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7,再叫就割了她的舌头

  而惊月出去交谈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使得宫爵冥他们在房间里,也能听得到惊月和秦枫交谈的声音。

  “麻烦秦风国陛下。让里边儿的那个丑八怪小声一些。吵到我家尊主休息了。”

  惊月出去之后可丝毫没有给对方面子,直接丑八怪来,丑八怪去的。

  “不好意思打扰贵尊主了,可是您看,这女人生孩子都是鬼门关走一趟的,疼痛大喊是难免的,所以能不能让宫尊主体谅体谅。”

  秦枫陪着笑,他实在是想要上去抽惊月两耳刮子,可是奈何自己不是人家对手。所以只能轻声的陪着笑。

  “那可不行。我们家尊主在休息的时候,很讨厌别人的打扰。就算是生孩子也不行。”

  惊月背靠着门框。一只手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拿着合起来的扇子一下一下的轻敲着自己的下巴。

  再配上一身红衣样子闷骚极了。

  “可是,这生孩子不是寻常事儿,怎么可能不叫呢?”

  秦枫犯了难,生孩子又不是鸡下蛋,叫一声就下下来了。

  季洛清这是第一胎,这才刚刚开始疼痛还在后面呢。就算现在堵住季洛清的嘴可是也不能一直堵着呀。

  秦枫有些烦躁,又打不过宫爵冥,又不能堵着季洛清,这让他头疼不已。

  “看来秦风国陛下不知道该怎么做。要不然,我帮你们怎么样?”

  惊月挑眉,他可是有不下于十种办法让季洛清闭嘴的方法。

  就看秦枫是想要自己动手呢,还是让他来动手呢?

  若是让他来的话,那么到时候季洛清有个好歹。那么就别怪他了。

  “你不能这么做,这家客栈是我们陛下全包下来的。而你们也是我们陛下好心,才可以住进来的。你们莫要不识好歹。”

  秦枫没有开口,他身后的一个大灵师却看不下去了,这些人也实在太咄咄逼人了。

  他们陛下已经让他们住了进来,可是这些人却不心存感激,反而想要伤害他们王后。

  实在是太令人不舒服了。

  虽然阎冥宫厉害,可是他们秦风果也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任由一个下属这么侮辱他家陛下和王后呢?

  “哟,看来你们是不愿意自己动手了。”

  惊月停止了用扇子拍打自己下额的动作,反而微微斜侧的仰起头盯着那个说话的人。

  “那么便由我来动手。”

  惊月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妖艳。可确立秦枫以及季侯成越来越忌惮,两人也做好了防守的准备。

  现在就一个惊月而已,他们两个人对付一个惊月还是足够的。

  可是惊月的目标却不是他们,而是屋子里大叫的季洛清。

  虽然他不介意和秦枫还有季侯成打一架,可是他介意一会回去受尊主的惩罚,要知道尊主说吵闹,那么就是一时都等不了的。

  而且他还和这些人在这里废话了那么久,所以他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因此秦枫和季侯成只看见了红影一闪。便不见了惊月的身影,只能看见大敞着的房门。

  两人大惊失色,立马转身想要进去,可是,两人还没进去里边儿,季洛清的大叫声却已经停止了,从而又闪身出一道红影来。

  随后便见惊月已经现在他们身后了。

  “你对清儿做了什么?”

  季侯成愤怒地盯着惊月,而秦风则是闪身进了房间,去查看季洛清的情况。

  “就那个丑八怪。还想我对她做什么,她不对我做什么就好了。”

  惊月撇撇嘴,长得都没他好看,他要是能对季洛清下嘴,那么还真是眼瞎了。

  “哼,莫要油嘴滑舌。不要以为你灵力高,我们秦风国就怕你。”

  季侯成终究是忍不住了。他们敬着宫爵冥,那是因为宫爵冥是阎冥宫的尊主,灵力高深莫测。

  可是他们秦风国也不是好欺负的,要不然也不会收服周围一些小的国家。

  就算打起来,秦风国也有不少的强者。

  “切,我好怕怕哦!”

  惊月翻了一个白眼,还真当自己是一根葱了。他还不屑一顾呢。

  “你……”

  季侯成正想大发雷霆,却见秦风从屋里走了出来。

  “陛下,清儿怎么样了?”

  季侯成上前一步走到秦枫跟前,着急的问到。

  “岳父莫要担心。清儿没事。”

  秦枫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虽然季洛清没事,可是他进去的时候季洛清的样子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老东西你放心好了。你那丑八怪女儿只不过是被我堵住了嘴而已。是能继续生孩子的。”

  惊月轻蔑的看了季后成几人一眼,随即“唰”的一声打开自己的扇子,一边摇一边慢悠悠的朝着宫爵冥的房间而去。

  “不过若是再让我听到她发出杀猪般的声音,那么下次再呈现在你们面前的就是她的舌头。”

  惊月走到房门口却没有直接进去,反而扭头朝着季侯成微微一笑。

  这个笑容里边儿掺杂少许的血腥。让秦枫明白,若是季洛清在真的大喊大叫,吵到这这三个人的话,那么真的有可能隔了季洛清的舌头。

  在惊月说完之后,又悠哉悠哉的走回到房里。而季候成虽然非常的愤怒,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打也打不过。只能吃了这哑巴亏。

  “这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季侯成心里愤愤不平。只能嘴上得意。

  “嚣张怎么了?人家能够嚣张的起来?国公爷还是想着怎么别让青儿在出声的好。”

  秦枫烦躁的说到,一个个的没人家灵力高,只会呈口舌之能。害得他白白在这儿丢脸。

  “可是这女人生孩子怎么能有不叫的呢?”

  季候成变了脸色。这可是秦枫第一次敢这么和他说话。

  可是他却不能说什么?

  “那就派个人进去点了她的哑穴。”

  秦枫也头疼,本来这一次来灵灵兽山轻轻松松的就可以捕获一头三阶雪狼。

  可是谁知半路杀个出来个程咬金。硬是将那头三阶雪狼给放了。

  你说放了就放了嘛,他们再找一个不就好了,可是谁又能想到季洛清偏偏在这个时候又生产了。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总是遇到倒霉事,事事都不能如意。让秦枫整个人都变得烦躁不安,只想着赶紧回秦风国去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