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55.祸从口出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20 2020-01-20 18:30:00

  果然,下课以后就有同学吐槽:“岑长生也真是的,平时话少也就算了,留作业也能话少成这个样子,害全班同学都熬夜。”

  吐槽的这个同学是路过郦嘉瑟所在那排的时候说的话,显然他是故意说给岑长生听的。郦嘉瑟皱眉,盯着前方岑长生的动作。岑长生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整理桌面。

  她又回想起他的那句话。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消磨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为什么呢?为什么他说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很容易让人产生他是绝症患者的联想哎。又为什么他会对拥有朋友这件事情毫不在意?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和岑长生关系最好的人居然是夏怀,夏怀总喜欢和他做对,也喜欢逗他。

  难怪班里有女孩子迷他们俩的CP了……不对她在想什么?

  郦嘉瑟拍了拍脑门,然后拿起笔捅了一下岑长生的后背。

  “岑长生。”

  “什么事?”他转头。

  “你昨天应该和大家解释一下的,只需要写一张卷子。”

  “你解释了吗?”

  “我?”郦嘉瑟有些恼了。“我又不是数学课代表,而且我当时也以为……”

  岑长生打断她的话。“我和你想的一样,以为要做两套。”

  “哦。”她消了火气,说:“那你下次可记得问清楚了。还有,刚才那个同学的话你也不用太在意,大家只是……”

  “我没有在意。”岑长生再次打断她。

  “你……”郦嘉瑟怔怔地看着他,突然说了一句:“那你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呢?”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没有回答。

  郦嘉瑟收回目光。“算了,你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吧。”

  “你在意我在意什么,为什么?”岑长生问。

  郦嘉瑟先花了两秒梳理他话里的意思,然后说:“我只是好奇。”

  “你好奇什么?”岑长生靠近她。“郗廷回知道你还在想着别人吗?”

  “什么跟什么,你……”郦嘉瑟这下是真的恼了。“扯小郗老师做什么?还有,我哪有想着你,要不是赵阿姨嘱托,你以为我会这么关心你吗?”

  话音刚落,她就有些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岑长生听到她的话以后,就好像塞进烧窑里的瓷胚,塑上一层厚厚的壳。

  他一言不发地转回身。郦嘉瑟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懊恼,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补救。

  诚然,她关心他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赵阿姨,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俩的关系。

  她的亲戚里没有哥哥,她一直拿他当自己的哥哥,虽然这个哥哥性格很冷,但很会照顾人,她经常能感受到他的关照,也想回馈给他相同的关照。

  她怎么就说出了那种话呢?

  夏怀回到教室,感觉氛围有些不对,看看岑长生,嗯,和往常差不多的一张冷脸,不过今天温度可能又低了一两度,可能是没坐在暖气边上的缘故?再看看郦嘉瑟,哎,她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你怎么了?”他敲敲郦嘉瑟的桌子。

  “没怎么。”郦嘉瑟不看他。

  “哎你怎么说话还带哭腔了?你哭了?”夏怀问。岑长生后背一僵,想回头又硬生生忍住。

  “我没哭!”郦嘉瑟瞪他一眼。

  她一个成年人,怎么会哭?

  除非忍不住。

  “那就是要感冒,我这两天就有点儿感冒。”

  “那你记得按时吃药。”

  “得——令。”听到她这句话,夏怀心情很好,就听她下一句:“不要放弃治疗。”

  嗯?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暗戳戳骂完夏怀,郦嘉瑟心情舒畅了一点儿,强迫自己不再想岑长生的事情。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应该多花心思在学习上,昨天没去练歌,今天中午得补上,哦对了,文艺部发在群里的策划有一个细节没安排好,她应该和主席说一声……

  她的脑子里很快被各种各样的事情填满,忘记了不愉快。

  但有些人就没有她这种能力,也没有她这么多可处理的事务,他的生活很匮乏,除了学习,就只有她,一旦她这边出了问题,房子就坍塌了一半。

  岑长生整天都心不在焉,听课也没有之前那样专注,但除了他自己,谁也发现不了。

  不过也有例外。

  这周末,郦嘉瑟正在家里写作业,就看到手机里的短信,来自赵阿姨。

  “瑟瑟,大宝这两天在学校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啊?这周他回来,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郦嘉瑟有些心虚,编辑了半天短信,也不知道怎样回复才恰当。

  最后她说:“他在李家是吗?我一会儿过去看看吧。”

  赵阿姨很开心。“好啊好啊,我给你做番茄牛腩汤。”

  爸妈都不在家,郦嘉瑟下楼去附近超市买了些食材,返回家里,开始翻箱倒柜。

  不一会儿,她找到了落灰的饼干模具。

  因为妈妈在家电城工作,所以她家的家用电器还挺齐全,连烤箱都有,不过妈妈很少使用,基本上只用它烤地瓜。

  她大学以后爱上了制作各种糕点,经常在家里做小蛋糕小饼干吃,买了各种工具和材料。但现在回到高中,家里就只有买烤箱后赠送的几种小模具。

  她忙了一上午,烤了一堆蔓越莓饼干,装在保温盒里,前往李家。

  李珏给她开门,表情很开心。“瑟瑟,好久不见!”

  郦嘉瑟脱鞋进门,问:“赵阿姨呢?”

  “在厨房。”

  “那……家里还有别人吗?”

  “我爷爷不在家。那个谁在,岑长生,楼上呢。瑟瑟你拿的这是什么啊?”

  “给你们烤了点儿小饼干。”

  “哇!”李珏眼神放光。“快放到桌子上,我要吃!”

  “你先等会儿。”郦嘉瑟拿着盒子,走进厨房。“赵阿姨。”

  “哎呀,瑟瑟来了啊。”赵阿姨慈爱地笑,走出厨房喊道:“长生,快下来,瑟瑟来了。”

  楼上没有任何反应。

  李珏撇嘴。“他在楼上孵蛋呢。”

  赵阿姨叹口气。“哎……我上楼看看他。”

  “不用了,赵阿姨。”郦嘉瑟说:“我去看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