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0,你算那根葱

  此人年纪轻轻,便已经挤进玄天大陆强者之列。更有人传言,宫爵冥便是天机国的国主,所以没有人敢进犯天机国。

  “呦,不想这秦枫国陛下还认识我们尊主大人。难得难得。”

  红衣男子说着,还骚包的拿出一把折扇,来回煽动。

  然后还用扇子敲了一下黑鹰的脑袋。

  “小黑,没你的事了,回去吧!”

  黑鹰不满的蹭了蹭红衣男子,可是红衣男子却不领情,对着黑鹰摇摇头。

  黑鹰委屈的“啾”一声消失在红衣男子的身后。看来这只黑鹰是红衣男子的灵宠。

  对面几人脸色一变,一个随从都契约的是四阶后期灵宠,那么宫爵冥呢?

  对于宫爵冥,季洛璃也听说过不少,一头银发是宫爵冥的标志,有人说他为人心狠手辣,也有人说他是恶魔,长相凶恶。他是在五年前突然就从玄天大陆出名的。无人知他师从何处。

  “宫尊主,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捕你们所需的灵兽,而我们捕获我们的灵兽,不知你们阻挡我们是何意思?”

  秦枫在宫爵冥面前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优越感,因为在强者面前,摆架子那就是蠢。而秦枫并不蠢。

  “就是她”

  宫爵冥莫名其妙的指着秦枫旁边的季洛清。双眼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什么?”

  秦枫一愣,不明白宫爵冥是什么意思。

  “我们尊主的意思是,你就是为了娶这个丑女人,弃了季大小姐。”

  红衣男子一副你真蠢的样子。季洛清愤怒的看着红衣男子,他竟然说她长的丑,她那里丑了,她可是被人称为秦枫国的天才美女。这红衣男子一定是眼睛有问题。

  “阁下说什么,我不明白,我也没有弃了漓儿,漓儿旧症复发,去世了,我碍于和国公府的婚约这才娶了清儿。”

  秦枫一副痴情男的表情,看的季洛璃在旁边一阵作呕,她以前怎么眼瞎看上秦枫了,自以为他以后一定是个好夫君。如今以死做代价,才看清这些人的真面目。

  “呵呵,据我所知,季大小姐在五个月之前还出现在战场上,而这丑女人肚子都这么大了,你真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

  红衣男人左一个丑女人,右一个丑女人,而叫季洛璃却是季大小姐。季洛清怎会不嫉妒的发疯。

  “你个臭男人,叫谁丑女人呢!”

  季洛清忍不住了,直接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秦枫,对着红衣男人就是骂。

  “怎么人长得丑,还不让人说了。”

  红衣男嗤笑,压根就没将季洛清放在眼里。就是秦枫个季候成,他都不放眼里。

  “你,我要和你拼了。”

  自小就是被人捧着长大的季洛清何时受过这种侮辱,当即就想上手。

  “清儿,莫要无礼。”

  秦枫在后面拉住季洛清的胳膊,阻止她出手。

  季洛清回头,看到秦枫眼里的警告,不满的双手抱着肚子跺跺脚,然后愤愤不平的转身,走到队伍后面。

  “这些事就不劳宫尊主操心了,这些乃我秦枫家事。”

  秦枫不明白,这宫爵冥是什么意思,他们是八竿子都打不着,这会竟然莫名其妙的拦住他们,还说一堆关于季洛璃的事。

  难道,他们和季洛璃有交情。

  “你会后悔的。”

  宫爵冥对着秦枫莫名其妙的就来了这么一句话。

  “那就不劳宫尊主操心了!”

  秦枫对着宫爵冥双手抱拳施礼,意思很明显,若是为了这事,那么麻烦他们离开,若是还有其他事,请尽快讲出来。

  宫爵冥因为秦枫这句话,不禁皱起了眉头,明显的不高兴。

  “愚蠢!”

  宫爵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不再看对面一对人,而是转头去看身后的双翼雪狼,然后轻启薄唇。

  “这只狼,本尊要了。”

  此话一出秦枫等人脸色都绿了,这只狼他们可是追了好久,今天好不容易将它打伤,就只差让季洛清契约了。

  竟然这么被宫爵冥三人抢了,到嘴的鸭子都飞了,他们能不脸绿吗?

  一旁窝在草丛里季洛漓,对着宫爵冥竖起她的兔爪子,强,这样才对嘛!这么好的灵宠干嘛便宜了季洛清那个白莲花。

  宫爵冥好似有感觉的季洛漓的存在,转头朝季洛漓的草丛里看了一眼。吓得季洛漓赶紧缩回了小脑袋。

  这宫爵冥也太强了吧,这都被他感应到了,往往强者的灵力越强,他们的感知力也越强,周围的风吹草动都在他们的意识笼罩之下。

  这次季洛漓不敢再瞎嘚瑟了,乖乖的窝在她的草丛里面,看好戏,只要不让秦枫他们好过,那么她就高兴。

  同样不可思议的还有宫爵冥身后的两个俊美男人。一身黑衣之人还好点,在一刹那的惊愕之后,又恢复一张面瘫脸。

  而红衣男人就夸张多了。

  “尊主,您虽然没有契约到合适的灵宠,但是也不能拿这只狼充数啊,这狼品相差,等阶差,最主要和您的气质不配,您要不在考虑下。”

  红衣男人滑稽的跳到宫爵冥面前,一手拎着那头雪狼,将一只三阶雪狼贬的一文不值。

  “惊月闭嘴。”

  一直莫不作声的黑衣面瘫脸,终于说了出现后的第一句话。

  “死冰块,干嘛要我闭嘴。你没看尊主都要契约这只丑不拉几的狼崽子了,你还摆着一副冰块脸,还不赶紧劝劝尊主。”

  惊月转身又回到宫爵冥的身后,这次直接对着黑衣男子祁风说到。

  祁风很不想理会这么蠢的兄弟。他们尊主是谁啊,区区一个三阶灵宠,他们尊主怎么可能看的上,要契约也契约六七阶,即将可以幻化成人的灵宠才行。

  “你干嘛不说话!”

  惊月不悦的推了推祁风。而祁风只回了惊月一个字。

  “蠢。”

  惊月一听到蠢这个字,当即就要挽袖子准备和祁风干一架。这个动作生生破坏了他给季洛漓的骚包第一印象。

  而对面本来心灰意冷的众人,在听到宫爵冥还没有契约灵宠的时候,不由的眼睛一亮。

  既然宫爵冥实力强横,那么一定看不上契约一个三阶灵兽,那是不是表示他们还有机会。因此秦枫脑子一热,便出口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