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02,暗结珠胎

  而人力融合却是要借助外力,季洛清和秦枫就属于后者,她们能够融合,那是因为季洛璃拼了性命从灵山取来炎融髓,给两人服用以后,她们才能灵力融合。

  并且在他们征战其他国家之时,季洛璃为她们出谋划策,替他们解析敌人的功法以及弱点,所以她们才会一直连胜。

  可以说这这场征战之中,没有季洛璃就没有如今的秦枫国。

  可是现在她的好妹妹和亲爱的未婚夫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搞在一起。这让她有种自己就像傻子一样。

  “所以呢,你们是想要囚禁我一生吗?”

  季洛璃擦掉嘴角的鲜血。冷冷的看着两人。

  “漓儿,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况且清儿已经怀孕了。”

  此话一出,季洛璃脸色瞬间苍白。眼睛紧紧的盯着季洛清的肚子,若不仔细看,却是很难发现那红衣下微突的肚子。

  “怀孕了?哈哈哈。”

  季洛漓哈哈大笑。

  “她季洛清怀孕呢,我真傻,原来你们一直在利用我?”

  躺在地上的季洛璃一身白衣,仰天大笑。她一直以为季洛清是为了使自己和秦枫的灵力融合技能够更好的发挥,这才整日不在国公府,去宫里找秦枫,没想到,原来是他们在暗结珠胎。

  “季洛清你就不怕被爹爹和娘亲知道吗?”

  季洛璃笑够了,冰冷的眼神看着前面一对相拥的男女。她们国公府是名门望族,虽不至于不让女孩子抛头露面,但是成亲前就和男人苟合是绝不允许的。

  就她而言,整日里也多被父母要求待在家里,可是季洛清竟然未婚先孕,看样子起码有三四个月了。

  “嘻嘻,姐姐你真傻,你看看我的肚子,都这么大了,爹娘能不知道吗?她们瞒着你,只不过是想让你不要分心,继而帮助枫哥哥征战而已。”

  季洛清靠在秦枫怀里用一只手捂着嘴,整个人都笑的花枝乱颤。

  胸前更是呼之欲出,看的一旁的秦枫眼睛都直了。

  这才是他想要的女人,有实力,又娇媚可人,不像季洛漓死板的紧,他想要摸摸她的小手,都要被拒绝。

  季洛璃在听完季洛清的话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原来不止季洛清和秦枫瞒着自己,就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帮着瞒着自己,或许他们不止瞒着自己。也有可能暗地里在促成此事。

  季洛璃低着头低声轻笑。

  “呵呵呵”

  她现在才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她们估计每天都在背后笑话她蠢吧。父母,兄弟姐妹,未婚夫或者全秦枫国都在笑话她吧。

  这一刻的季洛璃整个人的气息都在改变,以前的她纯真无邪,以为只要自己做的好了,就能得到父母的认可。可是现在她整个人,就如同地域爬出来的恶魔。散发着令人害怕的气息。

  “季洛清,秦枫,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季洛漓说着便从地上爬起来,在两人不注意的时候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匕首的刀尖上泛着红色的光芒,显然上面被涂了东西。

  她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两只手看似捂着腹部,实际上是为了不让两人看见她手里的匕首。

  缓步靠近两人,而季洛清两人并没有因此紧张,要知道在他们眼里,季洛璃弱的就像一只鸡,他们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那种。

  季洛璃在走到两人跟前,双眼冷漠的看着两人,趁两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脸上的时候,拿着匕首的手迅速抽出,然后对着二人之中的秦枫刺了过去。

  “枫哥哥小心,啊!”

  季洛璃抽出的匕首正好被季洛清看到了,可是提醒秦枫显然来不及了,因此季洛清侧身一挡,季洛璃刺出去的匕首堪堪划过季洛清的手臂。一道鲜血顺着白嫩的胳膊滴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滴答声。

  秦枫见状一掌将季洛璃打飞出去,季洛璃落地之后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秦枫这一掌可是用尽的全力,季洛璃只是一个凡人之体,怎么可能承受的住秦枫灵师中阶的全力一击。

  季洛璃都能感觉到自己骨头断裂,插进内脏之中。

  而秦枫在一掌将季洛璃打飞之后,就抱着季洛清紧张的问到。

  “清儿,伤到哪里了?”

  “枫哥哥,我没事,只不过被姐姐刺破了胳膊。”

  季洛清窝在秦枫怀里,脸色苍白的。

  在两人说话之间。却没有看到伤口之处,一丝红晕顺着伤口消失在季洛清体内。

  秦枫亲自上下检查了一遍季洛清的身体,发现确实没什么其他的问题。这才将季洛清扶稳,自己则徒步走向季洛璃。

  这两人之间的一举一动,被躺在地上季洛璃看的清清楚楚,她现在心如死灰,而且目的也达到了,所以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季洛璃你现在于本殿下已经没用了,留你一命,只不过是看在你这张脸上,如今本殿下改变主意了,本殿下要你生不如死。

  既然你食古不化,视贞洁如命,那么本殿下就毁了你的冰清玉洁,你觉得倚红楼如何。”

  秦枫走近季洛璃,一只手捏起她光洁的下巴,两人视线相对。

  季洛璃被秦枫冰冷的话冻的瑟瑟发抖,她知道秦枫真的会将自己送到花楼里去的。

  “不,你不能,我是国公府的嫡大小姐,若被人看见了,你这殿下也不用做了。”

  季洛璃这下真的敢到了恐惧,她不怕死,也不怕折磨,可是她怕被人毁了清白。

  “大小姐?是啊,这张脸估计全秦风国的人民都知道呢!”

  秦枫停了下来,一副自己怎么没有想到的表情。

  而看到秦枫的这副表情。季洛璃松了一口气。可是却见秦枫表情一变,继续说道。

  “那划画你这张脸就没人知道了。”

  秦枫迅速从季洛璃头上拔下一支短簪,顺着短簪拔下来的地方直接划到季洛璃的下巴出。

  鲜血瞬间流满季洛漓的整张小脸。季洛璃很痛。但是这个痛比起心里的恨实在是微不足道。

  “啊”

  季洛漓本能的抬起手捂住脸上的伤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