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美人顾

第五章:母归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2239 2019-12-06 20:00:00

  睁开双眸,齐青禾却是忽然忆起一事——苏氏此次上山为云柏祈福,但效果却并不怎么好……

  回来后近乎都要开始着手为云柏准备丧事。

  但好在,滕氏不知从哪寻来了一位得道的仙人,求得一副灵药,虽是治好了云柏的病,可云柏却也从此失去了双腿,终日郁郁寡欢,甚至暴躁易怒。

  慢慢的父亲也是日益对其失望了……

  而滕氏却是因着救了云柏的命,更是稳固了自己在齐府的地位。甚至在一年后成功有了诞下二子,被父亲齐正慵抬为了侧夫人。

  加上齐老夫人的抬举,滕氏一举架空了苏氏的权力。使得苏氏晚景凄凉,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便早早的离开了人世……

  敛了眉眼,这几日齐青禾静心看着。

  总觉得发生的事情看似与滕姨娘都没什么关系,但结合前世的结果却无一不是滕氏得利。

  这种种的迹象令得齐青禾不得不多想——前世,自己母亲与弟弟的结局,滕氏到底插手了多少。

  幼白提着佛经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自家小姐守在窗户前。

  日光下,齐青禾的眸子宛若琥珀般,晶莹剔透的很。

  不自觉呆了呆,下意识的喃道:“小姐,您真是愈发的好看了……”

  齐青禾听见动静,缓缓转身。还未开口却是听见后面提着食盒的幼清也跟着插嘴道:“不知等来年您及笄时,咱们国公府的门会不会被踏破呢……”

  出乎幼清意料的,齐青禾并未如往常一般羞红了双颊呵自己失了规矩。

  反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调笑道:“小姐莫不是此时已有心仪人选了?”

  齐青禾这才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正欲说话,回门里却是进了个人:“三小姐,夫人有请……”

  齐青禾主仆随声望去,却见得原是苏玟苑身边常用的陈嬷嬷来了。

  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齐青禾亲自端了茶盏上前道:“嬷嬷怎得来了?可是母亲回来了?”

  谁知,陈嬷嬷却是略微侧身,束着手并不去接齐青禾递上来的茶盏。

  不知是不是在屋外站的久了,就连眉眼之间竟是也沾上了几分刺骨的冷意:“三小姐您的茶奴婢可是担待不起……”

  声音微顿,陈嬷嬷从齐青禾身上收回自己的视线道:“夫人还在等着呢,三小姐还请快些……”

  脸上的笑容稍显一丝尴尬,齐青禾身后的幼清却是突然跳了出来,指着陈嬷嬷骂道:“好个刁钻的婆子,你……”

  “住嘴。”齐青禾皱了皱眉,轻声道:“若是你再这般没规矩,便别怪我动重刑了!”

  随手将茶盏放回红木桌上,齐青禾抚了抚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道:“劳烦嬷嬷带路吧。”

  说完,像是又想起什么,回身交代道:“幼清幼白你们就留在东雀阁守着。”

  注意到齐青禾的态度,陈嬷嬷眼中这才稍有一丝讶然——像是在奇怪齐青禾为何没有被自己的态度激怒一般。

  淡淡的扫了一眼齐青禾,陈嬷嬷却突然插嘴道:“小姐出门,身边没个丫鬟跟着也着实不像话……”

  一双爬满皱纹的眼睛在幼清幼白身上扫了几圈,直至把两个丫头看得纷纷低下头去,这才缓缓道:“就让幼白跟着吧。”

  齐青禾颔首,领了幼白跟在陈嬷嬷身后,不觉竟稍稍有些紧张。

  掩在宽大云袖下的玉手微微颤抖,像是在期待,又像是在忧怕着什么。

  还未临近苏玟苑的嫦思院,远远的便是能感受到其中的凝重气氛。

  “夫人,三小姐到了……”陈嬷嬷说着,侧开了自己的身子露出了一个穿着素色梅花纹软袍,虔诚的扶跪于地的身影。

  有温热的水汽一瞬间凝聚于眼眶,齐青禾不由轻唤道:“母亲……”

  跪在一个精巧的佛像前的年轻妇人并未回头,依旧是虔诚的祷告着什么。

  陈嬷嬷却是道:“三小姐,还请您跪在这里,与夫人一起为小少爷祈福。”

  前世,齐青禾被带过来时同样被要求跪下给弟弟齐云柏祈福。可那时齐青禾尚在病中还未好全,本就心怀怨怼之情。

  加之早就对苏氏一向偏心的举动不满,故而自然是不情愿的。

  是以,前世齐青禾不仅没有跪下,甚至说出了诅咒弟弟赶紧死掉的诛心之言。

  气的苏氏当即就要请家法处置了齐青禾。还好有滕姨娘及时赶到,劝住了苏氏。

  陈嬷嬷见齐青禾只是静静地站那哪里不动,正欲再说什么。

  还未开口却只见那原本站着的挺立身影径直跪了下来。原本要说的话现下如鲠在喉,噎的陈嬷嬷着实有些难受……

  而那原本闭着眼祷告的苏氏此时却是眼睑微动,柔软的羽睫轻扇,道:“禾儿没什么想说的么?”

  似乎没有想到苏氏这时会开口,齐青禾沉默良久方才犹豫道:“母亲,青禾不该推弟弟下水,青禾知错了。”

  苏氏闻言只是重新闭上了眼睛。

  就在齐青禾以为自己不会再得到回答时,却听到苏氏仿若梦语难呢般道:“禾儿终于长大了……”

  一直站在旁边的陈嬷嬷见状不由狐疑的瞥了幼白一眼,在看到幼白那微不可查的摇头后,眼中疑虑却是更甚。

  室内又恢复了一片静谧……

  齐青禾偷眼去看一旁眉眼满是倦怠之色的苏氏,几番犹豫还是道:“母亲,您舟车劳顿辛苦,不若就让女儿在这儿替您守着,您去休息吧……”

  苏氏闻言,这才回眸第一次打量自己这个女儿——肃静的青绿襦裙下藏了一层月牙白裙边,去了往昔那刺目的艳红,更衬出齐青禾的动人之姿。

  透过苏氏的眼眸,齐青禾清晰的看到了其中的讶然。

  微微勾笑,齐青禾状似解释道:“母亲,青禾长大了。”

  苏氏正欲说话,却是被滕姨娘那特有的软糯嗓音打断:“哎呀,禾儿的病还未好全,怎能跪着……”

  还未说完,陈嬷嬷却是蹙着眉头打断道:“滕姨娘,老奴常听老夫人赞您识大体,懂规矩……”

  声音微顿,陈嬷嬷的声音更添了三分严肃道:“可如今老奴瞧着,怎么愈发的不成体统。”

苏三钱

欢迎留言~欢迎来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