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6,要亲自手刃仇人

  季洛漓就算有宫爵冥在给她顺毛,可是她还是想要炸毛,实在是恨不得上去抓烂秦枫的那张虚伪的脸。

  所以在听到宫爵冥问话的时候,季洛漓也没有在意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兔子。

  扬起小爪子,挠着宫爵冥的手掌心,表示自己真的真的非常不喜欢秦枫。

  可就算天生灵体,比平常的灵宠能聪明一些。那也不可能这么明显的暗示吧!

  季洛漓没有发现自己的这样的举动很容易引来别人的怀疑。

  而抱着季洛璃的宫爵名冥却没有在意,仿佛季洛漓就该如此的才对。

  “那要不,本尊出手,替你解决了他。”

  宫爵冥将季洛漓举高,反转过季洛漓小小的身子,与自己平视。

  一双通红的眼睛对上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

  那一刻季洛漓就像被吸进了浩瀚星海似的。这宫爵冥的眼睛也太好看了吧!

  季洛漓有一瞬间的怔住了,可是随即立马回过神来。

  她前一世虽然没有灵力,可是自己的定力却非常的好。

  要是将一般女人放在宫爵冥的面前,保准会因为宫爵冥而迷失自己。

  可是季洛漓却没有。

  “唧唧唧唧。”

  季洛漓对上宫爵冥的眼睛摇了摇头,这是她季洛漓和秦枫以及季洛清之间的恩怨。

  要手刃仇人,也得必须她自己动手。

  “不愿意。”

  宫爵冥皱了皱眉头,这还是他第一次好心替别人做事儿。却没想到这个蠢兔子竟然还敢拒绝他。

  因为宫爵冥和季洛漓之间的对话很小声,所以周围人根本就听不到,就连惊月和祁风两人也只以为,自家尊主在逗那个小兔子而已。

  根本就没想到自家村主竟然和一只兔子在对话,甚至还在征求这只兔子的同意。

  要知道他们家尊主向来是任性的,想要杀谁从来不会商量。看不顺眼了,直接上手。

  只不过这种几率平时很少,因为他们家尊主向来清心寡欲。对旁人的话,那简直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所以一般出手的情况大多数都是祁风他们自己。

  所以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宫爵冥因为季洛漓的一个神情。就想要杀了秦枫。

  “唧唧唧唧。”

  当然不要你动手了。

  季洛漓翻个白眼儿。她自己的仇自己报。季洛漓相信,只要她待在宫爵冥的身边,总有一天会如愿以偿的。

  因为,季洛漓觉得,整个玄天大陆上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宫爵冥的身边了。

  这人强大到令她都看不透,那么如今他们两个签了生死契约。宫爵冥定然会护她周全的。

  “嗯!”

  这下宫爵冥的眉头皱的更死了,可是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不过就算宫爵冥没有表情,可是季洛漓还是隐隐的感觉到宫爵冥生气了。

  这种感觉季洛漓也说不上来,所以她将种感觉归在灵兽的直觉上。

  往往有一些灵兽的直觉很敏感。他们有时候能感觉到危险,所以会提前的,避开这些危险。

  所以季洛漓才会这么想,可是她也不想惹宫爵冥生气,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唧唧唧唧。”

  季洛漓举起自己的小爪子,在自己脖子抹了一下,做了一个“杀”的姿势。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自己动手杀了他?”

  宫爵冥看到季洛漓的动作以及表情,皱紧的眉头,不由得松开来。并且还轻轻的挑起了眉头。

  “唧唧。”

  季洛漓点了点自己毛茸茸的脑袋。表示自己就是这个意思。

  “那好吧,本尊今天就如了你的意,你可别让本尊失望啊!”

  宫爵冥收回目光,将季洛漓又放回了自己胸口出。转身朝着楼上的客房而去。

  可是要去客房,那么必须就要经过季洛清生产的房间。

  在三人一兽,刚走上楼梯,便听见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

  “啊!枫哥哥。”

  季洛漓听着这声音,不由的光明正大的裂开了嘴。

  心里到是高兴的不得了。哼,活该。

  虽然季洛漓想要骂季洛清活该,可是她却不希望季洛清因为生产而在这里出了事儿。

  她就算要死,也得死在自己的手里才行。

  “清儿,本殿下就在门外呢,你好好安心生产。”

  秦枫烦躁的在门口走来走去。她其实是希望季洛清能够产下孩子的,毕竟这个孩子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所以在听到季洛清的痛喊声之后,立马趴在门口回应。

  让季洛清可以放轻松。

  “啊!好痛。”

  季洛清这会可没有什么心思来保持自己的形象,所以在尖叫的时候,那声音都能刺破人的耳膜。

  听的季洛漓不由得用自己的前爪,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耳朵。

  以前她怎么没觉得季洛漓的这声音这么难听的呢?现在就跟杀猪一样。

  她是灵宠,嗅觉听觉本来就灵敏。

  这会儿产房里一阵一阵的血腥味儿,以及季洛清一阵高过一阵的刺耳声波,无一不在摧残着季洛漓的耳朵和鼻子。

  就算他们走进了自己的客房也一样无法隔绝那声音。

  “唧唧唧唧。”

  吵死了,吵死了,生个孩子能不能安静一些?

  季洛漓捂住自己的耳朵,在宫爵冥怀里打滚。

  宫爵冥瞧着自己怀里那毛茸茸的一团,滚来滚去,不由的心化了。

  可是他可没有忽略掉季洛漓的意思,所以抬起头冷冷的看了惊月一眼。

  “闭嘴”

  宫爵冥一向惜字如金。如今可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弄的惊月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他家主尊主是什么意思。

  “嗯?”

  宫爵冥见自己都开口了,可是惊月却还坐在这里,不由的挑眉,冷哼。

  “啊!属下明白了,这就去!”

  惊月抖抖自己的肩膀。要不是他自小就跟着尊重。否则这会儿肯定能被尊主的眼神射杀。

  他就说了两个字,闭嘴,谁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呢?是想让他闭嘴呢?还是想让怀里的小兔子闭嘴呢,亦或者是那个不爱说话的祁风。

  说话又不说明白,都靠自己猜的。

  可是惊月心里虽然各种不满,可是奈何自己是下属,而宫爵冥则是主子。

  更主要的是他打不过宫爵冥,所以只能乖乖的站起身来,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