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42.氧化还原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81 2020-01-11 18:43:48

  “谁被她讨厌了?她明明没对我生气好不好?老陆杵在这儿太扫兴了,回班吧。”夏怀往回走,走了几步没听到岑长生的脚步声,回头看,他还站在原地,目光追寻着郦嘉瑟。

  “不是吧你?护花使者当上瘾了?现在操场上又没有人敢打雪仗,你还怕她平地摔……我去,她还真可以?”

  郦嘉瑟走了一段,没留神地上有一块塑料书皮,脚踩上去,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噗。”岑长生用拳头挡住嘴角上扬的弧度,夏怀瞥他一眼,“你怎么不去扶?”

  说着他跑向郦嘉瑟,“同桌,没摔傻吧?”

  “蠢货。”岑长生看着夏怀的背影说了一句,然后就自己往教学楼,没多久听到郦嘉瑟气急败坏的声音。

  “不用你扶!你还笑话我!”

  “我没有!”夏怀委屈极了。

  “那你看到我摔就跑过来,还不是想看笑话?”

  “不是,你们女人怎么这么能无理取闹呢?”

  “你才无理取闹!”郦嘉瑟一点儿赏雪的兴致都没了,也不再去找刘梦思,拍拍裤子,气呼呼地往教学楼走,夏怀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不停地问她真没事儿吧,她简直想拿个苍蝇拍把他拍走。

  一进教学楼空气一下子变暖,夏怀的眼镜蒙了一层雾,等他停下来擦干净,郦嘉瑟人影都看不见了,进教室才找到她,她从书包里拿了一袋牛奶,放到教室暖气上加热。

  夏怀也把自己湿漉漉的手套摘下来放到暖气上,郦嘉瑟这会儿已经消气了,对他说:“你拍一拍头发,上面还有雪块。”

  “啊?哪儿?”夏怀伸手摸。

  郦嘉瑟按住他的肩膀,踮脚去够,他配合地低下头。

  “哎呦呦姑奶奶你扯到我头发了,疼!”

  “好了。”郦嘉瑟手心里躺着一个小雪块,正在融化,不一会儿手上便只有一滩水。

  夏怀又晃晃脑袋,甩出几滴水滴,郦嘉瑟一脸嫌弃地后退。“你这样就像刚洗完澡在甩干自己的蠢狗。”

  “狗怎么了?狗多可爱。”

  “我不喜欢狗。”她小时候被乡下的狗咬过,留下了心理阴影。

  “行吧,那我就当猫,喵。”夏怀眯起眼睛。

  郦嘉瑟被逗笑。“你就不能当个人吗?”

  你喜欢什么我当什么嘛。夏怀心里想,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他的勇气已经随着室内的雪融化了。

  郦嘉瑟这个油盐不进的女人啊,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的好呢?

  郦嘉瑟本人并不知道同桌是怎么想她的,她回到座位上开始看化学书,越看越郁闷。

  期中考试之后,她就发现物理课和化学课越来越难熬,物理那些公式她不清楚怎么运用,化学各种方程式更是绕得她头疼,作为一个文科生,她实在是太难了。

  偏偏这些老师还喜欢叫她回答问题,特别是化学老师,这节化学课,她又被点了起来。

  “嘉瑟,你来说一下哪个是氧化剂,哪个是还原剂。”

  “好……”郦嘉瑟一边从第一排站起来,一边掐夏怀胳膊,对方低声说:“高锰酸钾,氯化氢。”

  “高锰酸钾是氧化剂,氯化氢是还原剂。”她说完,看到老师满意的神色,松了口气。

  “很好,那你上来给这个反应方程式配个平。大家也在草稿纸上练习一下。”

  郦嘉瑟腿一软,颤颤巍巍接过化学老师递过来的粉笔。“好……”

  她面对着黑板,小声嘀咕:“一价氢氯钾钠银,二价氧钙钡镁锌……”

  两分钟后,她终于配完平,回头看台下,有些同学还在算,但大多数都已经完成,抬头看黑板。

  郦嘉瑟瞄了一眼老师,和夏怀对口型:“对吗?”

  夏怀点头。

  “老师,我配完了。”她放下粉笔。

  “可以,大家来一起检查一下,看郦嘉瑟同学写的对不对。”

  郦嘉瑟飞快坐回去,心里想:下次遇到这种问题,她能不能直接说“我不配”啊?

  她不配学化学,真的,放过她吧。

  下课以后,化学老师特意走到她座位前说:“嘉瑟,你的化学还是得加加油啊,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就是想多锻炼锻炼你,会就说会不会就问老师,哪里不懂我可以给你讲,用不着和同学打配合。”

  自己和夏怀那点儿小动作果然还是逃不过老师的法眼,郦嘉瑟脸有些红,低头说:“知道了,谢谢老师。”

  “继续努力就行,你看你期中考试其他科成绩都那么好,就化学最低,我都怕是我教得不够好,把你这个好学苗给耽误了。”

  郦嘉瑟这下总算明白化学老师为什么这么要求她了,她抬起头直视老师的眼睛,说:“钱老师,你教得很好,只是我打算学文科,对理化生成绩也没有太多要求。只要我们班整体成绩好,没有人会说您不好的。”

  “啊?你要学文?”化学老师表情有点儿尴尬。“这么好的成绩去学文不是可惜了?”

  郦嘉瑟压下火气缓和态度说:“老师,学文学理都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只是方向不同而已。”

  夏怀出来打圆场道:“钱老师你放心,我学理,我好好学化学。”

  化学老师叹口气。“行吧,那你也……好好学,就算学文,期末考试成绩也不能太难看是不是?”

  “嗯,我会尽力的,谢谢老师。”

  等化学老师离开,郦嘉瑟揉了揉眉心。“真是的,干嘛盯着我不放啊?”

  “你也不看看你坐在哪儿?”夏怀拍拍桌子。“这就是舞台中央,所有人都盯着的地方。”

  “你自己表演去,我不奉陪。”郦嘉瑟说。她觉得化学学不好的羞愧感还没有她刚才在雪地上摔一跤多。因为一个文科生是没有必要学好化学的,而一个正常人是不应该平地摔的。

  她目前也没有一定要拿第一的想法,这次她和年级第三名的成绩似乎只差一分,夏怀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比她还着急,等到发现年级第三不是一班的人以后才放松。

  想到这儿,她问夏怀:“你为什么这么追求第一呢?期中考试之前背历史政治背得那么痛苦也不放过自己。”

  夏怀表情有些沉重。“因为不是第一会很麻烦。”

  “麻烦?”

姈琅

今天在外面浪太久,回家晚了些,so更新也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