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20,准备进阶

  虽然一阶灵兽遍地可见。可是对于季洛漓来说,能够修炼灵力实在是太开心了。

  这就证明,她不在事废物,她是可以修习灵力的,虽然身体是灵宠,可是她总有一天会修成人型的。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季洛漓打算等今天晚上他们都睡了之后,自己再起来突破至一阶。

  想到这,季洛漓便轻松不少,只等着吃饱之后,好好睡一觉,让后晚上在修炼。

  季洛漓正这么想着呢,就听见祁风推开门的声音。

  “尊主,请用。”

  季洛漓抬起头,朝着桌子上的吃的望了过去,可是碍于她在宫爵冥的腿上,所以看也只能看到宫爵冥面前那一点点,根本就看不到是什么吃的。

  “唧唧唧”

  抱我上去。

  季洛漓伸出自己的小爪子,勾了个宫爵冥那名贵的衣服。

  她可不敢用力,这件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若是被它的爪子刮出了丝线的话,宫爵冥再跟小气,要是让她补偿,那就算是剥了她的兔子皮估计都不够。

  所以季洛漓只能轻轻的。保证不挖出一丝线头。

  而宫爵冥低下头只是看了季洛漓一眼,随后便将她抱了起来,放在桌子上。

  季洛漓这才看见桌子上的吃食。

  有菜有肉,并且还都是熟的,看着挺不错的,这才是人吃的吗,哦不,兔子吃的吗?

  “唧唧唧。”

  宫爵冥快快那只大鸡腿给我。

  季洛漓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只红烧鸡的鸡腿。

  在国公府里的时候。季洛漓因为不受宠,所以有个吃的都不错了,那敢挑食,生怕挑食了,更惹得父母不喜欢。

  所以她吃过鸡腿,却并没有天天吃。

  这会看到了,自然首选的事鸡腿了。

  可是宫爵冥却没有给季洛漓夹一个大鸡腿,而是夹了一块儿煮烂了的胡萝卜。放在季洛漓面前的瓷碗里。

  季洛漓懵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胡萝卜,她要的是大鸡腿。

  而且她敢保证宫爵冥肯定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这不给她吃,难道是故意的,这人真坏心。

  “唧唧唧”

  大鸡腿,不是胡萝卜。

  季洛漓不打算和宫爵冥一般见识。毕竟这人是她以后的大金主,可不能得罪了。

  那么他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一次。

  可是季洛漓原本以为这次公爵宫定然会给她夹一个大鸡腿呢,谁知道这次竟然夹了一个煮烂的青菜。

  而这次季洛漓也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宫爵冥是故意的。

  “唧唧唧”

  你是故意的。

  季洛漓表示自己很生气。所以她那一双耳朵都被气的发抖。

  宫爵冥见状,并不理会季洛漓的生气。而是自己悠哉悠哉的吃起饭来。

  季洛漓气不过,眼看着宫爵冥夹了一个鸡腿放进自己的碗里。

  生怕下一个鸡腿也被宫爵冥给吃了。所以季洛漓一个猛扑,将那只鸡抱进了自己怀里。

  这只鸡都要比季洛漓还要大不少。所以她这么一抱,瞬间有些滑稽。

  只见一个油光发亮的鸡上面儿。趴着一只白色有毛发的东西。

  惊月和祁风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他们都可以想象的到一会儿自家尊主该要怎样大发雷霆了。

  要知道他们家尊主可是有些洁癖的。今儿竟然主动抱这只肥兔子,已经让他们大吃一惊了。

  如今这只兔子竟然还趴在尊主要吃的鸡上面,

  一会儿尊主生气,非得将这只兔子给扔的远远的不可。

  可是令惊月他们诧异的是,公宫爵冥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趴在鸡上的季洛漓之后,然后又淡定的开始自顾自的吃起饭来。

  完全将季洛漓当做一抹空气。

  惊月见状,不由得有些失望,失望之中又有些庆幸。

  他虽然不喜欢自家尊主契约了这么一只兔子,可是也不忍心,这只兔子就这么被尊主给打死了。

  所以才会有这种纠结的心情。

  而趴在那只鸡上的季洛漓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她虽然和宫爵冥签订了生死契约,可是她打心底也怕宫爵冥啊!

  如今见宫爵冥不理会她,季洛漓心里不由的暗暗窃喜。

  因此搓了搓自己的两只前脚掌,张开三瓣嘴。啊呜一口咬在了鸡身子上。

  只是这一咬下去季洛漓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宫爵冥不给她吃鸡腿了?

  因为她这牙口实在是咬不动啊!

  季洛漓欲哭无泪地盯着宫爵冥。

  她怎么忘记了她是一只兔子,而且还是一只兔宝宝。看着她那小身板儿,应该才几个月大的样子。

  所以满口乳牙的她应该是吃不了鸡肉的。所以现实狠狠地告诉了季洛漓她应该吃煮熟了的胡萝卜。

  “嗯!”

  宫爵冥轻挑起眉尾,语气微扬。

  这副模样让季洛漓很想扑上去抓花她的脸。

  明明知道自己吃不了,却不提醒自己明显是想让自己出丑。哼,真是坏透了。

  不过,季洛漓虽然心里狠狠地骂着宫爵冥,可是身体还乖乖的从鸡上爬了下来,走到自己的碗前,盯着碗里的胡萝卜和青菜。

  哎,看来她是只可怜的兔子,目前只能吃这些胡萝卜维持生命了。

  不过吃胡萝卜就吃胡萝卜,想她季洛漓以前在国公府里的时候什么没吃过。

  所以对于胡萝卜季洛漓是不抵触的。

  想到这儿,季洛漓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只鸡!然后乖乖的去啃他的胡萝卜了。

  一顿饭,吃的也快,因为祁风做了不少,所以最后祁风和惊月一起坐下来吃。

  吃完饭之后季洛漓顿时就有些困了,她蹦蹦跳跳的从桌子上蹦到宫爵冥的腿上。

  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就这么趴了下去。

  而宫爵冥也只是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和祁风他们议事。

  等季洛漓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月亮都升起来了。

  而她也准备开始修炼了,只不过在修炼之前,她要确定这个房间是安全的。

  要不然在进阶的时候被人打断了的话,那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可能突破了。

  所以季洛漓睁着一双如红宝石似的眼睛,在整个房间里滴溜溜的瞧了一遍。

  竟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所以说,这个房间就只有她一个兔子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