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21,两次突破

  “你在看什么?”

  一道淡淡的声音从季洛漓身后传了过来。

  吓的季洛漓猛的一跳,离这道声音老远的。

  随后这才扭头看了过来。

  只见宫爵冥双腿盘坐在床上,而季洛漓刚刚坐着的位置,正是宫爵冥的双腿。

  她怎么讲这件事给忘记了呢,整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唯独没有看自己的身后。

  所以差点就将这宫爵冥给忘记了。

  “唧唧唧”

  你怎么还没有睡?

  季洛漓知道,宫爵冥是能听懂自己的话的。她们之间有生死契约在,所以也只有宫爵冥可以知道她的想法。

  “你不是要突破一阶了吗?”

  宫爵冥面无表情,可是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却让他有了一丝丝的人气。

  “唧唧唧”

  你怎么知道。

  季洛漓不由的瞪大了自己那双兔子眼,难道这家伙在这里,就是想要看她突破不成。

  “你我我契约在,我能感受到。”

  宫爵冥淡淡的一句话,便替季洛漓解释了疑惑。

  灵修者和灵兽签约之后,两者彼此之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灵力情况。

  所以往往无论是灵修者或者灵宠,只要一方需要突破,而另一方定然会守护在则。

  灵兽不能让自己的主人死了,要不然自己也会死。

  而主人也不会让灵兽白白去死,这样灵兽若是死了,对主人也是有反噬的,而灵兽成功进阶之后,那么增强主人的实力。

  所以来说,宫爵冥这是感受到了季洛漓即将突破。所以这会守在这里了。

  “唧唧唧”

  原来如此。

  季洛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可是为什么宫爵冥能感受到季洛漓的灵力提升,而季洛漓却感受不到宫爵冥的灵力呢?

  “唧唧唧”

  那么我为什么感受不到你的灵力了?你现在究竟达到什么品阶了?

  季洛漓蹲坐在宫爵冥对面儿。只见那三瓣儿嘴上的胡子一耸一耸的。

  “以后你就知道了。”

  宫爵冥淡定的盯着面前手掌大的小兔子。瞧着那可爱模样,他真的很想上去替他顺顺毛。

  可是宫爵冥的自尊心作祟。让他不允许做出这种动作。

  “唧唧唧”

  切,神秘个什么劲儿啊?不说拉倒。

  季洛漓翻了宫爵冥一个白眼。就算宫爵冥不说,季洛漓也知道,他的灵力起码在绿阶以上,也就是灵王品阶了。

  而她感受不到宫爵冥的灵力,应该是他俩灵力相差巨大,所以她感受不到。

  又或者宫爵冥有什么秘法,可以将自己的灵力隐藏。因此她也感受不到。

  反正不管怎么说,既然季洛漓感受不到,那么她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反正宫爵冥可以保护她就是了。

  那她还瞎操那么多心干嘛?还是赶紧突破的好。

  “唧唧唧”

  我要突破了。

  季洛漓其实很想说我要突破了,你要保护好我。可是她觉得最后一句话等于没说。

  若是自己嗝屁了,那么宫爵冥定然也不会活着,所以有他在,自己也一定是平安的。

  “嗯”

  宫爵冥点点头,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小东西的后背。

  直到看见她卧趴了下去,双眼紧闭,进去修炼状态,宫爵冥这才吐出一口气。

  随即双眼遥望远处,深沉如墨。

  而季洛漓在闭上眼睛之后,她就可以内视自己的体内情况,因为身体在自行运转灵力,使得灵力经过筋脉,从而进去丹田。

  因为有了灵力运转起来了,所以两个丹田泛着微微的光亮。

  这就像水一样,流动的时候,是活水,不流动的时候,就是一汪死水。

  季洛漓就这么控制着灵力,一遍一遍的从丹田里流出,然后流进身体的所有经脉,再流入丹田,就这么一直循环着。

  身体里那抹绿色越来越亮,直至那个绿色的丹田全部猛的亮了一下,然后就彻底黯淡了下去。

  虽然暗淡了,可是中间还是有盈盈一点绿。

  这就证明季洛漓突破成功了。若是失败的话,整个丹田便会变得灰蒙蒙的。

  过上一些时日才会恢复如初。

  可是季洛漓相比较之前的光亮暗淡不少,但是她还是中间有一些亮光的。

  所以她这是成功了,等到那光亮越来越盛的时候,也就是季洛漓下一次突破的时候。

  不过最近应该不可能了。

  季洛漓再突破了木系之后。还来不及高兴。又赶忙收敛心神,引导体内的灵力进入那个灰色的丹田。

  或许是因为木系丹田的突破,导致季洛漓灵力大增。从而导致了土系丹田隐隐有了突破的征战。

  季洛漓本来打算等以后再突破土系的。可是现在这个时机非常恰巧也难在遇到。

  所以季洛漓不想要放弃,现在了她可管不上外面儿的宫爵冥了。

  一会儿她的灵力大增,宫爵冥肯定会感觉得到。

  到时候季洛漓只能想一个理由骗过宫爵冥了,反正不能说自己有两个丹田这件事。

  打定主意之后,季洛漓便将全部心神放在那个灰色丹田上。

  就这么一直运转灵力。直到那个灰色丹田也发的亮的时候,季洛漓这才收了手。

  灰色丹田如同之前的绿色丹田一样,猛地一阵大亮,随后又变得黯淡下去。

  只留下中间一点灰色的亮光。

  而在同一时间,宫爵冥也立马感觉到了季洛漓身上的不对劲。他将目光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只小小兽宠身上。

  以他的灵力。他能感受到季洛漓刚刚绝对不止突破可以一次,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了两次灵力冲击。

  第一次的时候,宫爵冥并没有在意。因为先天灵体那可是百年难遇。突破一个小小的一阶,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至于季洛漓第一次受灵力冲击之后没有睁开眼睛。宫爵冥也只以为她是调整突破后,四散于经脉之中的灵力。

  过上一会儿就会醒来了,可是谁能想到这第一波灵力冲击之后,紧接着就是第二波灵力冲击。

  也只有,灵修着或者灵兽在接受突破的时候,会受到灵力的冲击。

  所以说季洛漓是一次突破到了一阶中期不成。

  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些天灵体就太可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