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3,离开灵兽山

  看来这场打斗,以祁风为胜。

  “哼,平时看着你默不作声的,没想到,在打架的时候竟然这么的狡猾。”

  惊月愤愤不满,作势想要上去再来个三百回合。

  可是却被宫爵冥给拦下了。

  “行了,我们该回去了。”

  宫爵冥冷着一张脸,反正从刚才到现在,季洛漓也没有见到宫爵冥有任何表情变化的。

  所以对宫爵冥的冷脸,季洛漓也不以为然。

  而惊月和祁风更是没感觉,反正他们家尊主整天就是这一副样子,比祁风那个冰块脸还要冰块,都能赶得上面瘫了。

  “哼!这次算你赢,改天我们再比一比。”

  惊月收回手里的淡黄色光芒。要不是自家尊重发话了,看着惊月的架势,保不准今天能和祁风在这里打上个三天三夜呢!

  而祁风面对惊月的挑衅,并没放在眼里,因为隔三差惊月就要抽疯一次,所以祁风已经习以为常了。

  祁风看都不看惊月一眼,收起手里的淡黄色光芒之后便跟在了宫爵冥身后。

  惊月撇撇嘴,冰块脸就是冰块儿,脸都不吭一声。

  可是人家都不理她了,他也不能傻傻的站在这里,所以挥挥扇子同样和祁风并排走着。

  “尊主,咱们这次来灵兽山不是有事儿要做吗?这才刚来怎么就要走呢?”

  惊月收起自己吊儿郎当的模样,正色说道。

  他们身在天机国,合着灵兽山脉接壤。而就在今天早晨,他家宗主突然要说来这灵兽山脉。

  惊月还以为他家尊主终于开窍了,想着给自己捕一头灵兽了。

  可是这还没有走到灵兽山脉最内围呢。怎么就要离开了。

  众所周知高阶灵兽可都是在这灵兽山脉的最里边儿的。

  “已经办完了。”

  宫爵冥好心情的竟然回答了惊月的问话,要知道平时宫爵冥比祁风还要沉默。

  基本一天到头来说不上几句话,想要明白宫爵冥的意思,那么全靠猜的。

  今儿没想到竟然这么给惊月的面子。

  就连惊月自己也非常的诧异,怎么他家尊主终于觉得做哑巴不好了。

  既然尊主不做哑巴了,那么惊月就要趁热打铁,赶紧多问几个问题。

  “既然尊主已经来到了,这灵兽山脉,不如属下跟着尊主进那山脉最里边儿一趟,替尊主捕一头高阶灵兽回来。”

  惊月自己可不敢进去,就自己这身修为,进去也只是给那些高阶灵兽做口粮而已。

  所以想要捕获高阶的灵兽,那么还必须得他家尊主亲自跑一趟。

  “蠢”

  而回答惊月的则是祁风,他实在是没眼看自家的兄弟了,平时见着呀!也挺聪明的吗?怎么这会儿蠢笨如猪呢?

  “哎呦,祁风,你今天跟老子是干上了是吧?”

  惊月气的将扇子往后领上一插,卷起袖子就想要再干一架。

  “你本来就蠢。尊主的灵宠不就在他怀里吗?”

  祁风没有好脸色的登了惊月一眼。在天玄大陆上。一个灵修者也只能契约一头灵兽,就算你灵力在强,也只能契约一个。

  而就在刚刚他们家尊主,可是和他手心里的那一只小兔子,缔结了生死契约。

  所以尊主以后就只能有这一只灵宠。

  “哦,没错哦!”

  惊月抽抽嘴角瞪了季洛漓一眼。在他心里他可是非常看不上季洛漓这种没有灵力的灵宠。

  而且他更不明白,为何尊主要和一个兔子结生死契约,你说你要是喜欢的的话,缔结一个主仆契约,等这只兔子死了之后,还可以在契约其他的灵宠。

  可是也不知他家尊主是怎么想的?将自己的生命交给这么一个小小的肉团子。那天嗝屁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惊月越想越忧伤。想他家尊主堂堂一个灵王,竟然因为一只小兔子而死了,那不笑死人了。

  “唧唧,唧唧”

  季洛漓很想冲着惊月竖中指。可介于她这个小身板儿,做不到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所以季洛漓只能不满的唧唧叫。这个死骚包那是什么眼神呐?瞧不起谁呢?没听到宫爵冥说她是天生灵体吗?

  天生灵体是什么,那可是开了挂的存在,说不定要不了多长时间,她就比他是那一只大黑鹰等级还高呢!

  到时候她非得亮瞎他那一对狗眼不可。

  “乖”

  宫爵冥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小兔子暴躁不安。因此一手抱着兔子一手安抚的给她顺毛。嘴里还轻声呢喃!

  尽管这道声音很小,可是距离宫爵冥很近的季洛漓还是听到了。

  她被这声音给酥到了,抬头看着自己头顶的俊脸。

  哎,以前没有见过宫爵冥,便觉得秦枫长得最为俊美了,可是现在一比较,秦枫就是一个渣渣。

  那简直就没法比。就秦枫甚至连祁风跟惊月都比不上。

  也不知道自己当时被什么鬼迷了心窍,偏偏就喜欢上了秦枫那个渣男。

  “小东西,你的口水流出来了。”

  低沉的笑声,从喉咙深处传出来,带动男人的胸腔震动。

  让季洛漓瞬间回过神了。还顺带用毛茸茸的脚掌抹了一把嘴角,却发现并没有流什么口水。

  随即不满的瞪了宫爵冥一眼,这个男人看着是个禁欲型,没想到竟然是个闷骚型的。

  她不就是多看了他几眼吗?食色性也,知道不,无论什么生物都是喜欢美丽的东西。

  不过往往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所以季洛漓也就只是看看宫爵冥的美色,却不敢再去尝试。

  她怕自己再落个身死魂消的下场,就算不会这样,那也不行,他们一个是人,一个是兽,那可是有着种族之别的。

  想到这,季洛漓奄巴巴的趴在宫爵冥的怀里,哎,看来她要接受自己只是一只兽宠的事实了。

  不过和宫爵冥生死契约,对她也没有什么坏处。起码以宫爵冥灵力,护她周全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么她就在宫爵冥的庇护之下好好修炼,以她天生灵体的资质。

  她想,总有一天她会到七阶化形成人的,那一天不会远的,到时候秦枫,季洛清,季家你们要做好被我季洛漓复仇的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