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40.有缘无分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67 2020-01-09 18:00:00

  杯子来路不明,郦嘉瑟也不敢擅用,一上午都把它摆在桌角,刘梦思过来的时候还很诧异。“嘉瑟你也有一等奖奖品吗?这个杯子还挺好看的,你怎么不打开?”

  “这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谁放在我桌子上的。”

  “哟,哪里来的好心人,是作为你受伤的安慰吗?”

  “不知道……一直没有人认领。”郦嘉瑟环顾四周,试探性地问岑长生:“你知道杯子是谁放在我桌子上的吗?”

  岑长生反问她:“你不喜欢吗?”

  “呃……这个奖品是我亲自挑的,我当然喜欢。”

  “那就收着。”

  刘梦思恍然大悟。“岑长生,杯子是你送的吧?”

  郦嘉瑟也反应过来了。“男子一百米第一名的奖品?”

  “嗯,给你了,我还有一个第一。”

  夏怀刚好在这个时候进教室,听到这句话被戳了痛脚。“太过分了啊岑长生,低调一点儿。”

  刘梦思嘲笑他:“你个万年老二!”

  “谁说的?我四乘一百也拿了个第一好吗?”

  “那不是因为岑长生也参加了?”

  夏怀很不服气。“那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吧?”

  郦嘉瑟一脸无奈。“好了好了孩子们,这有什么可争的,你们都很厉害。”

  “哎,小郗老师在门口。”刘梦思说。

  郦嘉瑟连忙看过去,郗廷回果然正站在门外,看到她,径直走进来。

  “答应给你带的药膏。”他把一管药膏递给她。“昨天你请假了是吗?”

  “谢谢小郗老师。嗯,昨天在家休息了一天。”

  郗廷回后退一步,低头看她被校服裹住的腿,说道:“伤口不应该捂着,你还是该多在家休息几天。”

  郦嘉瑟摇摇头。“还是上课更重要,伤口都已经结痂了,没关系的。”

  “那平时也多注意。我先走了,要帮你们老师批作业。”

  “好,麻烦你特意跑一趟了。”她看着他,目光蓄满温柔。

  “没关系。”郗廷回伸手,似乎想摸她的头,又收了回去,变成道别的挥手。“下次见。”

  郦嘉瑟目送他离开。

  “他的爪子要是敢伸过来,我就敢咬他。”夏怀说。

  “郗老师对你可真好。”刘梦思一脸羡慕。

  郦嘉瑟只管害羞地抿唇笑。

  “哎同桌,我对你不好吗?今天中午我给你买饭送过来!”

  “不用,赵阿姨做了饭。”

  “啊?什么赵阿姨?哪个食堂阿姨?”夏怀一头雾水。

  岑长生冷冷地看着他。“我妈。”

  夏怀:“……哦。”

  中午郦嘉瑟从岑长生那里接过饭盒,发现对方的表情似乎有些微妙,她打开饭盒,脸上的表情比他更微妙。

  赵阿姨给她……做了黄豆炖猪蹄。

  “这是……”她的眉毛都在抖动。

  岑长生憋笑说:“我妈说,吃哪儿补哪儿。”

  “我伤的好像是腿,不是脚……”郦嘉瑟艰难地说道:“不过还是谢谢阿姨了。”

  还能怎么办呢?含泪啃猪蹄呗。

  下午她突然想到这周的周考自己不能参加,因为手握不了笔,于是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请假,语文组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她刚要敲门,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

  是李娴在和郗廷回讲话,她不能完全听清楚,只断断续续听到了“奶茶”、“交往过密”、“学生有意见”……

  她冒出一身冷汗。

  郗廷回刚开始在解释着什么,后来就不再吭声,最后说了句“我会注意的”,然后郦嘉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赶紧一瘸一拐地跑开,钻进斜对面的女厕所。

  她从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一张苍白的脸,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反复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大不了,可能只是有学生打小报告而已。

  然而她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你这样会害了郗廷回!

  不管是学生举报还是老师自己认为不妥,李娴都对郗廷回产生了意见,也许这会影响到他的实习成绩。

  没有人知道她已经二十一岁,或者说只有她自己认为她已经二十一岁,在其他所有人看来,她都只是一个未满十六周岁的孩子,而他已经是二十多岁,即将踏入社会的大四毕业生。他们之间不应该有过多交集,更不应该有暧昧的可能。

  她不知道郗廷回对她有怎样的看法,也许真的只是因为她帮了很多忙,所以想要回报她,才对她产生关心,也许是……他对她也有一些好感。

  可无论如何,他们之间的距离都不能再靠近。

  她深吸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脸,走出卫生间,意外地发现郗廷回没离开,正靠着办公室外的墙,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郦嘉瑟心底生出一种荒谬之感。李娴老师总不会因为这件事让实习生罚站吧?

  她踟蹰不前,郗廷回突然抬起头,正好看见她,目光有一瞬间的躲闪,随即面色如常地打招呼。“班长,来找李老师?”

  “嗯,为周考请个假。”郦嘉瑟露出一个笑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有些酸涩。

  “那去吧,李老师就在里面,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小郗老师,再见。”她认真地与他挥手道别,看着他渐行渐远,没预料他走了一段突然回头看,两个人目光猝不及防相撞,郦嘉瑟眼里被撞出一层泪花,视线中他的面容变得模糊不清。

  “进来吧,嘉瑟。”李娴的声音从办公室传出来。

  郦嘉瑟连忙擦擦眼睛,回了声:“好的,李老师。”

  她没有再看郗廷回,走进办公室,李娴抬眼看她,她有些紧张地说:“老师,我想请一下这周周考的假,我现在还不太能握笔,碰到伤口会疼。”

  “好,我知道,没关系。”

  “那个,这两天的作业可能也……”

  “我会和各科老师说,你不用担心,之后再补上就是了。”

  “谢谢老师。”郦嘉瑟点头道谢。

  “嘉瑟,你一直很让人省心,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对吧?”李娴意味深长地说。

  郦嘉瑟没有为和郗廷回的关系辩解,她知道这种事情越是解释越会暴露自己的在意,她只是缓慢地轻声说道:“谢谢老师的信任,我明白,不会让老师失望。”

姈琅

小郗老师注定只是个过客,他们俩的故事留白了很多,大家可以自行想象哈哈(主要是怕写多了夏怀小朋友掀桌)   郗和郦在魏晋时候比较常见,还挺想搞个他们俩古代恋爱的番外,当然要看有没有人愿意看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