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美人顾

第六章:高人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2111 2019-12-07 09:00:00

  滕姨娘脸上的笑意一僵,整个人都显得不知所措起来,一双水眸求助似的看向了齐青禾。

  齐青禾却是淡淡一笑,显然是并没有打算帮着滕姨娘解围。

  滕姨娘这下没了法子,只得咬着嘴唇,屈膝行礼道:“妾给夫人请安……”

  话还未说完,陈嬷嬷却又嗤笑一声打断道:“呵,不过是离家几日,老奴竟不知原我相府的规矩竟宽松至斯……”

  滕姨娘原正准备站直的身子一僵,面上亦是划过了一丝难堪——虽说北明对于妻妾之间的尊卑已是略有放宽,但对于这些家世显赫的世家来说,尊卑规矩依旧严明。

  特别是现下掌家的齐老夫人又是一个分外恪守古礼的人,可若是真要让滕姨娘给苏氏跪下,滕姨娘又怎么心甘?

  左右为难之际,苏氏却是开口道:“嬷嬷。”

  陈嬷嬷闻声顿时恭敬地低下头,不再言语。

  滕姨娘脸上划过一丝显而易见的松意,直起身子道:“夫人,妾听闻此次为小少爷祈福,效果……”

  瞥见苏氏眼中的凌厉之气,滕姨娘聪明的止住了话头,转而道:“妾在家的时候,倒是遇过一位得到高人……”

  闻言,苏氏双眼立睁。

  双眸之中满是希冀的神色,开口道:“嬷嬷,还不快给姨娘搬张椅子来。怎得就让姨娘站着?真是愈发没了规矩……”

  嫦思院的下人们忙是收了那佛像,重新摆上桌椅。

  齐青禾想了想并未没有坐,只是静静地立于苏氏身后。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苏氏亲手给滕姨娘倒了杯茶,也不愈多绕弯子,径直问道:“不知姨娘所说这位高人……”

  滕姨娘慌忙接过茶水:“多谢夫人赐茶。”

  微抿一口茶水,滕姨娘也不废话:“高人有仙法傍身,妾姨娘的命便是多亏了高人医治。”

  苏氏闻言望了身边的陈嬷嬷一眼,眼中的惊喜不言而喻。

  “只是……”滕氏此时却是撇了一眼陈嬷嬷,一副为难的样子。

  陈嬷嬷脸上的笑容一僵,心知自己方才刁难滕氏惹了其心中不快。

  咬了咬牙,不等苏氏开口便预备主动上前领罚。谁知,陈嬷嬷刚踏出半步却是被齐青禾拦了下来。

  伸手拦下陈嬷嬷的身子,齐青禾莲步微移,道:“姨娘,怨不得府里上下人人都道您宽厚心软……”

  脸上笑意不变,齐青禾继续道:“您不但前日医了青禾,今日竟主动要救青禾弟弟……”

  亲热的凑到滕姨娘身边,齐青禾娇声道:“姨娘您可真是个好人呢!”

  滕姨娘脸上的笑容却是彻底失了。

  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齐青禾,原本一肚子的交换条件全被堵了回去。

  饶是滕姨娘心术再好,此时面上也不由得露了三分薄怒。

  一声“好人”,就将自己的行为归于了心善;一个主动,若是自己之后再说寻不来高人,那可不就是打自己的脸?

  更遑论若是这位高人日后没有医好齐云柏,那莫说苏氏这里,便是齐老夫人与齐正慵便率先不会放过自己……

  医好了便是心善之举,医不好便只能吃不了兜着走,哪有人能把如意算盘打的如此精妙的?!

  但便是心里依然对齐青禾燃起了滔天怒意,滕姨娘却只能强自吞下,挤出一抹笑意道:“禾儿真是谬赞了……”

  齐青禾假意看不见滕氏脸上的扭曲,顺着滕氏的话道:“姨娘,这位高人什么时候来啊?”这便是要逼着滕姨娘说出个具体日子,免得以后横生变革。

  瞥了眼一旁憋笑的陈嬷嬷。齐青禾状似好心的道:“前日二姐姐不是病了么,不若姨娘将那高人的联系方式给陈嬷嬷,让陈嬷嬷去办?”

  这下,滕氏的脸上更是彻底的挤不出一丝笑意——若是要让陈嬷嬷去办,莫说好处了,自己怕是要连半点名声都捞不着了……

  勉强的笑了一下,滕姨娘推脱:“不必劳烦陈嬷嬷了,妾忙得过来……”

  齐青禾却是望着滕姨娘眼下为了提醒自己莫忘了日前的医治操劳之恩而刻意留下的一团乌青,假意心疼的道:“哎呀姨娘,您瞧您总是把所有事都抗在自己肩上,这不是要让青禾心疼您吗……”

  顿了顿,齐青禾状似不经意的瞥了陈嬷嬷一眼。

  陈嬷嬷立时会意,接茬道:“难道是姨娘信不过老奴?老奴……”

  陈嬷嬷话还未说完,便是被滕姨娘焦急的打断:“不是,我……”

  话一出口,滕姨娘便意识到自己过于心急了,尴尬的抿了口茶才道:“妾并非不信嬷嬷。而是这位高人有个怪癖,若不是熟识的人上门,是绝计不肯出师的……”

  正巧这时,齐宁瑶身边的绿绣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一见着姨娘便道:“姨娘,不好了,小姐她好像吃坏了肚子……”

  齐青禾清晰地看到,滕氏闻声双眸之中立时便出现了焦急的神色,与昨日夜里的表现出的平淡大相径庭。

  “宁瑶病了?嬷嬷,去请陈院判来……”并没有斥责绿绣的无礼,苏氏善解人意的道。

  滕姨娘心知苏氏这都是看在自己所说的那位高人的面子上,故而目露感激的道:“多谢夫人费心了,妾定早日将那位高人请来。”

  目送滕姨娘远去,齐青禾却突然轻声问道:“幼白,宁瑶姐姐身边那个叫润珠的小丫头昨日拉我这儿个东西,你……”

  还未说完,苏氏却是蹙了蹙眉道:“润珠?那不是滕姨娘身边的点香丫吗?”

  “点香丫头?”齐青禾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却听得苏氏道:“是啊,说起来,润珠以前可是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呢……”

  怪不得昨日滕姨娘听到齐宁瑶病了却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原来根本就是她自己安排好的!怕是见自己没哟如想象般亲近,随意找了个人给自己演的一场戏……

  齐青禾正想着,却见苏氏又做出一脸唏嘘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也是个怪事,润珠从小将养在老夫人身边长大,最知老夫人脾气秉性,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的痕迹,齐青禾做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母亲,这么说润珠以前很得祖母喜欢了?”

  “是啊……”苏氏感叹道:“便是被发现与人……”

  说到这里,苏氏却是有些尴尬的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齐青禾转口道:“当时你祖母发了很大的火,要将润珠乱棍打死。连宋嬷嬷求情都没用,好在滕姨娘心软,从老夫人手上求回了润珠一条命……”

  

苏三钱

欢迎留言~欢迎来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