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1,被强行契约

  “宫尊主,您修为深厚,想必是看不上这头双翼雪狼的。既然你与漓儿有交情,清儿是漓儿的亲妹妹,不如宫尊主看在漓儿的面子上,将这头雪狼送给清儿可好。”

  秦枫话一出口,惊的季洛漓一个倒栽葱,栽倒在草丛里,她扒拉下嘴里的干草,揉揉自己的耳朵,她没有听错吧!

  什么时候秦枫的脸皮这么厚了,简直是铜墙铁壁啊!

  而当事人季洛清还走上前来,一副确实如此的样子。

  “是啊,宫尊主,我姐姐生前可是最疼我的。”

  意思就是,你既然是我姐姐的朋友,就该将它送给我。

  正要干架的惊月和祁风也也不干架了,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枫。

  祁风眼里是轻蔑。惊月这出现的一会儿,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毒舌,这话被他听到了,估计保准狠狠地骂一顿这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

  果不其然,惊月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祁风,指着秦枫等人。

  “你以为你是哪根葱,季大小姐的面子,我们给。至于这丑八怪,就她也配这头雪狼,给抓个野猪兽还差不多!”

  惊月不说还好,这一说,季洛清瞬间涨红了脸蛋,玄天大陆人人都知道野猪兽是灵兽里面,最丑最臭的,不仅有三只眼睛,浑身长满了灰色的鬃毛,还喜欢流口水,更甚者喜欢时不时舔主人一下。

  季洛清一想到那恶心的的唾液粘满自己的身体。她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你只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季洛清指着惊月大叫,她恨死了一个红衣男子,从一出现就不停的针对她。

  “本尊觉得惊月说的没错。”

  宫爵冥在这个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他这人一向寡言少语,这个时候竟然还同意惊月的说法。

  可见他心里也是极其不喜欢季洛清的。

  “听到没丑女人,本公子劝你不用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要不然,报应来了,那可是挡都挡不住的,现在你们赶紧从我家尊主面前离开,否则我家小黑可是好久没有运动过了。”

  惊月说完还风骚的用自己的扇子替自己扇扇风。

  秦枫见三人如此难沟通,硬抢吧,抢不过,不抢吧,不甘心。

  直到最后他们还是畏惧惊月的大黑鹰,因此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此地。

  临走之前季洛清还狠狠的瞪了惊月这才转身离开。

  待秦枫所有人都离开后,宫爵冥看了一眼惊月。

  惊月吊儿郎当的点点头,刷的打开自己手里一直攥着的竹扇。然后轻声叫到。

  “小黑”

  惊月身后的空间开始扭曲起来,一道黑色的身影跃然在众人眼前。

  “去吧”

  惊月只是两个字,黑鹰便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些灵宠和主人都是可以交流的,只是旁人听不懂罢了。

  季洛漓就这么看着黑鹰飞走了,她并不知道惊月让黑鹰去干嘛可是瞧那嘚瑟神情,季洛漓也知道绝对没去干好事。

  她对于宫爵冥没有处理掉那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这事,有些失望,不过毕竟人家无冤无仇的。

  也不想因为一只灵兽而结仇。所以季洛漓虽然感到失望,但是也在她的意料之内。

  她现在唯一等的就是三人离开后在出去。

  可是她左等右等,宫爵冥三人纹丝不动,直到那薄唇轻起。

  “出来吧!”

  季洛漓左右瞧瞧,这里难道还有其他人不成,竟然在宫爵冥的眼皮子底下藏了这么久,她到要看看是谁?

  随即更将自己藏的深点,以防一会强者出来误伤她。

  “还不出来!”

  宫爵冥又是一声。

  季洛漓都开始佩服起了这躲着的人,被人发现了。还继续躲着,一会宫爵冥该发火了。

  “你真以为躲在那小小一团草丛之中,我就那你没办法了吗?”

  季洛漓激动,这人竟然跟她一样,躲在草丛里,而看样子宫爵冥是要动手了。

  不对,季洛漓脑子里灵光一闪,这附近好像就只有她躲的这一堆草丛,难道宫爵冥一直是在给她说话。

  可是他没事找她一只兔子干嘛?

  季洛漓本想着就当自己是一只普通兔子的了,听不懂他的话自然不出去了。

  可是在看见宫爵冥手里的蓝光闪动,隐隐有向她这里而来的欲望,这宫爵冥竟然是灵尊,估计整个玄天大陆都没有这么变态的天才了。

  季洛漓在面对强者时,求生欲还是很强的,她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她藏身的草丛,就这么坐在地上和宫爵冥大眼瞪小眼。

  宫爵冥在看见季洛漓额头的那一抹红以后,眼神逐渐温柔起来。

  他亲自都到季洛漓身旁,一把将季洛漓抱起来。

  手却不老实的在季洛漓的小身板上左捏捏右揉揉。

  被被揉虐的季洛漓满脸通红,她现在虽然是只兔子,可是也是一只母兔子。这宫爵冥怎么可以乱摸她呢。

  季洛漓被摸急眼了,张开三瓣嘴对着宫爵冥就是一口,人家说兔子急了也咬人,这可不将她惹急眼了吗?

  “松开”

  宫爵冥淡淡的声音,却充满了威胁之意,季洛漓敢肯定,要是自己再不松口,估计会被宫爵冥一顿胖揍。

  识时务者为俊杰,说的就是季洛漓这种爱惜生命的孩子。

  季洛漓松嘴,可是宫爵冥却没有将手拿出来,季洛漓一忍再忍,最后还是没出息的将自己脑袋后退,宫爵冥的手便从季洛漓的嘴巴里离开了。

  “啧啧啧,这兔儿,胆儿挺肥啊,连我们尊主的手都敢玩。让本公子想想。今天晚上是吃红烧兔肉,还是烤兔肉呢!”

  惊月唯恐天下不乱的绕着一人一兔。出口的话,让季洛漓恨不得将野猪兽的便便,给他塞进嘴里。

  这人嘴巴怎么这么臭。

  “本尊养的那几只畲鼠味道也不错,你要不要试试红烧或者烤?”

  宫爵冥看都不看惊月一眼,可是却让惊月无端端的打了一个机灵。一直没有说话的祁风只想说一句,活该。

  “那个,属下这不是说笑么,畲鼠属下还是不吃了。”

  惊月讪讪到,这畲鼠顾名思义是鼠类,它时不时会分泌一种畲毒,这种畲毒常人不能接触,否则将会被散尽灵力,短期无法凝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