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64.学霸包袱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100 2020-01-25 18:30:00

  高一是三个年级里最先进行期末考试的,1月8日早上,郦嘉瑟握着一杯没喝完的豆浆,踏入第一考场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

  没想到经历了那么多场考试,再回到高一进行一次期末考试,她还是会紧张。

  郦嘉瑟这个人身上有些莫名其妙的包袱,被大学最好的朋友戏称为“学霸病”。她性格本就佛系,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当初刚重生就参加中考,没有时间复习,她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分数读不了一中的结果;后来学校里总有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她也不是很在意,在她看来那都是小孩子们无聊了才搞出来的消遣;至于月考拿不拿第一,她更不在乎,毕竟物化生是她从来没下过功夫好好学的科目,必然要为成绩拖后腿。但她很在意自己应该做到的事情没有做好。

  所以当她运动会本以为可以拔得头筹,却意外摔倒的时候,觉得丢脸又委屈。同样,这次期末考试,她认为按自己的复习程度可以拿到文科第一。

  如果达不到,她大概没办法不对自己的实力产生怀疑,学了两辈子文科还是比不过其他人,那也太糟糕了。

  来吧,赌上尊严的一战!郦嘉瑟同学的中二之魂已经觉醒!

  郦嘉瑟拿出自己的武器——钢笔,严阵以待。

  铃声响起,为时三天的期末考试正式开始。

  第一考场通常是紧张感最浓的考场,具体表现在每一科结束,都有学生聚在一起对答案,意见不合时,一小撮对答案的学生会派出一个代表,和另外一小撮交换意见,郦嘉瑟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但经常被波及,卷子几乎在一考场转了一圈。

  “郦嘉瑟也选的A!你看,我就说A是对的!”

  “C也没有语病啊,我倒是觉得A更别扭。”

  郦嘉瑟刚拧开保温杯,就被拿她卷子的人点名。“郦嘉瑟,你能告诉她C哪儿错了吗?”

  她拿回自己卷子,看了一眼,说:“错的是‘不啻于’,‘不啻’有‘无异于’的意思,不用再加‘于’了,这个用法不规范。”

  选C的同学懊恼地抖了抖卷子。

  她又举起杯子,水还没灌进嘴里,又被人叫住。“嘉瑟,那成语题为什么选B啊?”

  她只好再次放下杯子,说:“‘和光同尘’不是贬义词,是道家的一种处世方法,大概类似于与世无争,所以这里用于贬义错了。”

  “哦。”问问题的同学点点头。

  为了避免连口水都喝不到,郦嘉瑟直接端着保温杯起身。“我去接点儿热水。”

  说着她走出了教室。

  刚才问问题的同学不解。“考场里不是有饮水机吗?”

  另一个人故作深沉地说:“学霸大概害怕饮水机里的水不干净,喝了拉肚子影响发挥吧……”

  郦嘉瑟拎着保温杯刚出门,就见到了刘梦思,对方对她的造型感到诧异。“你今天打算吃麻辣烫?怎么把水都带上了?”

  “走吧走吧我们快去食堂。”郦嘉瑟把她拉走,刘梦思走之前探头往教室里看了一眼,不禁咋舌,被拉着走了好几步,才说道:“学霸们也太有钻研精神了,都不去吃饭,在教室对题。”

  郦嘉瑟加快脚步。“你提醒我了,今天我们下课早,是不是能吃上鸡腿饭?”

  刘梦思:“对哦!”

  于是两个人的姿势从郦嘉瑟拉着刘梦思走变成了后者拉着前者跑,郦嘉瑟边被迫加快脚步边说:“看来你才是鸡腿饭的死忠粉。”

  两个人赶到鸡腿饭窗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喏,这才是死忠粉。”刘梦思努努嘴。

  对方听到声音回头,惊喜道:“梦思!嘉瑟!”

  郦嘉瑟被她的回眸一笑惊艳到了,对方正是“校花”文妤。

  “我们坐一起吧。”

  “好啊好啊。”

  三个人坐在一起,没过多久,就有男生指着剩下的唯一空位问:“打扰一下,可以拼座吗?”

  刘梦思上下打量那个男生,然后说:“不能。”

  男生一脸遗憾地走了。

  “肯定是被文妤吸引来的。”郦嘉瑟笑道。

  “也有可能是被你啊大姐。”刘梦思说:“元旦晚会之后你可就出名了。”

  “是啊是啊,贴吧上有个贴子专门夸你呢。”文妤说。

  “贴吧?”郦嘉瑟忘记了咀嚼,既惊讶于贴吧这么古早的东西居然还在流行,又惊讶于自己的名字居然会在贴吧里出现。

  “我的天我都没关注我们学校贴吧,可惜我没带手机,回去就关注,去给我们郦妈顶贴!”刘梦思激动地说。

  “不用顶,我已经加精了。”文妤说。

  “嗬,你是吧主吗?”刘梦思筷子差点儿没拿稳。

  “没有啦,我是个小吧主。”文妤晃晃手指。“混上小吧主主要是为了删贴,总有那么一堆人,不是在贴吧里骂我,就是在贴吧里表白我,看着都很烦。”

  郦嘉瑟和刘梦思对视一眼。她们都没体会过这种烦恼,不知道怎么接话。

  文妤接着说:“哎对了,你们班夏怀也挺受欢迎的,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三五个贴子是表白他。”

  刘梦思用肩膀轻轻撞郦嘉瑟的肩,神情里带着浓浓的调侃,郦嘉瑟只想回她个表情包:雨我无瓜。

  “说我呢?”夏怀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刘梦思的筷子直接掉到了地上,于是生气地看着夏怀:“怎么哪儿都有你?”

  “瞧把你吓的。”夏怀看了一眼地上的筷子。“是不是在说我坏话?哎这个位置没人吧?”

  “有人。”刘梦思没好气地说。

  “没问你,同桌,这儿没人吧?”夏怀看郦嘉瑟。

  怎么还叫自己同桌啊?郦嘉瑟揉揉眉心,说:“没人,你坐吧。”

  “OK。还是你聪明,溜得快,我被他们缠了半天,每道题都要问一遍,大家赶紧散了吃饭不好吗?对答案多影响考试心情啊。”

  “你也会被影响考试心情?”文妤好奇地问。

  “不。”夏怀摇摇头。“我是怕影响他们心情,我的答案肯定都是对的。”

  桌上陷入沉默,半晌,文妤问对面的郦嘉瑟和刘梦思:“为什么没有人在贴吧里骂他?”

  郦嘉瑟:……

  刘梦思:……

  这个人……好像……确实该骂……

姈琅

我是很不喜欢考完试马上对答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