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09,宫爵冥

  被结界反弹的雪狼,打了几个滚,才稳住身形,而他本来雪白的毛发却变的灰突突的。

  “殿下,那头狼从这里过去了。”

  就在雪狼站起来的时候,从他来的方向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季洛璃化成灰都不会忘记。

  正是她的好父亲,秦风国的国公爷季候成,呵呵,或许现在应该叫国丈爷才对。

  那么季候成嘴里的殿下就是秦风国的陛下秦枫喽。

  季洛璃冷笑一声,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她才重生的第三天就碰上了仇人。

  “枫哥哥,快点。千万不要让那头双翼雪狼跑了,他可是很适合我的。”

  另一道声音紧跟在季候成话后响起,这个声音,季洛璃也不陌生,可不就是她那好妹妹的生音吗?

  那个给她吃了魂葬。死了还让人侮辱她的好妹妹么。

  季洛璃忍着冲出去的冲动,她兔脚的梅花垫里,伸出长长的指甲,使劲的扣进地面里,而她毫无感觉。

  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雪狼的身后。

  “唰唰唰”

  树木被人扫开,发出的唰唰声,随后出现十来人。前面三人正好是季洛璃熟悉的三人,左边的季候成,中间的季洛清,右边的秦枫。

  看来这次她们是为季洛清来找灵宠的。就季洛清的实力,她是没有办法捕获这头双翼雪狼的。

  可是加上秦枫与季候成,那就简单多了。

  “泰猿出来。”

  季候成冷喝一声,随后他身后的空间开始扭曲,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众人的背后,竟然是三丈左右的泰猿,这是季候成的灵宠,三阶后期土系灵兽。

  “青鸾”

  秦枫看见季候成叫出了自己的灵宠,他也不能就这样看着。

  随着秦枫淡淡的声音,背后的空间也是一阵扭曲,隐隐有蓝光闪动。

  “啾”的一声从秦枫背后飞了出来,是一只鸾鸟,体型却不大。也就半丈高左右,可是也别小瞧了他,他可是有鸟中之王凤凰的血脉,随意改变身体的大小是他们特有的技能。

  在这只鸾鸟冲出来的时候,季洛璃还是忍不住冲了出来。可是谁也不会去看一只没有灵力的兔子。

  季洛璃看着空中飞翔的青鸾。心里一阵苦涩。

  这只青鸾是她十七岁时,来灵山替秦枫和季洛清寻找炎溶髓的时候,救下来的。

  那时的青鸾被人追捕,是她将缩小的青鸾装进衣服里,才躲过了那些捕猎者。

  因为她没有灵力,所以她也不可能去抓灵兽。因此根本入不了那些人的眼。

  随后几天,她一直照顾青鸾,直到他完全康复,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青鸾却一直跟着她,要同她契约。

  可是自己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契约不了他,没有灵力就没法形成灵宠空间。灵宠就没有办法修炼。所以季洛璃拒绝了,可是青鸾的个性就是一旦认定主人,便不会再改变。

  季洛璃发愁,随后一想到她的未婚夫秦枫并没有契约灵宠,她们二人以后也是要成婚的,要是秦枫契约了,那么和她契约没两样。

  但是她还是征求了青鸾的同意之后,才将青鸾交给秦枫。那个时候的青鸾就已经四阶中期了。

  “枫哥哥,青鸾都四阶后期了,一定可以帮助我抓住那头雪狼。”

  季洛清在看见空中的青鸾之时,眼睛里闪过怨恨和羡慕。怨恨的是这只灵宠是季洛璃送的,羡慕的是这只四阶灵宠不是她的。

  以当时秦枫,根本捕获不了四阶灵宠,就连季候成都不行,也可以说,这只青鸾是秦枫国为数不多的高等阶灵宠了,要是没有季洛璃的话,青鸾也不可能和秦枫契约。

  “那是一定的,这头雪狼,就当本殿下送给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的礼物。”

  秦枫微微一笑,还伸手摸了摸季洛清硕大的肚子,把握十足。

  季洛璃这才有空看季洛清,她记得她死的时候,季洛清的肚子也才三四个月左右,如今竟然有八九个月大了,难道自己并没有在当时死亡后就重生。而是在过去了四五个月之后才重生的。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不想让她们如意。都九个月了,还挺着个肚子抓灵兽,也不怕生在半路上了。

  季洛璃心里暗暗诅咒着,可是要她这小身板阻挡她们是行不通的。

  就在季洛璃想办法不让三人得逞的时候。秦枫和季候成已经出手了,两人加两头灵兽左右包抄,雪狼左右夹击,后面又有结界,前面更是季洛清和十来个强者。

  所以雪狼现在是无路可逃了了。

  “碰”

  火花四溅。

  “谁?”

  季候成怒喝,原来是他们出手的时候,有人挡了他们的攻击,救了那头雪狼。

  “我当秦风国陛下劳师动众的,追捕什么高阶灵兽呢,原来就是一头狼啊!”

  一声讥笑破空而来,众人头顶狂风大起。季洛璃抬头,这才看见头顶是何物。

  一只黑鹰,体型硕大,和季候成的泰猿不相上下,而且这只黑鹰竟然也是四阶后期灵宠。

  黑鹰落地,伸出一只翅膀展开斜放于地面。成斜坡状,然后从上面走下来三个男子。

  领头一个男人一身玄衣,年纪大概在二十七八左右,一头银发披肩。

  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

  而这个男人身后同样长相俊美的男子,一人红衣,脸上挂着笑,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另一人一身白衣,温文尔雅,却不言苟笑。和红衣男子形成明显的对比。

  刚刚那声讥笑就是从红衣男子嘴里发出来的。

  看样子,后面那两个男子是前面银发男子的侍从,因为后面两人虽然气势不弱,但是却从来没有越过银发男子一步。

  因此季洛璃断定,这两人肯定是第一人的侍从。

  “天机国宫尊主!”

  秦枫和季候成异口同声。他们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天机国的强者宫爵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