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5,原来是眼瞎

  脸色变了变,可是碍于实力,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原来是宫尊主啊!”

  秦枫朝着宫爵冥拱了拱手。

  他虽然是秦风国的陛下。可是在玄天大陆上,是以灵力为尊的,谁的灵力高,那么谁的拳头就硬?

  而宫爵冥的实力明显高出他们这里所有人太多。想要不得罪宫爵冥,那么他们就得降低自己的身份。

  可是宫爵冥压根就没有理会秦枫,而是一直在替季洛漓顺毛。

  季洛璃看着距离自己这么近的仇人,一双红宝石似的眼睛更红了,仿佛能滴出鲜血似的。

  她心里的恨,就像野草似的疯长,使得她整个身子都在不停地颤抖。

  抱着季洛漓的宫爵冥自然也发现了季洛漓的不对劲,这才深深地看了一眼季洛漓,随后缓慢的抬起头,撇了一眼自己面前不远处的秦枫。

  可是就这么淡淡的一瞥,却让秦枫倍感压力,这就是强者,随便一个淡淡的眼神,都能压制的低等级的灵修者喘不过气儿。

  秦枫虽然心里恐慌,可是在这恐慌之外又有一些隐隐的激动。

  一想到自己往后能够成为像宫爵冥这样的强者,整个大陆匍匐在自己脚下。

  秦枫就激动的不得了。

  虽然他现在的灵阶不高。只是灵师,可是他和季洛清的融合灵力,可都能比得上大灵师后期了。

  若是季洛清突破灵者后阶,达到灵师级别,那么他们两足以和初阶灵王比上一比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一定会娶季洛清的原因了。要不然天下比季洛清灵阶高,样貌好的女人不少呢,那会轮得到季洛清做他的王后。

  “既然宫尊主想要留宿,那么掌柜的选三间上好的客房,给宫尊主他们住。”

  秦枫顶着压力微笑着朝着店老板开口道。

  他如今实力不如宫爵冥,那么他就得和宫爵冥处好关系,莫要将两人的关系搞恶化了。

  所以三间房间而已,想来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是的,公子。小二,给三位客观收拾三间上房出来。”

  店老板倒是无所谓,反正他的整个店都被姓秦的这位公子给包下了,那么至于给谁住?就不由得他了。

  “呦,秦风国陛下如此慷慨,难道是想拍我家尊主的马屁。”

  惊月挑着眉头,他这人说话一向不经过大脑思考。也从来不会给对方颜面,所以这话一出口,让秦枫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他确实想要和宫爵冥处好关系。可是这说的也太明显了吧!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阁下说笑了。大家都是来灵兽山捕获灵宠的。理应相互照应着。”

  季侯成看不下去了。再怎么说秦枫也是秦蹬国的陛下,而且还是他的女婿。

  怎么能被一个下属这般挑衅?

  “哟,你到是哪根葱啊?什么时候这里轮到你说话了。”

  惊月鄙视的看了一眼季侯成。他以为他是谁呀?他和秦枫说话哪轮得到一个老头子插嘴呢?

  “你……”

  季侯成气急,可是他的理智还在,虽然不知道对面儿之人实力如何,可是光看他的那只大黑鹰就知道恐怕实力不在他之下。

  所以就算季侯成再怎么生气?也没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

  “我是秦风国的国公。”

  季侯成本来还想说,他是秦枫国陛下的岳丈呢?可是碍于秦枫的面子,所以季侯成最后一句话并没有说出来。

  “哦,你就是那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季候成,错把鱼目当明珠,我看你眼瞎的厉害啊!”

  惊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后更是对着季候成不屑一顾。就这种人还能当上国公,看来这秦风国也就那样。

  要不是他家尊主,对统一大陆没有兴趣。要不然哪里还会有什么秦风国,哪还有这些人的高高在上。

  “在下不明白阁下是什么意思?”

  纪侯成立马冷下脸,被人骂眼瞎,还是一个比自己年轻不少的人,他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这个人也实属太张狂了。不就是仗着有宫爵冥在背后撑腰吗?

  “所以我才说你眼瞎呀!放着季洛漓不要,偏偏宠爱那个丑八怪。”

  惊月嘴里的那个丑八怪,自然就是季洛清了。

  而对于季洛漓,惊月他们可知道不少情报呢,以为这个女人一再刷新他们对女人的认知。

  所以就多关注了些。

  也知道季洛漓为了秦风国付出了多少!最后却落得一个连尸身都没有的结局。

  这多少让惊月他们唏嘘不已。

  “我想阁下应该是误会的。漓儿是我的亲女儿,和清儿一样。因为她没有灵力,所以甚至比清儿得到的关注更多。

  对于她的死亡,我这个做父亲的也很伤心,可是你不能说我不疼漓儿。”

  季侯成振振有词,对于季洛漓的死亡,虽然季洛清是说因为旧疾复发而亡的。

  可是季侯成也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什么,不过就算是真的,那他也不能做出什么事儿了。

  毕竟季洛清也是自己的女儿,甚至比季洛漓更有用。

  所以季侯成便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切,现在装什么慈父?你们做的事以为能瞒得住其他人,但是我们阎冥宫可瞒不住。”

  惊月真是都没嘴说了。这些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他们宫里的情报,可是玄天大陆上最多的。

  所以季洛漓的死,他们还是知道不少的。

  只不过,阎冥宫里,对于当天季洛漓死亡的件事儿,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具体内容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季洛漓的死亡,绝对和秦枫和季洛清脱不了干系。

  “你……”

  “岳父,清儿还在生产呢。我们也不要再打扰宫尊主他们休息了。”

  秦枫见状,赶忙打断季候成和惊月的对话。他怕两人在说着,这惊月就将当天的事昭告天下了。

  “宫尊主请自便。我们就先离开了。”

  秦枫说完赶忙转身离开。

  而他们却忽略了宫爵冥怀里坐着的那只小兔子。

  “怎么,你不喜欢他们。”

  宫爵冥抚摸着季洛漓的毛发,说出的话都是冷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