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56.破冰行动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23 2020-01-21 18:00:00

  郦嘉瑟推开书房的门,岑长生果然在里面,抬眼看她,什么都没说,又低下头写作业。

  出师不利啊……郦嘉瑟尴尬地摸摸鼻子,迈着小碎步,向岑长生挪去。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今有郦嘉瑟七步想对策哄哥哥。

  “你在写哪科作业啊?”她用唠家常的方式打开话题。

  对方一言不发。方案一失败。

  于是她走过去,看了看,发现是数学卷子,再度开口道:“这套题我做完了,第21题挺有难度的。”

  对方依旧一言不发,把她当空气。方案二失败。

  郦嘉瑟深吸一口气,使出杀手锏。“我来之前在家里烤了点儿小饼干,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拿给阳阳了。”

  冰山终于说话了:“给我烤的?”

  对方总算松动了!郦嘉瑟绽开笑容,心想他说什么是什么吧,点了点头。

  岑长生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盒子,还碰到了郦嘉瑟的手指,他僵了一下,她毫无反应。

  “快尝尝味道怎么样。”郦嘉瑟内心有点儿忐忑,虽然她试吃的时候觉得味道还可以,但难保不是她自己开了滤镜,别人的评价才更中肯。

  岑长生打开盒子,刚要拿起饼干就被郦嘉瑟叫住。“等一下,你还没洗手。”

  他看了眼这个有洁癖的人,手下动作不停,拿起一块饼干塞进嘴里。咀嚼了两下,他微微皱眉。

  他不喜欢吃酸的东西,而蔓越莓果粒是有点儿酸的。

  郦嘉瑟紧张地问:“不好吃吗?”

  岑长生咽了下去,说:“很好吃。”

  “那就好,那我回去还可以再烤一点儿,下周给梦思她们带过去。”

  “别烤了。”

  “嗯?”

  岑长生看着她。“刚才是骗你的,不好吃。”

  郦嘉瑟的小包子脸皱成一团。“啊?这样啊,那我回去再改良改良,具体是哪里不好吃?”

  “哪里都不好吃。”

  她的信心被打击没了,垂头丧气道:“那我还是别做了。”

  “嗯。”说着岑长生又拿起一块。

  “你也别吃了,我扔垃圾桶好了。”郦嘉瑟想把盒子拿走,被岑长生飞快地抱在怀里。

  她看着对方这个不符合人设的动作,愣了。“你这是……”

  岑长生一脸严肃地说:“不能浪费粮食。”

  郦嘉瑟有些感动,不愧是赵阿姨的孩子啊,勤俭持家。

  “那我自己吃吧,我觉得还好,不难吃。”

  “你不是给我了?”岑长生抱得更紧。

  “好吧。”她妥协。“那你吃,辛苦了。”

  说完她要走,岑长生又开口:“第21题你做出来了吗?”

  她答:“做出来了啊。”

  他似乎没想到听到的是这个答案,垂下眼帘,片刻又说:“那你给我讲一下。”

  “我?给你讲题?”郦嘉瑟指指自己。拜托,大佬,你的数学成绩比我强好吧?我上次月考才140,你可是145。

  岑长生很淡定。“对,我这道题不会。”

  “这……”郦嘉瑟有点儿迷惑,但又有点儿小兴奋。学霸之间总会存在无形的竞争关系,她会他都不会的题,还挺有成就感的。

  “好吧,我给你讲一下,你自己算到哪一步?”她从岑长生的笔袋里拿出一支笔,开始给他讲题。讲完题,岑长生又说在书架上看到一本文学社社长推荐的书,郦嘉瑟发现这本书自己没看过,便从书架上抽出来,坐到飘窗上去看。

  书房里一片静谧,只偶尔传来翻页的声音和笔尖接触纸张的沙沙声。空气里的尘埃在阳光的照射下舞动着,和着谁心里轻快的节拍。

  李珏苦着一张脸来楼上喊他们俩吃饭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瓦数又变高了。

  郦嘉瑟从书的世界中抽离出来,有些懊恼,本来想去厨房给赵阿姨打下手来着……

  家里只有三个小孩儿,于是菜色比较简单,但大家吃得都很开心,饭后郦嘉瑟主动要求洗碗,岑长生说:“我去。”

  赵阿姨也说:“让大宝去吧,他经常洗碗。”

  “饼干呢瑟瑟?我想吃饼干。”李珏说。

  “哦,在楼上书房里,我去拿。”郦嘉瑟站起身。

  “没有了。”岑长生说。

  “啊?”郦嘉瑟看他。“一盒子都被你吃光了?”

  “嗯。”

  李珏拍桌。“岑长生你太过分了吧?瑟瑟又不是做给你一个人吃的!我连个渣都没分到就没了?”

  “他说不太好吃,我下次改良一下再做给你吧。”郦嘉瑟脸上有歉意。

  “你听他瞎扯,不好吃他能都吃光?平常饭桌上有他不爱吃的菜他一口都不带碰的!”李珏悲愤地说。

  赵阿姨补充道:“是啊,大宝还挺挑食的,不吃酸的不吃苦的,不吃蒜不吃韭菜,数都数不过来。”

  郦嘉瑟恍然大悟,怪不得岑长生说饼干难吃,原来是因为他不喜欢吃酸的!

  那她的手艺应该还是不错的,可以做给梦思萱萱和室友们吃。

  岑长生有些尴尬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心里的感情有些复杂,说不上是轻松更多还是失落更多。

  他默默起身去洗碗。

  郦嘉瑟则和赵阿姨、李珏道了别,她今天来主要就是把岑长生哄好,要是在李家再留一下午,她的作业该写不完了。

  回家以后她收到一条短信,来自岑长生。

  “我喜欢吃甜的。”

  什么意思?这是在点单吗?看来她下次再惹他生气,应该做甜点给他吃。

  不对,等等,她为什么还会惹他生气?再说他为什么总莫名其妙地生气?

  郦嘉瑟第108次感慨岑长生真是个捉摸不透的男人,两辈子都是,上辈子好久不见,重逢就说她讨厌,这辈子又总冷着脸,没什么好脾气。

  将来谁要是当了他女朋友,一定很倒霉吧?天天铲雪。要是能直接把他扔进烤炉里烧化就好了……

  郦嘉瑟边想着一些有的没的,边做作业,结果本来就让她头大的物理化学卷子在她分神的情况下,更是有如天书一般,要不是怕被两位老师拎到办公室喝茶,她简直想放弃这两科作业。

  苍天啊,赶紧分文理科,让她解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