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美人顾

第二章:魂归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2137 2019-12-05 09:00:00

  “相爷不必担忧,三小姐并无大碍。不过是一时思虑过度,这才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是谁的声音?”刚刚从黑暗中脱身出来,齐青禾整个人还有些发蒙:“自己不是死了么?难道这里是地府?”

  动了动身子,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

  怎么可能?齐青禾不由大惊!

  记忆之中惊雷滚滚,自己眼峥峥看着那璀璨的银光劈到自己身上。

  眼下就算是被救活了,怕也只是苟延残喘,怎会毫痛感?

  眼睑微动,率先入目的却是一个做工并不算精巧的香囊。

  齐青禾先是一怔,继而眼眶顿红——她记得这个香囊,这是自己的第一幅绣品。还是母亲亲手系于自己的床梁上的……

  还未从过往之中回过神来,却是被一连惊喜的声音打断:“小姐,您终于醒了……”

  似乎是幼清幼白的声音……

  齐青禾微微侧头,果然见幼白幼清和幼白两个丫头守在自己床边。

  先是一喜,继而却是大惊:“幼白,这里不是地府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幼清你还敢……”

  没等齐青禾将话说完,一个略带威仪的声音横空插入道:“够了!看看你的好女儿在胡说八道什么?!”

  那声音分外熟悉,引得齐青禾不禁向出声处看去。

  “祖母?”齐青禾看着那身着墨绿色素纹珠边袄,因为上了年纪而微显佝偻的齐老夫人,有些迟疑的轻唤道。

  “哼……”齐老夫人却是从鼻腔里挤出一丝冷哼,转而对着身边一脸忧色的齐正慵道:“公爷,我便说过这奸诈的丫头不过是装病唬人吧。”

  齐青禾顺着齐老夫人的视线望去,一双凤眸顿时便溢满了泪水:“爹爹……”

  齐正慵瞧得爱女痛哭流涕的样子,更是心疼的厉害。

  急忙上前将齐青禾拥入怀中,转过头冲着一旁的齐老夫人道:“母亲,禾儿她刚从昏迷之中苏醒,现下身体还虚弱的很。您又何必再这般严厉的呵责她!”

  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真实触感,齐青禾有些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自己难道是重生了?

  “虚弱?我瞧着她倒是精神的很!”齐老夫人面色一沉,毫不留情的讽刺道:“胆敢谋害我国公府嫡子,没动用家法已算是客气。现下还想装病脱逃不成?”

  齐正慵闻言顿时着急,正想开口为爱女辩白什么,却是听得自己怀中传来一道细细的声音:“是,青禾知道了。青禾一定潜心给云柏祈福……”

  从齐正慵的怀中挣脱而出,齐青禾跪在地上一脸认真的看着齐老夫人。

  这下,不只是齐正慵,就连齐老夫人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惊疑的表情。

  “祖母,青禾知错了。”尽管眼前还有些发虚,齐青禾依旧一字一顿说的认真:“青禾愿意呆在祠堂静心祈福,直到云柏好了为止。”

  “母亲,禾儿她真的知错了,您就看在她年纪小的份儿上……”齐正慵见齐青禾唇色惨白,却还是倔强的跪的笔直,忍不住又开口劝道。

  齐老夫人双眸中似乎略过一丝了然:“我道你是真心悔过,原不过是想博得公爷欢心,好替你求情罢了!”

  面上讽刺一味更浓,齐老夫人继续道:“以退为进,你倒是聪明的很那。”

  齐青禾却只是沉默着,抿着唇角不发一言。

  “够了!”齐正慵见齐老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朝爱女身上泼脏水,终是忍不住了。

  怒道:“母亲,禾儿怎么说都还是一个孩子,怎会有这般恶毒的心思!”

  “不会?”齐老夫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扬声道:“当时怡园那么多人看着,都说是她推了云柏下水。难道这么多人,眼睛都瞎了不成!”

  “这……”

  事实如此,饶是齐正慵想为齐青禾辩解,都找不着托词。

  蹙了蹙眉,齐正慵干脆道:“孩子之间顽皮,一时失手也是有的。”

  不给齐老夫人再开口的时间,齐正慵一锤定音:“禾儿就在屋子里思过,哪里也不许去!”

  齐老夫人看着齐正慵如此偏袒的模样,气的简直说不出话来,最后直接拂袖离去。

  见齐老夫人走了,齐正慵这才叹了口气道:“禾儿,我知你不过是气你母亲偏心云柏多过你,可你却也不该……”

  望着齐青禾面色惨白的模样,齐正慵也不忍再多斥责,只道:“在屋子里好好休息,你祖母那边我会帮你游说的。”

  顺从的起身,齐青禾点头应下。

  眸中却是划过一抹深思的痕迹——这次被罚,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将云柏推进了湖里。

  可眼下北明正是寒冬腊月时节,湖面上接了一层厚冰。

  自己不过是小孩意气才动了手,哪想过真的会将云柏推入湖中?!

  定是有人趁机动了手,想要借刀杀人。

  只是,齐青禾却是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重活一世,齐青禾早已懂得了什么叫小心谨慎,自然不会像个孩子一样沉不住气。

  到底年纪小,又被关了一夜的祠堂。

  晚上的时候,齐青禾突然就发起了高热。

  齐正慵闻讯赶来时,齐青禾已是烧的开始说胡话了。

  “你们是怎么照顾小姐的?怎得会突然发起高热!”

  东雀阁的丫鬟婆子跪了一地,为首的两个大丫鬟幼清幼白更是被齐正慵脸上骇人的怒气给吓得脸色发白。

  恰在这时,一道温软的声音插了进来:“老爷,估摸着太医们一时半会儿也赶不过来,不若让妾来瞧瞧?”

  齐正慵闻声看去,眸中却是多出几分不愉之色,斥道:“浑说,小姐生病哪有让姨娘来治的道理?”

  姨娘滕氏闻言却也不恼,脸上的笑意更是浓郁了三分。

  伸手摸了摸齐青禾滚烫的额头,拧了干巾搭在其上:“老爷,高热说大可大,说小可小……”

  看着齐青禾果然舒缓了许多的眉头,滕氏方才继续道:“妾在娘家的时候,因着妾姨娘身体不好,跟着大夫学过一阵……”

  然齐正慵听着,却是不肯接话。

  滕氏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帮齐青禾换头上的汗巾,眼神却是飘向了一旁的丫鬟翠竹。

  翠竹接到眼神,立马接茬劝道:“老爷,姨娘可神了!前几日奴婢的妹妹病了,还是姨娘帮着看的。不过一天,奴婢妹妹就好了……”

  “多嘴!”只等翠竹将话说完,滕氏这才微微蹙眉,呵斥道。

  说话间,齐青禾一张俏脸又开始显得有些潮红。

  齐正慵又看了翠竹两眼,终是开口道:“那好吧……禾儿就先交给你……”

  

苏三钱

欢迎留言~欢迎来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