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18,兔子不吃胡萝卜

  “那只能这么做了。”

  季侯城叹了一口气。只能委屈清儿一会儿了。总比被人割掉舌头的好吧。

  这么想着,季侯成便迅速进了季洛清的房间。然后又迅速的出来了。看来已经点了季洛清的哑穴了。

  而季洛漓终于听不到季洛清那杀猪般的叫声。顿时心情好了不少,也不在宫爵冥身上打滚儿了。

  因为这一天也挺累的。所以季洛漓打算趴在宫爵冥身上休息一会儿。

  谁知她这一安静下来反倒睡不着了。

  肚子里空空如也,她要是能睡着那就是神了。

  要知道她成为兔子也有好几天了,可是在这几天里除过吃那一颗灵果之外,季洛漓可是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这会儿又饿又渴还很累。

  但是碍于他这个小身板儿,估计在这里是找不到吃的。所以只能指望她大金主宫爵冥了。

  “唧唧唧唧。”

  季洛漓抬起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努力的想要看见宫爵冥的脸。

  可是这个九十度仰着头,实在是太难受了,所以季洛漓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尽量让自己可以四十五度的方向,看见宫爵冥的脸。

  可是她这一退,却忘记了,自己本来就趴在宫爵冥的腿上,这一往后退。直接就从宫爵冥的腿上摔了下去。

  “唧!”

  季洛漓闭上眼睛发出惨叫。

  她这小身板儿要是掉到了地上,肯定会断胳膊断腿儿的。

  可是,左等等右等等季洛漓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她闭着眼睛不由得一通瞎想。难道地面儿上铺了毯子。或者她根本就没有掉下去。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冷冽的声音从季洛漓头顶传来。这个声音季洛漓可是再熟悉不过的。

  除了宫爵冥,谁还能发出这种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呢?

  季洛漓想到这儿微微睁开眼皮,露出她那红宝石似的眼睛。

  一眨一眨的盯着自己头顶上的俊脸。

  “下次调皮小心一点儿。”

  宫爵冥将季洛漓又放回了自己的腿上,安抚着摸着季洛漓的皮毛。

  怕是这蠢兔子吓坏了吧?

  季洛漓好忧伤的又趴回到原处。她只是肚子饿了而已,想告诉宫爵冥,自己想要吃点东西怎么就那么难的呢?

  唉,算了,还是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吃吧。

  “咕噜噜,咕噜噜”

  季洛漓这才刚打算放弃寻找食物的想法,没想到肚子却不争气地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只是因为她体型小,所以这个声音几乎别人听不见。

  “唧唧唧唧”

  翻译过来则是宫爵冥我饿了。

  季洛漓可没有勇气在在宫爵冥腿上乱动了。只能企图宫爵冥能听到她的心声。

  不过看着宫爵冥继续给她顺毛的动作。她就知道,看来她还没有和宫爵冥心有灵犀的地步呢!

  不过季洛漓正这么想着呢,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拔高。直到和桌面平齐为止。

  “饿了?”

  宫爵冥双眼深沉的望着季洛漓,只不过这眼中隐隐约约有一些笑意。

  难道这个蠢兔子忘记了,他们现在已经签了生死契约,那么就证明他可以听懂这只蠢兔子说的话。

  “唧唧唧唧”

  季洛漓没想到自己的心声竟然被宫爵冥听到了,顿时开心的狂点头。

  “惊月。”

  对于季洛漓的回答,宫爵冥确没有去理会,反而扭头望着惊月。

  而惊月却拉拢着一张俊脸。怎么跑腿的都是他呀?祁风不是在哪里站着吗,怎么尊主不找祁风呢,就会使唤他这个小可怜虫。

  “属下明白这就去。”

  惊月他让他一口气,随即站了起来,准备替季洛漓去找吃的。

  可是现在还没有到吃晚饭的时候。所以厨房也没有什么食物,有的只是一些新鲜蔬菜而已。

  惊月左看看,右看看,除了新鲜蔬菜,以及一些肉类之外,真的没有一丁点儿的熟食。

  这可怎么办了,要是不给那只胖兔子带回去一点儿吃的尊主,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可是现在这里没有熟的食物啊!难道要他亲手做不成啊?就算让他做那也没问题,只是他要是做了,那只胖兔子可要敢吃才行啊。

  惊月对做饭倒是无所谓。只是他做的东西至今还没有人敢吃呢。

  要是他做的东西让那只胖兔子吃坏肚子了,或者怎么了?尊主恐怕也会饶不了他。

  所以惊月再一次觉得自己好难啊!

  想到这儿惊月灵光一闪。他这是来给兔子找食物的兔子,不就吃青菜萝卜吗?

  那他还在那烦恼什么呢?拿些新鲜蔬菜回去就成了。

  想到这儿,惊月顿时一拍自己的脑门儿。自己怎么那么蠢呢?将这事儿都给忘记了。

  随后,惊月蹲下身子,在一篮子菜里边儿仔细的挑挑选选。将颜色最好看,水分最足的蔬菜都挑了出来。

  准备带回去喂季洛漓。

  “来来来,小兔子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些什么好东西回来。”

  惊月一走进屋里,一股脑的将自己怀里的萝卜青菜全部都倒在桌子上。

  还拿出了一根胡萝卜放在季洛漓的嘴边。

  季洛漓呆愣愣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那根胡萝卜。

  这惊月脑子没毛病吧?给他整一堆生的蔬菜拿过来,是要闹哪样儿啊?

  她虽然是兔子,可是她不吃生的。更不吃生的蔬菜。

  她要吃肉,吃熟食。

  所以面对惊月递过来的胡萝卜,季洛漓果断的转过身子,用她那毛茸茸的短尾巴对着那根胡萝卜,表示自己不吃。

  “哎,尊主这只兔子怎么了?难道是生病了?怎么不吃东西呢?”

  惊月懵了,不都说兔子喜欢吃萝卜青菜吗?怎么他拿的这根大胡萝卜不好吗?又红又粗,可是他在那对新鲜蔬菜的挑挑拣拣,拿的最好的。

  还是说这只兔子生病了不想吃东西。

  你才生病呢,你们全家都生病了。季洛漓很想骂惊月一顿,奈何它出的声音都是唧唧唧的声音。

  “她不吃生的。”

  就在这时宫爵冥终于出生声了。他先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萝卜青菜。随后又瞧了一眼惊月。

  意思很明显,让他将这些蔬菜全都弄熟拿上来。

  惊月见状自状,只能又弯腰抱起这些生的蔬菜,就连季洛漓眼前的那个红萝卜,也被他拿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