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美人顾

第四章:立威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2249 2019-12-06 09:00:00

  姨娘到果真是个有福的,进府不到半年便有了身孕。

  虽诞下的是个女儿,但好容易才有的孩子,自然深得老夫人喜爱。

  苏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偷偷又去拜了观音,终于又检出了身孕。

  只是,明明已万般小心,可这一胎依旧艰难。

  刚满八个月份,苏氏便不慎早产。

  好在的是苏氏这一胎是龙凤胎,总算有了一子一女傍身。但男胎因为太小,却被预言根本活不下来。

  苏氏闻听噩耗昏过去一次,醒来却亦然决定要为孩子食素忍欲祈福。

  苏氏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那可能活不下的小男孩,也就是齐青禾的弟弟齐云柏。

  而齐青禾从小就被要求凡是以弟弟为主,小孩子哪里分得了是非?齐青禾打心底里讨厌这个弟弟,是以才会起了坏心推他下水……

  眼眸微转,齐青禾收了思绪。却见得幼清说的依旧兴起。

  不由得轻笑着打断了去:“好了。瞧你真真是把滕姨娘夸得跟个天仙儿似的……”

  哪知幼清听见了却是惊喜的点了点头,道:“小姐您果真学识渊博,姨娘可不就跟天仙儿似的……”

  齐青禾闻声不由若有所思的瞥了幼清一眼。

  却听其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像是为齐青禾报不平似的:“不像夫人,心里眼里只有小少爷……小少爷坠湖,不管不顾的就将您丢了祠堂,只顾着去寺庙里给小少爷祈福……”

  眼神一寒,齐青禾拍了桌子道:“浑说什么?!”

  幼清被齐青禾身上的气势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的跪在地上道:“小姐,奴婢,奴婢错了……”

  凤眸中闪过一丝矛盾的痕迹——对于幼清,齐青禾当然是恨的。

  前世自己最疼爱的丫鬟便是她了,可她却投奔二主,导致自己儿子身死!

  依着齐青禾所想,当然是恨不得立刻就借机发作了她去。

  但转念一想,幼清现在摆明了是为滕氏卖命。从一开始便是自己愚蠢,到最后任人摆弄也算是咎由自取。

  况且今时不同往日,既然这颗暗棋已然是由暗转明,与其发作了使人令投他棋不若暂且先留着,已观后变。

  这么想着,紧握成拳的玉手不由缓缓放松,示意幼白将跪在上地瑟瑟发抖的幼清扶起来,叹了口气道:“这次也就罢了。只是幼清,以后不许再说夫人不好,听到了吗?”

  幼清被齐青禾一双凤眸注视着,虽然害怕却还是嘴硬道:“可夫人就是对您不好啊,小姐您以前不也常说……”

  眸光微冷,自己虽不预备现在就动手打草惊蛇,可也不代表能由着幼清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底线!

  “啪——”

  扬手重重的给了幼清一个耳光,齐青禾环顾着东雀阁的众人道:“往日便罢了。打从今儿起,若是让我听到你们谁再敢如此尊卑不分妄论主子是非,一律严惩不怠!”

  众人闻声不由纷纷应是,唯有幼清抚着自己微红的半边脸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挥手让伺候的人都下去,齐青禾坐在床上闭目想着自己前世仗着父亲的宠爱,一味的与母亲、弟弟置气,却忽略了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便是之后嫁给了三皇子元景陵,也是恃宠而骄,根本无心于内宅。

  更何况那时元景陵碍于父亲的面子,也根本就不敢纳妾……

  是以虽然两世为人,齐青禾对于这些内宅龌龊依旧是心虚得很。

  重新睁开眼睛,齐青禾盘算着是不是该新添一个小丫鬟进府了。

  毕竟自己母亲一心扑在弟弟身上,根本无心管家,滕姨娘又仗着祖母撑腰,指不定在府中安排了多少自己的眼线。

  虽现在能确定幼清肯定是滕氏的人,但对于目前尚不明朗的幼白齐青禾却不得不多加谨慎。

  这般想着,先前吃的药效似乎又反复了上来。

  齐青禾整个人都开始迷糊了起来,不知不觉慢慢陷入了梦乡之中。

  旦日清晨,晨曦的第一缕晨阳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棂落于金丝棉被之上,其上的金线缓缓晕出一抹光来……

  齐青禾先是愣了许久,这才慢慢忆起原自己是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一切都未发生的伊始。

  “幼白……”齐青禾向外面招呼了一声,幼白应声而入,开始伺候齐青禾梳洗。

  “小姐,您今儿感觉精神怎么样?”幼白一边帮着齐青禾篦头,一边问道。

  微微抬眼看了镜中幼白的倒影,齐青禾却没有做声,只等着想看幼白会继续说什么。

  果然,就听得幼白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听老夫人屋里的秋菊姐姐说,夫人……”

  声音微顿,幼白小心翼翼的道:“快回来了……”

  手中挑选螺黛的动作一僵,齐青禾垂目挡下了眼中迅速凝结下的水汽,淡淡应道:“哦。”

  幼白偷眼去看齐青禾的反应,圆乎乎的小脸上却呈现出一副纠结的模样。

  压下心头的激动,齐青禾抬眸却正好望见幼白那纠结不已的模样,不由笑着问道:“幼白,你想说什么?”

  不住的拿眼去瞟齐青禾脸上意味不明的神情,幼白吞吞吐吐的道:“奴婢觉得,您应该去看看夫人……”

  齐青禾听了,眼中到底藏了一抹探究的神色——若说昨天幼白对滕姨娘的不算明朗的态度令得齐青禾疑心其是滕姨娘那边的人。

  可今日幼白这番言语却又着实令得齐青禾摸不着头脑。

  想了想,齐青禾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幼白,你觉得夫人和滕姨娘谁更好?”

  “奴婢一个下人,怎好议论主子……”幼白闻言眸中稍显几分慌乱的神色,张口答道。

  压下眼底的探究,齐青禾心知问不出什么东西,索性直接按下不提。

  沉吟一会儿,齐青禾突然道:“虽然父亲免了我去祠堂,但到底是让我在屋里静心思过……”

  顺手接过幼白递来的用来漱口的茶盏,半含了一口吐出。

  齐青禾继续道:“你去给我找本佛经来抄吧。”

  “是……”幼白应了一声,嘴角嗫嚅着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得齐青禾沉默良久终是道:“母亲与云柏回来了你也来支会我一声吧……”

  虽然齐青禾并没有言明自己会不会去,但这转变还是令得幼白眼中闪现出一丝喜意。

  目送幼白出去找佛经,齐青禾慢慢起身走到窗边。

  推开窗户,微凉的风送来了晨起的第一缕清醒。

  缓缓的呼出一口浊气,齐青禾看着因窗户被推开而惊飞离去的雀鸟,双手合十心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佑青禾重活一世,唯愿青禾能够守护心中所愿……”

  

苏三钱

欢迎留言~欢迎来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