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4,凤毛麟角的存在

  三人一兽悠闲自在地走出了灵兽山,可是到现在惊月还是不明白自家尊主,为什么看上了这个没有灵力的小兔宠?

  “尊主说了,这只兔子是天生灵体。”

  祁风看着惊月那纠结的模样。只能提醒这没脑子的兄弟。

  “啊!”

  被祁风这么突然来了一句,惊月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意思?

  而祁风也只冷冷的看了惊月一眼。眼里都是歧视,他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瞧惊月那副蠢模样。看着就来气。

  “哎,我说,祁风你这是什么眼神儿?”

  惊月怒了,想他惊月风流倜傥,英俊无比。怎么祁风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这让惊月心里不满意极了。

  而祁风却直接转过头去,不想再看见惊月那张脸。

  “哼,不就是一个天生灵体吗?”

  惊月是听见了祁风的话,可是他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而已?

  不过这话在他嘴里这么一回味,惊月立马瞪大了双眼。

  “天生灵体。”

  惊月大喊一声,下了宫爵冥怀里抱着的季洛漓一跳。

  差点儿没摔下地去。还好公爵明眼疾手快将她捞进怀里。

  要不然非得摔断他的小胳膊小腿儿不可。

  在宫爵冥将季洛漓抱好之后。季洛漓这才用小梅花垫子拍拍自己的胸口。

  吓死本兔宝宝了。

  这个惊月也真是的,一惊一乍的,就这人和宫爵冥还真不搭。

  宫爵冥这人就应该配个闷葫芦,就比如祁风,光做事不说话。

  “闭嘴!”

  宫爵冥冷冷的回头瞪了惊月一眼。

  惊月立马委屈的闭上了嘴,别以为他没有发现,尊主是因为他吓到了那只胖兔子,才这么呵斥他的。

  想他惊月跟着尊主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比不上一只刚契约的胖兔子。

  惊月心里苦啊!

  他刚才实在是无心的。就是被祁风口里的先天灵体给惊到了。

  要知道,整个玄天大陆上,唯一的先天灵体,便是季家的嫡大小姐季洛漓。

  可是这个先天灵体竟然不能修炼,实在是遗憾呢!

  先天灵体在灵修着里边儿都是寥寥无几,凤毛麟角的,何况比人还能修炼的灵兽呢,那简直就没听说过。

  所以惊月这才没有控住住自己的情绪。

  要直道,灵修者若是先天灵体的话,那么他以后得成就起码在灵尊的地步,甚至灵帝都有可能。

  而灵兽更恐怖了,一只先天灵体的灵兽,让他成长之后,足可以轻轻松松的毁掉一个帝国。

  这种力量想都不敢想。

  “尊主真是厉害啊,这么珍贵的灵宠都能被尊主找到。”

  惊月这会也不嫌弃宫爵冥契约了一只兔子了,也不敢再想着烤兔肉吃了。

  “只不过属下奇怪的是这兔子竟然有这么好的福气。竟然会是先天灵体。”

  惊月啧啧出声。他以为就算零售也有先天灵体,那么应该会在那些珍贵的灵宠中,就比如说,凤凰呀,龙呀,这一类的灵宠里。

  没想到竟然会是一只毫不起眼的兔子。估计整个天下人都不会想到一只兔子会是先天灵体。

  “她可不是一般的兔子。”

  宫爵冥微不可查地勾起嘴角。这一幕其他人并没有看到,因为速度太快了。

  “唧唧唧唧”

  没错,没错,她季洛漓可不是一只傻傻的兔子,她可是一只有知识的兔子。

  “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惊月手长的,想要从宫爵冥怀里抱过季洛漓,却被宫爵冥狠狠地瞪了一眼,随即惊月讪讪的收回了手。

  有什么稀罕的嘛,他不就是想拎起这只胖兔子看看,她和其他兔子有什么不一样的。

  可是瞧瞧尊主那宝贝样儿。恐怕是不会让他抱的。

  切,他惊月也不稀罕一只兔子,他家小黑就很好。体格大,还能载着他飞。

  这只胖兔子除过胖一点儿之外,其他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惊月心里酸酸的想着。

  一行人就这么悠闲的离开了灵兽山脉,而季洛清等人虽然也离开了灵兽山,可是他们却在山脚下的一个客栈里边儿住着。

  碍于秦枫的身份,所以他们包下了整个客栈给季洛清生产。

  可是因为季洛清在灵兽山上,被火狸攻击了,所以导致难产了,直到现在还没有生下孩子。

  而这里就这么一家客栈。平时都供给那些捕获灵宠的灵修者暂住用的。

  所以这里根本没有接生婆,还是?秦枫花了大价钱,请的老板娘替季洛清接生。

  季洛漓她们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刚才都说了灵兽山周围就只有这么一家客栈,他们要回天机国,也不是一天就能回去的。

  但是乘坐惊月的那只大黑鹰那就不同了。

  可是宫爵冥却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来到了这个客栈。

  “老板,开三间上房。”

  惊月走在最前边儿,后边儿跟着宫爵冥抱着季洛漓。宫爵冥身后则跟着祁风。

  宫爵冥是主子,自然不可能去做开房这件事儿。

  而祁风个闷葫芦,那么就更不可能了。

  那么像这种事儿就只有惊月来做了。

  “唧唧唧唧。”

  是四间房,四间房,三家客房,那么我住在哪里呀?

  季洛漓差点没跳起来,她现在虽然是个兔子,可是里边儿住着一个成年女性的灵魂。

  所以三间房的话,那么她就只能住过道里了。

  可是季洛漓的话,却没有人能听懂,甚至宫爵冥还替季洛漓顺毛,来安抚她。

  “抱歉,三位客官。本店已经被那位客观全都包下了,所以已经没有房间给三位客官了。”

  老板矮矮的个子,胖乎乎的脸,眯着眼睛,一脸的憾样。

  “哦,谁这么有钱呢?竟然包下了整座客栈。”

  惊月朝着老板指着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二楼客房哪里被不少人围住了,可是以惊月的实力,他还是能够看见人群里的秦枫以及季侯成的。

  “哟,我就说是谁这么财大气粗呢?原来是秦风国陛下啊!”

  惊月又抽出了他那把随手不离的扇子。

  “唰”的一下打了开来。

  而楼上的秦枫合计侯城也听到了惊月的声音。

  两人朝着宫爵冥的方向看过来。在看到低着头,替季洛漓顺毛的宫爵冥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