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美人顾

第十一章:夺子

江山美人顾 苏三钱 1156 2019-12-11 00:00:00

  脸上殷红的脂粉褪去,留下的却是宛如剥壳鸡蛋一般的肌肤,齐正慵看着,却是怒极反笑:“好,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

  大手一甩,齐宁瑶像是一个破布娃娃般被甩至一侧。

  背转过身子,齐正慵面向滕氏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小小年纪竟然就会嫁祸害人?!还是陷害自己的妹妹!这要传出去,让我齐家的脸面往哪儿放?”

  滕氏被这一连声的质问吓白了脸,正欲说话却是听见齐正慵又道:“原我是不想夫人太过烦忧,所以也没有强求府中子嗣必须养在夫人膝下,但现在……”

  声音微顿,齐正慵眼中的寒意仿佛要凝为实质一般:“你日后与宁瑶不要再见了。”

  滕氏闻言,像是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颓然的坐倒在地上。

  忽然,滕氏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眸中忽然又亮起一丝星火:“夫人,妾联系上那位高人了……”

  苏氏一愣,可随即便是反映了过来。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心中不由暗骂道:“好个滕氏,这是要让自己开口帮着求情啊……”

  齐青禾眉头也是微微一蹙,显然是对滕氏的垂死挣扎分外不满,刚想上前一步却是被苏氏拉住了。

  看着苏氏眼中的恳求神色,齐青禾不由得心一软,不动声色的又退回至了原处。

  苏氏看着隐忍不发的齐青禾,双眸之中似有欣慰的痕迹一闪而逝,继而面朝着齐正慵半跪了下来道:“老爷,妾身没有时间。”

  似乎是没有料到苏氏会拒绝,齐正慵身形一怔,就连身上那勃发的怒意也是一窒。

  缓缓回身,却瞧见苏氏低伏的身子好似弱柳。微敛的眉眼下那原本水润的明眸不知何时竟沉寂若枯井一般失了光泽。就连眼角那最初的丰润不知何时也已然攀上了细纹……

  方才犹然惊觉,原自己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发妻了!

  苏氏一胎丧子,失子之痛仿若一道无法逾越的巨大鸿沟隔绝在两人之间。

  自己无心面对,故而听从了老夫人的建议抬了滕氏进府。终日沉浸在温柔乡之中,明知苏氏此时是最需丈夫的安慰却还是至苏氏于无物,就连每月的探望也是敷衍至极,甚至演变到后来干脆避而不见。

  后来苏氏怀上二胎,自己明知这胎怀的艰难,却还是贪恋忽而有子的温情对苏氏不管不顾。

  以至于苏氏怀胎八月变早产诞子,虽勉强剩下一子一女却难以将养……

  随自己后来将这份愧疚之情尽数倾洒在了他们的女儿青禾身上,但到底还是对苏氏有一份亏欠。

  齐正慵想的入神,心下更是酸涩。

  再看向苏氏之时,双眸之中的怒意便已是被满满的温情所取代。就连声音都不自觉放软了许多:“那夫人意下……”

  苏氏顺从的在齐正慵的搀扶下缓缓起身,望着齐正慵眸子中的深情,心下微动却还是倔强的偏过头去掩过眼底的微红:“老爷,今日之事宁瑶虽存了害人之心,但到底年纪尚小……”

  声音微顿,苏氏继续道:“况且尚为初犯,妾身经历过失子之痛。一是不忍心看宁瑶与生母分开,二是云柏那里……”

  苏氏说着,却已是声带哽咽,近乎吐不出话来。齐正慵看着苏氏悲痛欲绝的模样,心下更是怜惜,不顾场合将苏氏揽入怀中柔声宽慰道:“就依夫人之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