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66.低调赢家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036 2020-01-26 18:30:00

  “这位同学,你问夏怀可能确实比我有用,因为我不擅长理科。”郦嘉瑟和颜悦色地说。

  “你看,她也承认了吧。”夏怀脸上写着“得意”二字。郦嘉瑟瞪他一眼。“你闭嘴吧。”

  男生有些不甘心,站在原地酝酿语言,郦嘉瑟用余光瞥见了一座向她移动的冰山。

  “怎么了?”岑长生问。

  “这小子想要郦嘉瑟QQ,还给她买豆浆。”夏怀指了指那个男生。郦嘉瑟听他这个欠揍的语气更头疼了,第10086次怀疑夏怀有那么多朋友都是他花钱买来的。

  男生看夏怀的眼神很不善,顾忌郦嘉瑟在场没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夏怀指着豆浆问郦嘉瑟:“你喝不喝?不喝我给他拿回去。”

  要是让他拿回去,这俩人估计真的要吵一架了吧?郦嘉瑟挥挥手,“不用你,你回去吧。”

  岑长生不动声色地瞄了眼豆浆,说:“我还没吃早饭。”

  “啊?赵阿姨今天没给你送饭吗?”郦嘉瑟很诧异。

  “嗯,昨天半夜下雪,今早路面太滑了,我没让她过来。”

  “那……”郦嘉瑟看了一眼那个男生,发现对方并没有在看她,于是迅速地把豆浆塞进岑长生手里。“你喝吧,先垫垫肚子。”

  她又从书包里掏出一块点心。“昨天文妤给我的,你也吃了吧,别饿着肚子考试。”

  “嗯。”岑长生拿着点心和豆浆走了,夏怀看着他的背影,竖起大拇指。

  这才是榜样啊,学到了。

  这一幕自然被第一考场里的一些人注意到了,好在学霸们并没有逛贴吧分享故事的习惯,否则贴吧里站岑长生和郦嘉瑟CP的人数一定会超过站夏怀和郦嘉瑟的。

  而漩涡中心的郦嘉瑟却在想:男人,不,小屁孩们真是麻烦,没有一个让人省心。

  昨天考的是语文、物理和政治,今早的第一科则是数学。发到卷子之后,郦嘉瑟先扫了一遍题,对整体难度有个认知,才开始答选择题。这次考试的数学卷子比上次月考还简单,她答得得心应手,全部题都写完之后,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她不紧不慢地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

  不过郦嘉瑟答卷速度最快的是第三天早上的英语,她做英语题全靠语感,词汇量多,读文章也快,作文都写完了,还有一个小时才到考试结束时间,她检查了一遍听力以外的部分,还剩四十分钟,开始觉得无聊。

  考场座位按上次月考成绩安排,她是第十名,坐在进门右数第二排的倒数第三个位置上,斜前方是夏怀,右手边是岑长生。岑长生还在答题,夏怀也已经写完了,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在卷子上涂鸦。郦嘉瑟看着他,有了灵感,开始在卷子上写阅读理解的中文翻译,以此打发时间。

  监考老师看到她的举动之后,在她身边站了好久,她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似乎有点儿诡异,但停下笔又显得心虚,于是她干脆把题目和选项也翻译了,装模作样地和材料一一对比,老师这才离开。

  她松了口气,想:还是继续发呆吧,发呆最安全,不会被认为是作弊。

  于是她在脑子里编了一段岑长生和夏怀缠绵悱恻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考场上的两个人都莫名感觉后背一寒。

  英语考完,郦嘉瑟把自己的卷子往书包里一塞,迅速离开教室,英语卷子可全是选择题,万一被他们抓住对答案,她一时半会儿就走不了啦。

  到了刘梦思所在考场门口,和她一碰头,刘梦思说:“你今天走得倒快。”

  郦嘉瑟:“鸡腿饭在召唤我。”

  “还吃什么鸡腿饭啊,我都要吃出阴影了。”刘梦思打了个颤。“想到我啃鸡腿啃得面目狰狞的照片被传到了贴吧上,我就不想混了。”

  “噗嗤。”郦嘉瑟有些不厚道地笑了,那天讨论文妤和夏怀恋情贴子里上传的照片中,刘梦思的动作确实是在啃鸡腿,不过照片只拍到了她的小半边侧脸,算不上面目狰狞,说是面目模糊更恰当。

  “还好没有人问我是谁。”刘梦思嘀咕道:“和你们三尊大神坐在一起,我就是个小虾米。”

  “听起来你的语气似乎有点儿遗憾,不然我去贴子里问问照片里那个啃鸡腿的美女是谁?”郦嘉瑟调侃她。

  “别别别!”刘梦思连连摇头。“那我就真没法在实验三中混了,脸都得埋垃圾场里。大家还是别注意到我比较好,多看看你们这些美女帅哥就够了。”

  “我也希望大家别看我。”郦嘉瑟叹了口气,给刘梦思讲了一下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对方表情不停变幻,最后定格成敬佩。

  “岑长生太厉害了,夏怀这点儿修行根本不够看。”

  “嗯?”郦嘉瑟歪头。“他怎么了?他不吃早饭还厉害?”

  “什么不吃早饭啊,你真信了他的?你用脑子好好想想,昨天半夜下雪了吗?”

  郦嘉瑟眨眨眼,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昨天半夜下了雪,操场跑道上不可能一点儿积雪都没有。

  所以岑长生在骗她,为了一杯豆浆?

  “笨啊。”刘梦思敲她的头。“他哪是为了喝豆浆?他是为了不让你喝别人送的豆浆。”

  “没必要警惕吧,那个同学又不会投毒。”郦嘉瑟说。

  “你的脑子里面是不是只有知识啊。”刘梦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是在吃醋,夏怀也是。”

  郦嘉瑟笑了。“夏怀倒有可能,岑长生一定不可能啊。他怎么会吃我的醋?他是我哥哥。”

  “又没有血缘关系,就是青梅竹马,怎么就不能产生喜欢了?哎,等等,我记得你生日是在春天,岑长生比你还大,那他是冬天过生日?”

  郦嘉瑟突然停住脚步,看向刘梦思,迟疑道:“好像是冬天哎,糟了,会不会已经过去了?”

  刘梦思看着郦嘉瑟努力思索又死活想不起来的样子,打消了刚才一闪而过的想法。

  嘉瑟不可能对岑长生有好感,不然怎么可能连对方生日都记不住。

姈琅

要不要盲猜一下岑长生生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