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美人顾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2-04上架
  • 17597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惊雷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2172 2019-12-04 15:11:21

  北明十四年,太子元喻酒后失德夜闯秀宫,逼得新贵媛美人为保清白不得不只身赴死。

  流言似虎,如惊水之石,一击千浪。

  右相郑礼和联手御史台十二道奏折齐上。直言太子于人伦枉顾,于朝纲相背,于社稷不安。

  其行滑天下之大稽,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皇帝龙颜震怒,徒手捏碎掌下金柄。文武朝臣口诛笔伐,言辞铿锵,句句诛心,恨不能将太子即刻斩于午门。

  彼时,齐青禾正疲于奔波在国公府叛乱的流言之中脱不开身。忽闻此噩耗急火攻心,眼前一黑险些晕倒。

  幸得身边的大宫女幼白及时托扶了一把这才将将稳住身形。

  玉手撑案,看似挺拔的身躯却在这一刻佝偻着仿佛瞬间老去。眼中迸射出了一丝狠意,齐青禾语调蕴含了一丝艰涩:“摆驾金銮殿。”

  此言一出,鸾凤殿上下尽数哗然。掌势女官幼清率先开口:“娘娘不可!自古后宫不得干政……”

  只是话未说完,便被齐青禾眼中惊人的狠厉吓白了一张俏脸。

  “元喻是本宫唯一的儿子!你难道是想让本宫看着金銮之上的那群豺狼,将本宫的儿子彻底吞噬殆尽不成!”推开幼白扶着的手,齐青禾疾步就往金銮殿的方向行去。

  幼白看着失控的主子,急忙跟上。可另一边的幼清嘴角却是划过一丝隐秘的笑意,反身朝着与鸾凤殿遥遥相望的紫凝宫行去……

  “皇上,您是要逼死自己的儿子吗?!”金銮之上,齐青禾避过内侍的阻拦,身形跪的笔直。

  高坐上首的元景陵见得齐青禾一副质问的模样,怒极反笑:“皇后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齐青禾抬眸,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过的男人——曾几何时,这人看着自己的目光竟像是淬了冰雪,含着刀锋。

  那记忆中的柔情,仿佛只是自己的一场臆梦。

  嘴角的笑意顿时像坠了万斤般颓劳无力,齐青禾终于低下了自己骄傲的头,声音中夹杂着悲切的恳求:“皇上,喻儿是我们的孩子,您怎么能听信谗言……”

  话还未说完,一旁郑相便是冷笑迭起:“皇后娘娘,自古后宫不得干政。敢问有您这样越矩的娘亲,太子又怎会将朝纲社稷放在眼里?!”

  齐青禾看着郑礼和,犹想到父亲年迈,却因得这人几句谗言便被当众扒下朝服锒铛入狱,好不狼狈……

  也正是如此屈辱,父亲才会在狱中一蹶不振,几欲寻死。恨意一瞬间升腾,简直要凝为实质:“郑相说话还是小心些为好!拔舌地狱苦寒,怕是相爷的身体承受不住。”

  元景陵听着齐青禾这般狠毒的咒骂,气的扬手将案上的奏折尽数扫落。明黄色的奏折划过空气,翻了两翻径直落于齐青禾面颊之上,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够了!”元景陵根本不给齐青禾反应的机会,胸口起伏着继续道:“媛美人尸骨未寒,你身为皇后不想着替你儿子赎罪竟还公然跑到朝堂之上诅咒朕的朝臣!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莫不是真的以为这天是你们齐家的天了!”

  元景陵说到最后一句,眼神陡然变得阴狠,显然是动了杀心。

  齐青禾眼神一慌,正欲说什么却被那与奏折一起被扫到地上的圣旨给吸引住了视线。

  玉手颤抖着捧起那明黄的纸布,齐青禾眼眶瞬间充血,像是一匹发狠的母狼般低吼道:“废太子?”

  声音微顿,齐青禾却又突然笑的癫狂:“哈哈,到底是臣妾的儿子犯了罪,还是你们已经安耐不住,要让臣妾的儿子给郑凝芷那贱人腹中的孽障让位置了?!”

  像是心事被挑破后的恼羞成怒一般,元景陵突然道:“来人,把皇后给我带下去!收了凤印,冷静好了再放出来。”

  心中一寒,齐青禾颓下了肩膀任由周围的人推搡着将自己带了下去。

  麻木看着鸾凤殿满堂的朱玉,齐青禾却突兀的一脸艳羡的看着屋顶惊飞的不知名雀鸟。

  累了,真的累了。

  齐青禾双手挡住脸颊,大滴大滴的泪珠却顺着指缝的位置汹涌而出。

  “姐姐……”一道娇媚的声音却宫外响起。郑凝芷看着齐青禾崩溃的模样,脚下却是迈的悠然。

  周身的环佩铃琅作响,好似仙乐。

  齐青禾闻声却是迅速止住了泪水,再站起身时又恢复了那一派的雍容模样。

  郑凝芷却像是看不出齐青禾的硬撑一般,自顾自的坐下:“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高贵华美呢。”

  说着,幼清却是从郑凝芷身后缓缓露出身形,娴熟的倒了一盏茶水地上前去。

  齐青禾一双凤眸陡然睁大,看着两人的动作瞬间明白了过来:“是你!”

  郑凝芷像是知道齐青禾要说什么似得,嘴角上扬,端的是一脸的惬意:“对啊,是我。是我让幼清告诉元喻媛美人找你麻烦,元喻那傻子还真是有孝心,竟然真的夜闯秀宫……”

  齐青禾看着郑凝芷一脸的讽刺笑意,心中一痛:“都是因为我……”

  郑凝芷满意的欣赏着齐青禾的狼狈模样,微抿了一口清茶,缓缓又道:“姐姐,你还不知道吧。昨儿个夜里天牢里闹了鼠疫,国公爷这会儿怕是已经……”说到这里,郑凝芷却是又停了下来。

  齐青禾却慌了手脚,脸上的镇定模样终于荡然无存,身体前倾就想扑上去捉住郑凝芷的肩膀。

  这一幕却是被后面跟来的元景陵望见,看着郑凝芷脸上的柔弱与恐惧元景陵目呲欲裂。飞身上前,掌中已是蕴了劲风。

  齐青禾错不及防之下竟是被这一掌打的直接倒飞而出,身体狠狠地砸在后面的雕花漆柱之上,复又缓缓滑落在地。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却是丝毫未激起那人的一丝怜惜。

  只见元景陵抱着半阖着双眸,像是受到了极大惊吓而脸色惨白的郑凝芷高声大喊:“太医,太医……”

  嘴角荡过一丝苦涩,齐青禾终于是支撑不住彻底昏死了过去……

  北明十四年,右相郑礼和之女凝芷蕙质兰心,立为新后。废后齐青禾妒忌其端庄伤害未遂,囚于冷宫。齐氏子贬为庶民,发配边疆路上病逝。

  旦日,齐国公长子齐云柏意图造反,新帝下命将齐府满门抄斩。其女齐宁瑶因举报有功,特免去罪责,册封才人……

  册封当日,天地异象,九道惊雷直劈冷宫废院,废后尸首随冷宫废院皆付之一炬……

苏三钱

欢迎留言~欢迎来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