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70.愿赌服输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姈琅 2116 2020-01-28 18:30:00

  最终郦嘉瑟和刘梦思换了床位,她轻轻松松爬到上铺,还坐在床边晃了晃脚,夏怀连忙喊道:“你别晃,我看着头晕。”

  郦嘉瑟失笑。“夏怀,你不会是恐高吧?”

  夏怀马上反驳道:“才不是!没……没有的事儿。我……”

  我是担心你啊。

  而郦嘉瑟还以为他是恐高不好意思承认,笑了笑,没再追问他。

  中铺是一个二班的女同学,上了车就窝在床上不说话,直到夏怀被哥们儿叫走,她才开口问:“郦妈,你和夏神真谈恋爱了啊?”

  郦嘉瑟从一个外班同学嘴里听到“郦妈”这个外号,心情十分复杂,刘梦思笑得捂住肚子。“哈哈哈郦妈威名远扬啊。”

  二班女同学似乎察觉到了郦嘉瑟微妙的情绪,连忙说:“我是听一班的朋友总这么叫你,习惯了就顺嘴说出来了,对不起,你不喜欢我马上改。”

  郦嘉瑟听出了她语气里的紧张,温和地说:“没关系,我不介意。我和夏怀没恋爱,是纯洁的母子关系。”

  刘梦思刚坐起来又笑倒了。

  郦嘉瑟抖完机灵,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王禹涵,‘大禹治水’的‘禹’,‘内涵’的‘涵’。”

  刘梦思说:“我叫刘梦思,你要不要下来坐?中铺太挤了。”

  “我知道你,刘梦窗的姐姐。”说着,王禹涵从中铺爬下来。“谢谢你。”

  “客气什么,来坐,我还有零食。嘉瑟,你也下来吧。”

  三个女孩坐在下铺边吃边聊,王禹涵刚开始还有点儿拘谨,后来慢慢放松下来,她也选择了文科,名次刚好和刘梦思差不多,是年级五十二名,将来很有可能都是同班同学。

  聊了一阵子,夏怀又溜达过来说:“打扑克不?”

  “你们还带了扑克?”刘梦思抖了抖掉在身上的瓜子壳,拉住郦嘉瑟。“嘉瑟,去不去?”

  郦嘉瑟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非常想去,于是点头,又问王禹涵:“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王禹涵摇摇头。“你们去吧,我看会儿小说。”

  11、12号卧铺间住的都是一班同学,六个男生,有三个躺在自己床铺里,有两个坐在下面,看到夏怀把郦嘉瑟和刘梦思带过来,吆喝床上的人。“下来打牌了。”

  郦嘉瑟说:“八个人打一副牌吗?”

  “班长放心,我们带了三副。你们快下来,玩啥?打娘娘、要A、斗地主、五十K还是七王五二三?”

  “咱们分两伙打吧。”上铺一个男生探头说。“哪种游戏都不适合八个人玩,四个四个得了。”

  “就一张桌子,怎么给你分两伙?另一伙坐床边,牌扔地上?”另一个男生不同意他的想法。

  经常组织团建活动的前校学生会会长郦嘉瑟微微一笑,说:“我有个建议。”

  过了片刻,六个人坐在两个下铺上,两个人坐在卧铺间外侧的座位上,每人手里拿着一摞牌,玩一种老少咸宜的扑克游戏——抽王八。

  抽王八这个游戏不需要把牌打出来放到桌子上给人看,只要把对子抽出来收好就可以,解决了空间问题,不过几个男生觉得不过瘾。

  “我说,咱们不能光玩没有惩罚吧?输了的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提建议的是一班学委迟盛。

  刘梦思看了对面的体委一眼,说:“不行不行,谁爱和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儿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都是我们吃亏。”

  “你不同意不好使啊,得班长决定。班长,你说呢?”

  刘梦思疯狂给郦嘉瑟使眼色,郦嘉瑟也不想在火车上玩真心话大冒险,她怕夏怀突然表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怎么回应都是尴尬。

  于是她提议道:“不如我们在当‘王八’的那个人脸上画画吧,我带了眉笔来,很好擦。画完要顶着这张脸玩下一局,还要拍照。”

  “哎,这个也可以。”男士们爽快地答应了。郦嘉瑟回去从背包里掏出眉笔。

  牌局正式开始,第一轮好脾气的体委手中剩了大王和黑桃八,沦为输家,试图逃避惩罚,被两个男生按住,大家嘻嘻哈哈往他脸上画画,郦嘉瑟自认为比较仁慈,只在体委脑门上画了一朵花,有人直接在他脸上画了一只小乌龟。

  刘梦思是最后一个接过笔的,体委睁开眼睛看她,被她凶了一句:“闭眼睛,别看我!”

  几个男生故意起哄,刘梦思手一抖,直接在体委左脸画了一道长线,穿过之前画的小乌龟。

  “这是什么画?钓王八吗?”夏怀说。

  体委对着手机照了一下自己,然后就郁闷地捂住脸,又被男生们扒开手,按在床上拍了个脸部特写。

  郦嘉瑟:怎么办?突然觉得这个游戏好凶残,后悔提议了……

  结果第二轮就是她输。

  “班长。”体委拿起眉笔,虽然笑得很矜持,但郦嘉瑟还是能读懂他眼里的幸灾乐祸。“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画吧。”郦嘉瑟闭上眼睛,视死如归。

  男生们对她还是比较客气的,没有在脸上画乌龟,只画了乱七八糟的线条。刘梦思在她脸上画了个小小的爱心。夏怀最后一个动手,他对郦嘉瑟说:“睁眼睛。”

  郦嘉瑟睁开眼睛。“怎么了?”

  “看着我画啊。”

  “行。”郦嘉瑟挑眉,坦坦荡荡地看着他,夏怀左手托起她下巴,右手握笔轻触她的脸,郦嘉瑟觉得他迟迟没有画上图案,问道:“怎么了?”

  “你……你还是闭上眼睛吧。”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他哪里受得了。

  起哄小分队再出江湖,夏怀也差点儿一个手抖,最后他在刘梦思的爱心旁边画了弓和箭,刘梦思很不满。“你这是一箭穿心?”

  夏怀:“随便你怎么想。”

  郦嘉瑟取出化妆镜照了一下,心里想的是爱神丘比特,传说中他就是靠射箭给人带来爱情的。

  不过夏怀这个理科脑袋能想得出这个典故?她表示存疑。

  游戏又进行了几轮,体委最倒霉,又输了两次,其他人也都输过一次,只有夏怀一直没输。

  “哈哈哈你们太菜了!”

  迟盛不服气,说:“班长,我和你换位置!”

  他原来是夏怀的上家,和郦嘉瑟换过后,郦嘉瑟坐到夏怀旁边,成了他的上家。

  于是,这一局,夏怀输了……

姈琅

那些扑克玩法都是东北地区会玩的,不知道其他地区有没有,不过抽乌龟应该全国通用。另外莲市虽然是个架空的城市,但设定是东北的一个三线城市,为了贴近生活增加真实感,人物语言有时候会带上东北方言的习惯,大家要是有看不懂的可以留言问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