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52.圣诞快乐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18 2020-01-19 18:00:00

  周二是平安夜,一大早郦嘉瑟就发现桌子上摆了两个系着蝴蝶结的大红苹果,回头看到后面的刘梦思和萱萱,她就明白了礼物来源。

  不过令她更惊讶的是,夏怀的桌子上居然摆了一排平安果。

  她走过去问刘梦思:“你们俩还送夏怀了?”

  “没有啊。”刘梦思把头摇成拨浪鼓,“我送他干什么,是班里其他女生送的,你没发现今天好多人都来得特别早吗?”

  郦嘉瑟放眼望去,还真是。她每天基本都是七点零五踏进教室,往常教室里可没有这么多人。

  “送平安果是什么含蓄的表白方式吗?”她有些疑惑。这届年轻人她有些搞不懂。

  “可能是吧。”刘梦思说:“今天学校门口卖平安果的老太太肯定赚翻了。”

  郦嘉瑟若有所思,似乎发现了商机。

  也许明年平安夜她也可以在校门口摆摊,卖卖苹果?

  等她从刘梦思的座位走回来,发现岑长生的桌子上也多了两个平安果。

  哎呀,应该开个赌局,赌一赌这两位哪个收到的平安果最多。

  截至两位主角来到现场,夏怀以两个平安果的优势领先岑长生,看来大家更喜欢活泼开朗的帅哥。

  夏怀看到桌子上一排平安果,第一句话是:“什么玩意儿?谁在我这儿摆摊卖苹果?”

  郦嘉瑟一脸无语,对这个钢铁直男解释道:“是别人送给你的平安夜礼物。”

  “哦,今天平安夜啊。哪个是你送的?我先吃那个。”

  “Sorry,本人暂未提供此项服务。”郦嘉瑟露出职业假笑。

  “嘁,没意思。”夏怀把那些苹果一股脑扔进书桌洞里。

  岑长生则是碰都没碰一下,直接让那几个苹果在桌子上摆着。

  课间郦嘉瑟到卫生间洗了洗苹果,拿回教室吃,夏怀的目光射过来。

  “谁送你的?”

  “这个?”郦嘉瑟晃晃手中的苹果。“梦思啊。”

  “哦。”夏怀点点头。“那你帮我也洗一个呗。”

  还没等郦嘉瑟说什么呢,岑长生就皱眉道:“你自己没手吗?”

  “就洗个苹果……”

  “自己洗。”

  “人郦嘉瑟都没说什么呢,你呛我干嘛?”

  郦嘉瑟开口:“自己洗。”

  夏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扁扁嘴。“算了,不吃了。”

  “你去摸摸暖气。”岑长生对郦嘉瑟说。

  “啊?怎么了?暖气坏了吗?”郦嘉瑟摸了下暖气,“挺热的啊。”

  岑长生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你没发现你手都冻红了吗?”

  “哦,那是因为刚才用凉水洗水果,过一会儿就缓过来了。”她不是很在意。

  夏怀这才注意到郦嘉瑟的手,说道:“哇,水这么凉!”

  郦嘉瑟也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会因为平安夜激动的只有学生,各位老师们照样该讲课讲课,该留作业留作业,临近期末考试,各科的卷子像印刷厂不要钱一样疯狂分发,于是平安夜的晚自习,大家也依旧在题海里溺水。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时,郦嘉瑟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拎起书包要走,被夏怀叫住。

  “喂,同桌,啊不,郦嘉瑟,这个你拿走。”他递过来一个平安果。

  “你吃吧。”郦嘉瑟说。

  “太多了,吃不完。”夏怀打开自己的书包,里面还躺着三个苹果。

  “那好吧,谢谢。”郦嘉瑟接过平安果,塞进自己书包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夏怀在原地嘟囔道:“一点儿回礼都不给啊?”

  第二天早上他到学校的时候,手伸进书桌洞里想拿本教材出来,意外摸到了一个信封。

  “不会又是谁的情书吧……”他不耐烦地拿出来,看到上面的字,表情一下子变得惊喜。

  “这是……”

  “圣诞节礼物。圣诞节快乐,夏怀。”郦嘉瑟说。

  “快乐,快乐。你也是,圣诞节快乐。”夏怀急急忙忙拆开信封,贺卡显露出来,他轻轻打开,立体的圣诞老人呈现在他眼前。

  “我靠,还挺酷的。让我看看你写的什么……”夏怀把贺卡横过来读祝福语,然后眉头一皱。“你这什么词,友谊地久天长……直接抄歌词啊?”

  “哪是抄歌词?前面不是还有一个天天开心,学习进步吗?”郦嘉瑟不满。

  “我学习还用进步?我可没多少进步空间。”他下巴一扬,很是傲气。

  “不断超越自己也是进步啊。”郦嘉瑟对这个小朋友解释。

  “好吧,下次写祝福有点儿新意,这次我就先原谅你了。”

  “不满意就还我。”

  “你再重写一份?”夏怀问。

  “不,”郦嘉瑟对他笑。“我扔进垃圾桶里。”

  “别别别那还是算了。”夏怀赶紧把贺卡放进书包里。

  过了两分钟,岑长生拎着饭桶走进来,重复了和夏怀相同的动作,也掏出一张信封。

  他用两只手指夹着这个信封,还在研究这是个什么东西,夏怀已经叫起来。“郦嘉瑟,你怎么也送他了?”

  “我为什么不能送他?”

  “你送的?”岑长生问。

  郦嘉瑟点头。

  于是岑长生不紧不慢地拆开信封,夏怀看到了一模一样的贺卡,脸颊鼓起来。

  过了两秒,他又凑过去看上面的字,发现除了名字,其他的都和自己收到的完全相同,更郁闷了。

  “怎么全一样啊?你这样太不诚心了,礼物都搞批发。”

  郦嘉瑟没想到这个小祖宗这么难搞,叹口气。“你要是真不喜欢,就还给我吧,明年我送你点儿别的。”

  “不行,给我了就是我的。反正他也是‘友谊地久天长’。”说着夏怀得意地看了岑长生一眼,对方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这有什么可对比的?夏怀是觉得这句话土吗?郦嘉瑟想不通,就没有继续深思。

  “除了我们俩你还给谁了?”他又问。

  “还有梦思,萱萱,二萌……”

  “好了你别说了。”夏怀扶额。“当我没问。”

  这孩子大概是想从自己这里寻一份特殊吧?郦嘉瑟恍然,却又失笑。

  可是自己给不了啊,他的期待注定要落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