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32.你来我往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39 2020-01-01 18:00:00

  “你不用放水的,我输就输了。”李珏走后,郦嘉瑟说。

  “你不是也对他放水了?”岑长生看向书房门。

  “呃……”她笑得有些尴尬。“我没有放水,那就是我真实水平。”

  岑长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表情有些惊讶。“你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赢他。”

  “是吗?我真没看出来……”郦嘉瑟更尴尬了。

  岑长生也有些窘迫,把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两声。“没关系,你……学习成绩很好。”

  “谢谢。你的英语……我们教材不是自带了光盘?你可以多听一听里面的课文朗读,听力会有提高的。”郦嘉瑟终于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好。”

  李珏书房有一整面墙都是书架,李爷爷给他买了很多书,可惜大部分都是崭新的,没有被主人翻过,倒是这两个客人,各自找了本书坐在飘窗上看,。

  郦嘉瑟突然想起来他们小时候大部分时间的相处模式也是这样,坐在一起读书,安安静静不吵不闹。有段时间妈妈在市图书馆附近的商场上班,天天把他们俩带到市图书馆,让他们去看书,中午他们再去找妈妈吃饭,岑长生拉着她的手过马路,很有哥哥的样子。

  重活一世,岑长生在她的记忆里才日益鲜明起来,他们曾经有过两小无猜的童年,然而长大以后却见面不识……她大概真的是很过分了,他才会说她讨人厌。

  “哥哥。”她托腮看他。

  “嗯?”岑长生抬头,喉结上下滚动。

  “等以后我们去了不同的大学,我也不会忘记你的。”这是她对未来的承诺,也是对过去的补偿。她以为他听了会很欣慰,没想到他的反应却很冷淡。

  “你倒是想得长远。”岑长生语气有些嘲讽。

  “我……我怎么了嘛?”她又哪里惹到他了。

  敲门声响起,与此同时传来的是李珏不情不愿的声音。“喂,你们俩,出来吃饭了。”

  “哦,好。”郦嘉瑟把书放回书架,回头差点儿撞上岑长生,他看的书恰好在她上层,她贴在书架上,等他把书塞回去。

  一秒、两秒……

  “还没放好吗?”她对着他的胸膛问。

  岑长生揉了揉她的头。“低头。”

  “哦。”郦嘉瑟听话低头。书籍的摩擦声从上方传来,他的书大概放回去了。那她可以走了吧?

  岑长生的手滑下来,撑在她两侧,她睁大眼睛,呼吸都屏住了。

  什么情况?书……书架咚?岑长生脑子换芯儿了吗?他虽然是冰山,可也不是言情小说里那款狂炫酷霸拽的霸道总裁冰山吧?

  “你书的位置放错了。”

  “啊……啊?”

  他从她右肩那侧抽出她刚才看的书,放到她左肩一侧。“李珏书架上的书是按出版社排序的。”

  “哦……”郦嘉瑟心想,这真是个强迫症患者。

  岑长生低头看她。“你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啊。”

  “那你一直站在这儿不动。”

  郦嘉瑟感觉心很累。

  大哥,还不是因为你吓到我了?

  她抬头看他。“没事儿,那我们走……”

  门突然被推开,李珏看到他们俩的姿势,张大了嘴。“我靠。”

  他又把门砰地关上,说了句“你们继续”。

  郦嘉瑟本来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听到他这句话,整张脸都烧起来,直接推开岑长生向外走,岑长生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郦嘉瑟听到之后走得更快。

  偶尔逗逗她,也不错。

  “那个,瑟瑟姐,你们俩进展这么快啊?”李珏跟在她后面小声问。

  “屁,什么都没有。”郦嘉瑟气到爆粗口,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的怒气到底从何而来。

  “姐你冷静一下,不就是亲个嘴吗?我又不是没见过。”

  “没亲!”

  “好好好没亲没亲。不过你也得擦亮眼睛啊,岑长生他虽然喜欢你,但是……”

  郦嘉瑟猛回头,李珏吓得后撤一步。

  “别乱说话,我和那个人什么关系都没有。”那个狗男人,居然故意逗她。

  “哦,哦。好,我知道。”李珏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大人们对这些一无所知,都坐在一楼餐厅里,三个孩子下楼就看到满满一桌螃蟹。

  “赶紧排队洗手,然后吃螃蟹。晚了就没有母蟹只有公蟹了。”李爷爷吓唬他们。

  李珏说:“瑟瑟先挑,我吃什么都行。”

  “哎哟。”郦妈的脸上笑开了花。“阳阳真懂事儿。”

  郦嘉瑟默不作声地洗手,坐到座位上,开始剥螃蟹。她动手很快,桌上的大人还在和螃蟹壳作斗争的时候,她手里的大闸蟹已经被拆成了好几个零件。蟹的各个内脏被丢在一边,蟹肉露在外面。

  她的剥蟹技术还是上大学以后被室友教出来的,她有个南方室友号称“蟹见愁”,徒手就能把蟹剥得干干净净,比用“蟹八件”都要灵活。

  她把姜醋倒进蟹壳里开始吃的时候,余光瞥到李珏张嘴就要把蟹心吃进去,连忙阻止他。“那个是蟹心,寒性的,不能吃。”

  “啊?那哪儿能吃啊?”

  她直接拿过李珏面前的蟹帮他处理,弄好之后发现岑长生也是剥开壳以后就无从下手,干脆也帮他剥了。郦爸郦妈坐在她对面,十分惊讶。

  “嘉瑟,你怎么这么会剥蟹?”

  郦嘉瑟手上的动作一停,脑子飞速运转。“那个……我同学教我的,我们宿舍有个同学小时候家住南方,比较懂这个。”

  “哦,这样。”爸妈没有再多问。

  岑长生却在想,班上同学张口一水儿的大碴子味,哪里来的南方同学?

  他想学会她剥蟹的方法,但她下手太快,他两次都没看清,于是他主动把自己的蟹黄分给她。

  “不用,你吃吧。”郦嘉瑟边啃蟹腿边摆手。

  岑长生看了眼餐桌,夹过一只水煮大虾给她剥虾。剥虾比较简单,郦嘉瑟吃完一只蟹的时候,她盘子里已经摆满了虾。

  她认真地问他:“你贿赂我是想让我给你再剥一只蟹吗?拿过来吧。”

  岑长生手一顿,侧头看她。

  “郦嘉瑟,你可以多吃菜,少说话。”

姈琅

大家元旦快乐!感谢收看两个气氛破坏者的互相拆台。   BTW,我作为一个在江南生活了四年的北方人,至今剥蟹水平仍为半小时一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