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60.大宝临门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94 2020-01-23 18:00:00

  1月1日一大早醒来,郦嘉瑟就收到了很多QQ消息,都是祝她元旦快乐的同学,一班的同学有一半都给她送了祝福,还有几个初中同学也发了祝福消息。

  她有些意外,大概是因为她太久没有体验过一群人线上祝福的感觉了。随着年龄增长,大家越来越怕麻烦,连群发祝福都很少。而她现在还收到了很多指名道姓,一看就是单独发给她的祝福,因此她每一条都非常认真地阅读并回复。

  等到QQ都回复完了,郦嘉瑟发现短信收件箱里还躺着一封未读信息,她点开一看,对方只发了四个字:元旦快乐。一如他冷淡的性格。

  岑长生不仅多说一个字会难受,手机多打一个字也会难受吗?这种冷冰冰的祝福太像群发了,不过她笃定这是他单独发给她的。

  因为她实在想不到岑长生还能给其他人发祝福短信。

  她也简单地回了句:长生哥,元旦快乐。

  没想到对方很快又发短信过来:你语文卷子带回来了吗?

  语文卷子?郦嘉瑟翻了翻卷子夹,找到李娴布置的作业,回复:带回来了啊。

  岑长生:我忘带了。

  郦嘉瑟在等他的下文,等了半天没等到。

  忘带了,所以呢?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吗?如果是她的话……郦嘉瑟回复他:你可以今天晚上早点儿回宿舍,老师没留作文,写完这一张卷子还挺快的。

  岑长生没有回复,她等了一会儿,就去做别的事情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家里门铃声响起,郦爸爸过去开门,看到来客有些惊讶。“大宝?”

  “郦叔元旦快乐。”

  “哎,好。快进来。”

  郦嘉瑟闻声从厨房走出来,问:“长生哥,你怎么过来了?”

  “借你的卷子复印。”

  哎?语文作业这么着急写吗?郦嘉瑟有些疑惑,拍了拍手上的面粉,去卧室拿卷子。

  郦妈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大宝,中午留下来吃饭吧,我们包的饺子,管够。”

  “那麻烦郦婶了。”

  “客气什么。书包背着怪沉的,先放沙发上吧,嘉瑟,给你哥拿点儿橘子。”

  “哎。”卧室里传来郦嘉瑟的声音,不过她正急急忙忙地换衣服,之前她在家里穿的是宽松舒适的家居服,帽子上戴了两个兔耳朵,可爱倒是可爱,但是……见人就有点儿羞耻了啊。

  她换上毛衣裙,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是的因为在家她早上起来也没洗脸),才把卷子拿给岑长生,对方坐在沙发上,看她换了套衣服,连头发都扎起来了,忍不住笑道:“刚才那套就挺好看的。”

  郦嘉瑟从他脸上的笑容判断出,他刚才一定看到了自己帽子上的兔耳朵!郦妈知性成熟的人设崩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不下去的郦嘉瑟用一种她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撒娇语气说:“你过来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

  “我发短信了。”

  “你不是只说你卷子忘带了?”

  “嗯。”

  “所以……你的短信就是一道阅读理解题是吧?”她扁嘴。

  岑长生岔开话题。“复印店在哪儿?”

  “哦,小区外面就有好几家,不过不知道今天开不开门,我带你去看看吧。”郦嘉瑟穿上羽绒服,示意岑长生出门,对方说:“戴手套。”

  “就几步路……”郦嘉瑟不是很情愿。

  “听你哥话,戴上手套,外面多冷啊。”郦妈妈说。

  她只好戴上手套,把羽绒服的帽子一扣,说:“走吧。”

  郦家所在的小区在她曾就读的小学附近,因此文具店打印店比较多,她带着岑长生穿过一条街,来到小学对面,有家很大的文具礼品店开着门,还是她以前经常光顾的。

  郦嘉瑟进门和店主打招呼。“姨,我来打印卷子。”

  “哎,好。”店主抬头,看见她,惊喜道:“是瑟瑟吧?都长这么大了。现在念几年级了?”

  “高一。”郦嘉瑟乖巧地回答。

  “哎哟,都上高中了。这小伙子是你同学?”店主看向岑长生。

  “是我哥哥。”

  “哦,哥哥啊。别说,长得还真有点儿像。”

  郦嘉瑟抬头看了看岑长生,没觉得两个人哪里长得像,对方一脸无奈。

  店主一边接过卷子操作门口的打印机,一边说道:“我上次看到你还是初中吧,印象最深的还是小学时候,你才这么高一点儿,可乖可乖的了。父亲节来给你爸买礼物,挑了半天买了个裤腰带,我说那是女式的,你说就要那个,那个好看。”

  郦嘉瑟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一旁的岑长生很认真地听,嘴角含笑。

  “后来你爸用没啊?”

  “用了。”郦嘉瑟点头,她对这件事有印象,还记得那是条红腰带。“他系了好几天,最后是我妈看不下去,让他先减减肥,不然腰带迟早被他撑坏。”

  “宝贝闺女给他买的,他能不系吗?好了,就复印这两张是吧?”

  “对,谢谢姨,多少钱?”

  “五毛。”

  郦嘉瑟掏出手机想扫码付款,然后又反应过来行不通,这时岑长生已经把零钱递出去了。

  “慢走,常来啊。”

  “哎,姨再见。”郦嘉瑟挥了挥手,又捅捅岑长生,对方开口:“阿姨再见。”

  回来路上,岑长生说:“你小时候经常来这家?”

  “嗯,她家东西最多最全,价格也合理。不过小时候觉得这家店非常非常大,现在再来,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大,至少比不上三中附近的文具店。”

  “很正常,毕竟……”岑长生把手放在自己腰线处比了一下。“你那时候只是这么高的小豆丁。”

  “我没有!我小时候不矮的!”郦嘉瑟为自己辩护。

  “之后就再也没长过?”

  郦嘉瑟想踩他一脚,又忍住了,哼了一声。“上面雾霾太严重了,我长这么高正好,长寿。”

  岑长生又笑了一声。她发现他今天很爱笑。

  回到郦家的时候,郦妈妈已经把饺子下锅煮了,郦嘉瑟凑上去问:“是我包的那些吗?”

  “对,包得挺好,一个没散。”

  郦嘉瑟很得意,对岑长生说:“一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本以为他还会调侃她,没想到他认真地回了句:“荣幸之至。”倒把她搞得有些害羞。

姈琅

话说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人吐槽过岑长生的小名“大宝“,你们是怕他生气吗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