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31.假日对弈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59 2019-12-31 18:00:00

  夏怀汗毛都竖起来了,连声否认:“没有没有!绝对绝对没有!”这表白时机不对,他坚决不能说!

  “那就好。虽然总被你们喊‘郦妈’,我也不想有你这么大一个儿子。”郦嘉瑟说。

  “喂,我对你就算有特殊感情也不是把你当妈看好吗?”夏怀小同学跳脚。

  郦嘉瑟笑而不语。她是故意那样说的,然而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猜测:夏怀也许大概有可能……有一点点喜欢她。虽然她仍觉得不合理,但她没办法忽略自己的直觉。

  她对夏怀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他活泼可爱,却并非自己喜欢的类型,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没有对他产生过心动。至于她有好感的人……她脑海里浮现的是实习老师郗廷回的脸。

  因为班长这个身份,她成为了班上同学中和实习老师接触最多的人,郗廷回总让她想起上辈子喜欢过的那个人,他们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柔感受。

  而且他是自己的同龄人,身上没有高中生的青涩感,更容易让她产生好感。

  唯一遗憾的是,他是莲大的大四学生,而自己此刻是个高一的小女生,外在差距有点儿大。

  走一步看一步吧。

  十一假期,很多人选择外出旅游,郦嘉瑟照旧没有安排,她的爸爸在家休假,妈妈还要继续上班,2号休息一天,于是李爷爷邀请他们去吃大闸蟹。

  秋高蟹肥,十月正是南方吃蟹的时候,北方不产大闸蟹,但李家能收到从江南空运过来的蟹,郦嘉瑟到李家的时候,李珏兴奋地拉着她去厨房。

  “瑟瑟,你看,它们在吐泡泡。”

  水盆里的大闸蟹们被捆的扎扎实实,任人宰割。郦嘉瑟戳了戳毛绒绒的蟹钳,被“冒犯”的螃蟹吐泡泡吐得更欢。

  “你们去外面玩吧,我要把它们上锅蒸了。”赵阿姨说。

  李珏指了指螃蟹。“它们还活着,就直接蒸了啊?”

  “死了就不能吃了。”赵阿姨解释道:“死的有毒。”

  “那把它们蒸熟它们不是也死了?”李珏问。

  郦嘉瑟笑了。“那不一样。走吧阳阳,我们别在这儿给阿姨添乱了。”

  “哦……好吧。”

  客厅里,郦妈妈一个人在看电视,郦嘉瑟问:“我爸呢?”

  “在书房和李叔下象棋。”

  “瑟瑟我们也下棋吧!”李珏说着拉她去楼上,他的书房里。岑长生正在里面看书。

  李珏没管他,打开抽屉。“飞行棋跳棋五子棋我都有,瑟瑟我们玩哪个?”

  “飞行棋要四个人,玩不了。”

  “那就五子棋,这个简单。”李珏把五子棋掏出来,放到书房飘窗上,拍拍垫子。“过来坐,这儿舒服。”

  郦嘉瑟看向岑长生,问:“我们在这儿会打扰到你吗?”

  “不会。”

  “哎呀瑟瑟你管他呢,快来快来!”

  她走到飘窗边,脱下鞋子坐上去,李珏书房的飘窗设计成了榻榻米,确实很舒服。

  她拖过装白子的木碗,李珏说:“别,你拿黑的,你先下。”

  “没关系,谁先下都可以。”

  “那我不客气了。”他刚说完就落下一子,郦嘉瑟把白子贴在黑子旁边,两人一来一往,逐渐陷入胶着。

  过了一会儿,岑长生抬头看一眼,问:“你们在下围棋?”

  “呃……五子棋。”郦嘉瑟汗颜。

  岑长生走近,小小的棋盘都快摆满了。

  郦嘉瑟也没想到会这样。她每次都能抵挡住李珏的攻势,但当她试图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就会发现他防守也很厉害,李珏的思维比她想象中更缜密。

  “该你下了,瑟瑟。”

  “嗯。”郦嘉瑟摩挲着莹白的棋子,仔细思索该在何处落子,岑长生站在她背后,伸出手点了一个地方,她便下到那里。

  “没什么用嘛。”李珏嘟囔着,落下一子。郦嘉瑟抬头看岑长生,他干脆直接伸手从木碗里取出一颗白子下到棋盘上。

  “四颗!”郦嘉瑟开心地叫道:“阳阳你输了!”

  “我靠……运气不好,岑长生,我们俩来一局,我肯定赢你。”

  郦嘉瑟主动让出位置,站在岑长生旁边观战。之前她和李珏下棋的时候是慢悠悠的,因为她思考得比较慢,而这两个男生一开局,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响个不停,好像他们完全不用思考。

  “你输了。”岑长生说。

  “啊?”郦嘉瑟凑过去看,还真是,他已经连成了五子。可他们还没下够一分钟。

  “再来!”李珏不服气,两个人飞快地把自己的棋子捡回去。这次李珏下棋的速度放慢了很多,但岑长生落子依然很快。

  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多,郦嘉瑟跟着紧张起来。

  “啪。”岑长生落下一子。

  “啊呀!”李珏抱头,他居然又被对方钻了空子。

  “瑟瑟,你和他下,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赢!”

  “我?”郦嘉瑟心里有点儿没底,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岑长生做了个“请”的手势,她坐到他对面,心想,我输给他也不丢脸,反正有李珏这个连输三局的可怜小孩儿垫底。

  她执黑,谨慎地落下一子。

  岑长生稍稍放缓了下棋的速度。她松了口气,按自己的节奏来。

  大概下了二十多颗,郦嘉瑟突然发现岑长生落到左下方一点就赢了,她心提到嗓子眼,眼看岑长生的手从那里划过……落到了另一个位置。

  哎,居然躲过一劫。她连忙把那个点填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现了一处疏漏。

  结果岑长生又没注意,下到了别处。

  李珏越看脸越黑,嚷嚷道:“岑长生你放水!”

  “我没有。”他声音很冷静。

  “我赢了!”郦嘉瑟放下黑子,高兴地拍手,李珏赶紧低头细看,她果然连成了五子。

  岑长生看着郦嘉瑟,心想:棋盘上的玛瑙棋子怕都没有她此刻的眼睛这般明亮,考了年级第一都没见她这么开心。

  郦嘉瑟当然开心,她一直是个游戏黑洞,玩游戏就很少赢,能体验到一次胜利的喜悦太不容易了。

  李珏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沮丧地垂下头,走出门去了。

姈琅

女鹅!感情这种事情不能根据合不合理推测啊!(亲妈咆哮)   另外小郗老师只是个过客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