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29.撩汉技巧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70 2019-12-29 18:00:00

  郦嘉瑟决定采用怀柔政策。

  晚饭后,她和刘梦思在操场上散步,刘梦思说:“今天我听到别班的同学讨论你了。”

  “说我什么?”

  “当然是说你这次年级第一啊,嘉瑟你可真厉害,我要是你我得高兴到飞起,不过你估计都习惯第一了吧?”

  “我……”郦嘉瑟长叹一口气。“我没什么可高兴的。”

  刘梦思脸上的表情从开心到疑惑。“怎么了啊?”

  “你知道我今天听到什么吗?有同学说我装,还有人说我是抄来的。”

  “呸,听他们的鬼话,还有抄成第一的?抄的标准答案吗?他们就是眼红你成绩好。”

  “梦思……”她握住刘梦思的手。“我……我好怕啊。”

  “你手怎么这么凉?怕什么,别着急,慢慢说。”

  “现在才刚上高一,就有人因为我考得好编排我,等我进了实验班,大家都是学霸,竞争压力更大,他们会不会都排挤我,我担心我一个朋友都没有。”

  “不会的,不会的吧……”刘梦思捏紧她的手。

  郦嘉瑟眨眨眼睛,有几串眼泪滴落下来,声音也带了哭腔。“我之前就遇到过,真的很难受。梦思,你能不能一直陪着我啊,我好怕你不在我身边。”

  “别哭别哭!”刘梦思慌了,抱住她轻拍她的背。“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

  “可下学期我们就分班了,我没办法天天见到你,我就要一个人……”她抹抹眼泪,说不出话来。

  “谁说我们见不到了?”刘梦思手臂收得更紧。“你这样子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你等着,我也会考到实验班去的,就算这次不行,以后还有轮换制,我早晚去陪你,好不好?别怕别怕啊。”

  计划通!郦嘉瑟差点儿笑出鼻涕泡,连忙吸了吸鼻子掩饰自己,继续用哭腔说道:“梦思,你太好了!”

  其实她之前说的话都是瞎编的,她根本没听到有人说自己坏话,再说就算听到了她也并不会在意,她故意卖惨都是为了让梦思心软,这还是以前的大学室友教的——想要让一个男人对你死心塌地,就要学会示弱,让他感觉自己被需要。她把撩汉技巧运用在了朋友身上。

  对不起啊,梦思,利用了你对我的善意,让你去做你自己并不喜欢做的事情。

  可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改变那样的未来,拥有更美好的人生,但愿我的举动真的会有作用。

  郦嘉瑟离开刘梦思的怀抱,红着鼻子对她甜甜地笑,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手拉手回到教室。

  夏怀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胳膊肘直接伸到了郦嘉瑟桌上,她赶紧检查了一下桌布,没发现有口水的痕迹,这才松口气,侧身坐了半张椅子,避免碰到夏怀吵醒他。

  这样一来,她就自然而然看到了岑长生,对方正在检查自己的英语卷子,郦嘉瑟扫了一眼,发现他听力题错的最多。

  高中听力还是广播统一播放,而不是自己戴耳机,不可能是因为耳机坏了,那么就说明他对英语发音不太敏感,大概是初中不考听力,他从来没有练习过。

  有好几款APP都可以锻炼英语听力,可惜现在智能手机都还没有完全普及,那几款APP绝对没有上线。

  郦嘉瑟不由得怀念起一部手机搞定一切的前世。

  “你哭了?”岑长生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她连忙摇摇头。

  “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

  她小声说:“是因为进了沙子。两只眼睛都进了。”

  “鼻子也是红的。”

  “哦,鼻子也进了。”郦嘉瑟越说越心虚,小心翼翼地瞄了岑长生一眼,对方特别无奈地看她,一脸“你当我是傻子吗”的表情。

  她只好傻笑,好在岑长生似乎没有追问她的打算,低头继续研究卷子。

  第二天上英语课的时候,郦嘉瑟偷偷观察岑长生,发现对方听课很认真,而且在不停记笔记,哪怕英语老师讲一个常识性的知识点,他都会记下来。

  他英语基础也不好吗?

  郦嘉瑟琢磨半天,想通了关键点。岑长生是从乡镇中学升上来的,也许他初中时候的英语老师能力确实比较薄弱,发音也不标准,才导致他英语比较弱。

  爸爸说的要关照一下岑长生的话又浮现在脑海里,下课的时候她转过头,想对岑长生说“英语不会的题可以问我,语法方面的知识点也可以”,然而她想到夏怀被质疑成绩后的臭脸,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岑长生这个脾气本来就很臭的,万一被戳中痛脚,岂不是更难搞?学霸的自尊心都需要维护。

  “什么事?”岑长生见她光看着他不说话,出声询问。

  “哦,那个……下午文学社的见面会要一起去吗?”

  “不是取消了?”

  郦嘉瑟愣了几秒钟,想起来这次的见面会因为高二月考而暂停了。

  “啊,那就没事儿了。”

  “嗯。”

  她伸出手数了一下,今天和岑长生的对话又没有超过三句。

  哎……世界上大概没有第二对青梅竹马的关系冷淡成他们这个样子,一想到爸爸昨天还打电话和她说十一要去李家吃大闸蟹,她都能预料到和岑长生相对无言的场景。

  总不能让她也对着岑长生哭一哭,让他对自己好一点儿吧?也没有这个必要呀。

  “现在能说了吗?你昨天哭什么?”

  郦嘉瑟听到岑长生的声音,下意识回了一句:“我没想对你哭。”

  “什么?”岑长生挑眉。

  “啊,不是不是,对不起,刚才走神了。”郦嘉瑟脸爆红,她怎么把脑子里想的东西说出来了?

  “那你想对谁哭?”

  “我没想对谁哭,我昨天真的没什么事儿。”

  “因为考了第一喜极而泣?”

  “哥哥你在讲冷笑话吗?”郦嘉瑟仔细盯着这张冰山脸看。他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个哭吧?

  没想到岑长生错开了她的眼神,脸色似乎也有些泛红。“没有。你怎么突然喊……”

  “嗯?”她歪头。

  “算了,没事儿。”岑长生依然没有看她。“快上课了,准备准备吧。”

  这是结束话题的意思了。郦嘉瑟会意,没再多说什么。

姈琅

瑟瑟,听妈妈的话,不用哭,多喊几声哥哥某人就溃不成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