘梦思不怕事儿大地添了一句:“嘉瑟,你觉得他们俩谁跑得快?”

  郦嘉瑟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岑长生吧,他腿长。”

  夏怀气得跳脚。“腿短怎么了?我捣腾得快!岑长生咱俩不比不行!父子局来不来?谁输了谁叫对方爸爸!”

  “你说真的?”岑长生低头看他。

  “当然,她俩作证。”说完夏怀把外套一脱,丢给郦嘉瑟。“同桌帮我拿一下。”

  郦嘉瑟接住。“哦……”

  她闻见了他衣服上淡淡的香味儿。

  两个男孩子站在起点处,刘梦思伸出一只手臂。“预备……跑!”

  两支离弦的箭冲出去,前半程不相上下,后半程……

  刘梦思捂住眼睛,说:“从此以后我没夏怀这么个小学同学。”

  郦嘉瑟看着先跑到终点的岑长生,说:“我还真是不了解他。”

  “嗯?哪个他?”

  “没什么。”郦嘉瑟摇头,往终点方向走。夏怀沮丧地坐在地上,不愿意起来了。

  “愿赌服输。”岑长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等会儿……我酝酿一下。”他懊恼地抬头,看到郦嘉瑟,大喊道:“你先别过来!”

  郦嘉瑟满脑子问号,这位小朋友又怎么了?

  他低声而快速地说:“爸爸,好了喊完了你听到了吧听不到我也不会再重复了就这样!”

  “那再跑一次?我还想听一次。”

  郦嘉瑟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话,“噗嗤”一声笑出来,对夏怀说:“还赌吗小朋友?再赌要当孙子了。”

  “你笑什么?我都叫他爸了,你不也得叫爸?”夏怀看她。

  她忍不住轻轻踢了他一脚。“瞎说什么?凭什么我也喊,我又没和你们赌。”

  “你是我同桌啊,我们俩同辈的。”

  郦嘉瑟瞥了刘梦思一眼,觉得对方实在是有先见之明,及早和这货划清了界限。

  岑长生:“她和我也同辈,你要喊妈吗?”

  刘梦思捂着肚子笑。“哈哈哈哈夏怀你别挣扎了,对你妈尊重点儿。”

  郦嘉瑟也笑,夏怀气急败坏。“喊什么妈喊妈?就算你们俩同辈我也该喊姑姑,难不成你们俩是一对儿吗?”

  郦嘉瑟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看岑长生,他说:“口误。”

  “我也不想认你这个儿子,起来吧,地上凉。”她对夏怀说。

  夏怀一脸郁卒地站起身拍拍屁股,接过郦嘉瑟递来的外套,搭在胳膊上。

  刘梦思调侃道:“还是你妈关心你。”

  “好了梦思,玩笑到此打住。你们玩你们的吧,我们走了。”郦嘉瑟拉着刘梦思离开。

  夏怀等他们走远了,对岑长生说:“你是不是惦记我同桌啊?别费工夫了,她不是不喜欢你吗?”

  “她喜欢你?”岑长生反问他,夏怀一噎,脸有点儿红了,语气也没有刚才冲。“那我哪儿知道?她们女孩子心思太难猜了。”

  “你喜欢她倒是好猜。”

  “喂,也没有吧?她是我独一无二的同桌,仅此而已。”夏怀拍了拍校服外套。

  “‘独一无二’还‘仅此而已’?那还有什么比独一无二更重要?你自己不觉得矛盾吗?”

  夏怀被问住了,定在原地不动,岑长生冷笑一声,自己走远。前面隐隐约约传来郦嘉瑟和刘梦思的笑闹声。

  “你考虑好没有?当岑长生的儿媳还是当夏怀的妈?”

  “两个都不当,别闹了。”

  “真的都不当?那你脸红什么?说一说嘛,到底对哪个有感觉?”

  “都没有,真的,我对天发誓!”郦嘉瑟竖起手掌。她脸红还不是因为刘梦思的追问?她发现自己回到高中之后,脸皮一天比一天薄了,可能是因为和这帮孩子在一起久了的原因?

  “你说的有点儿道理。”岑长生看着郦嘉瑟的背影自语。

  他有的时候确实讨厌她,讨厌她一视同仁的温柔,讨厌她俯拾皆是的关心。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她从来都没有对他特殊过。从前是李珏,现在是夏怀,将来又会是哪个某某?

  他们会讨好卖乖,所以她愿意多分给他们视线。那他要怎么做,才能独占她的视线?

  不愿意承认、不敢承认的占有欲在他心里越燃越旺,然而他用理智强压下去。

  不值得,没必要,这些都不重要。

  喜不喜欢都不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