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54.全能选手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42 2020-01-20 18:00:00

  “你们班在干什么?开联欢会吗?”陆耿看向坐在台上的郦嘉瑟。

  郦嘉瑟迅速组织语言。“不是不是,陆老师,我们班……有道物理作业题出现了分歧,有好多同学认为标准答案写错了,所以不小心吵起来了,对不起,我们下课再讨论。”

  台下的同班同学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大概是没想到班长这么能扯。夏怀第一个反应过来,附和道:“对的,就是这么个事儿,老师我们下次一定注意。”

  陆耿看看他们两个,走进来。“哪道题?”

  郦嘉瑟懵了。

  么西么西?陆耿老师,您不是教政治的吗?问什么物理题?术业有专攻,别勉强啊!

  他要走上台了,郦嘉瑟赶紧随便指了指桌面上的卷子。“就是第22题。”

  还好她现在写的作业确实是物理卷子,虽然还没做到22题,但以她的经验来看,这最后一道题往往是最难的。

  陆耿拿起卷子,看了一会儿,转身面对黑板。

  郦嘉瑟和台下接近五十名同学同时用惊悚的眼光看着他擦掉黑板上的一颗圣诞树,然后用粉笔写下运算步骤。

  看了两行,郦嘉瑟赶紧对夏怀使眼色,夏怀会意,把自己的卷子递给她,上面的22题已经写好答案,前几个步骤都和陆耿现在写的差不多。

  大意了!没想到陆老师还有这技能!她刚才就应该说他们正在谈论《母猪的产后护理》这本书的理论依据!

  当然真这么说就完全是在找死。

  郦嘉瑟发呆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一班同学已经全都把物理卷子摊在了桌面上,看第22题,陆耿也很快写完,放下粉笔,转过身。

  “首先要弄清楚这道题考察的是什么……”他捏着郦嘉瑟的卷子,开始给他们讲题,大家都听得很认真,不过郦嘉瑟瞄了一眼,确认了同学们和她一样,脸上的表情都写着: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在听政治老师讲物理题?

  “你们听懂了吗?”

  “陆老师,”有人弱弱地举起手。“受力分析那个部分,还是有点儿懵。”

  于是陆耿语速放慢,又讲了一遍。郦嘉瑟发现她这么一个理科废居然都听懂了,看陆耿的眼神带了钦佩。

  “和你们的标准答案一样吗?”陆耿问她。

  “一样一样。”郦嘉瑟拼命点头。事实上她手里并没有标准答案。

  “好。”陆耿把卷子放回她面前,向门外走去,手扶上门把手的那一刻,他又回头,目光扫过一班全体同学。

  大家紧张得连呼吸都停了。

  “圣诞快乐。”说完,他离开教室。

  班里沉寂了三秒,之后……

  “啊啊啊我的天!陆老师太帅了吧!”

  “他大学学什么的?不是政治是物理吗?”

  “他是不是也能讲数学题啊?”

  “肯定能的吧,你看他刚才算得多快!”

  好在大家都压着声音讨论,教室外面基本听不见,这节课下课,有个女同学来到了郦嘉瑟面前。

  “班长,嗯,你的物理卷子,写字了吗?”

  “我刚写完一面,怎么了?”

  “写名字了吗?”

  “没有。”郦嘉瑟看了一眼卷面,摇头。

  女同学眼睛一亮,双手合十。“那太好了,班长,我能不能和你换卷子啊?”

  “什么?”郦嘉瑟一脸诧异。

  “就是……你的卷子,陆耿老师不是拿过嘛。”女孩子低头,有些扭捏。“我想……想收藏一下。”

  “咳咳。”郦嘉瑟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理由,还没等她消化这个信息,又一个女孩走过来。“班长,和我换吧,我卷子都写完了。正确率应该比你高,你肯定不亏。”

  郦嘉瑟笑着摇头。“不行,我还是更想自己做,你们要想收集陆老师拿过的卷子不是很简单?拿着政治卷子去问他不就好了?”

  “对哦!”一个女孩恍然大悟,“我去把垃圾桶里的政治卷子捡回来!”

  另一个有点儿犹豫。“可是陆老师又不教我们班政治,再说我也不写政治作业,根本不知道问什么。”

  “你也可以问物理题,不过别让物理老师知道。”郦嘉瑟指点她。

  “嗯嗯!”这个女孩也走了。

  郦嘉瑟把物理卷子压在教材下面,起身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她还听到一班同学在和其他班的同学分享政治老师陆耿讲物理题的事情,对方不信。

  “真的真的,不信你问我们班任何一个同学!陆老师真的会讲物理题,还是22题,最难的那个哎!他太强了!”

  “真有那么厉害?我只知道他在追胡蝶老师。”

  “这我不信,我们陆老师这么优秀,怎么需要追别人?一定是瞎传的。”

  “什么就你们陆老师了?再说了,我们胡老师更优秀好吗?长相甜美,性格温柔,从来不发脾气。”

  “得了吧,胡老师就是个笑面虎,她给我们班留了好多作业。”

  糟了,数学卷子!郦嘉瑟倒吸一口气,她一张都没写呢!今晚怕不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胡蝶发现班里大多数人都无精打采的,问道:“你们昨晚都出去high了吗?”

  “老师,哪有时间high啊?两张数学卷子压在那儿……”

  “两张?我昨天只留了一张啊。”胡蝶说。

  “啊?”同学们看向数学课代表岑长生。

  郦嘉瑟脑子里闪现昨天在数学组办公室的画面。

  “把两套卷子都带回去发了。”

  “明天讲综合测试一。”

  破案了!胡老师昨天的意思是,两张卷子都发下去,但是先做完第一张就可以!

  不过岑长生显然不是这么传达的,他一向不喜欢多说话,只发了那两张卷子,大家便默认都需要做。

  也怪她,当时脑筋没有转过来,同样误以为需要做两套。

  “长生,你没告诉大家先做综合测试一吗?”胡蝶问。

  岑长生站起身。“没有。”

  “看来大家是都做了,那这样吧,今天数学就不留作业了。”

  “谢谢老师!”

  “老师你最美了!”

  台下的同学欢呼雀跃,而郦嘉瑟看着岑长生坐下,不由得有些担心。

  同学们会不会埋怨他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