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22,别惹煞星

  人家突破一次,都是难上加难的。可是眼前的这只小小灵宠竟然一次连续突破,这要是说出去了能不吓人吗。

  虽然宫爵冥心里有这样的怀疑,可是他这个时候并没有去打扰季洛漓。

  只有突破之后,梳理好自己身体里四散的灵力,这才叫真正的突破。

  至于自己的疑惑吧,宫爵冥还是打算等季洛漓醒来之后再询问。

  他不急于一时。

  而这个时间也并没要等多久,大概就是一刻钟的这样子,便见季洛漓睁开了她那红宝石似的眼睛。

  季洛漓这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面前的那张大脸,不由的吓了一跳。

  mmp,大晚上,黑布隆咚的。猛的一睁眼,看见自己面前有一个人头。

  就是神也得吓一跳,更何况季洛漓只是一个女子呢。

  “唧唧唧”

  喂,喂,喂,你为我这么近干什么,吓我一大跳。

  “你突破到了一阶中期?”

  宫爵冥答非所问。

  “唧唧唧”

  那倒没有,只是突破了而已。

  季洛漓躲闪着宫爵冥看着她的眼神。天呀,若是看着那双眼睛,她怕自己会不知不觉的就说出来了。

  可是也正因为她的躲闪,让宫爵冥更加怀疑。

  “唧唧唧”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不相信你可以看我额头的灵纹。

  季洛漓就在刚刚早也想到了对策。灵兽的灵纹是骗不了人的,若是宫爵冥真的不相信她的话,那么她就漏出灵纹给他看。而且她也真的只是一阶出期而已。

  季洛漓这么说着,手腕上就出现了一个淡绿色的灵纹。

  这种灵纹就像是纹身一样。有些灵宠很聪明,不想要别人看见自己的等级,就会将灵纹放在身体其他部分。

  但是灵纹出现在身体上之后。就不能再更改了。

  所以能够隐藏自己灵纹的这类受宠,都是天资很高的。

  也并不是说季洛漓就不聪明。将灵纹放在手腕这么明显的地方。

  因为她是双系,那么想要隐藏自己的另一系,就必须让自己的木系呈现在别人眼前,转移那些有些人的注意力,这才能够更好的隐藏,不是吗?

  宫爵冥看着季洛漓手腕上的淡绿色灵纹,眼底闪过浓重的疑惑。

  刚才,她确实经历了两次灵力冲击,怎么可能只是初期呢?

  自己灵力强大,觉对不会感知错误的,再说了他和季洛漓之间,还有契约在,那么就比旁人感受的更清楚。

  所以宫爵冥疑惑了。

  而在宫爵冥看着季洛漓手腕上的灵纹之时,却没有发现被季洛漓压在身子下的后大腿上,也闪过一道灰色的光芒。

  “有意思?”

  宫爵冥嘴角勾起,他这次是彻底被勾起了兴趣。

  想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可是眼前的她,却让宫爵冥摸不透了。

  季洛漓见宫爵冥还在看着自己,她可是一点都不像引起公爵宫的疑心。

  引起这种人的疑心,无疑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唧唧唧”

  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说不定是我运气好呢,第一次没有成功结果才有了第二次机会。

  季洛漓说完以后,就撇开眼睛,因为她从小就没有说过谎话,现在让她说起谎话来,倒是有些不自在。

  “是吗?既然如此,那么你快点休息吧!”

  宫爵冥又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相信季洛漓的这种解释呢。

  在玄天大陆上,就连三岁的小孩儿都知道,突破的时候只有一次,一旦没有成功,灵力就会枯竭,必须再等几天,恢复灵力之后才能进行第二次突破。

  可是季洛漓竟然给他,这种小孩子都不相信的解释,宫爵冥怎么可能会相信呢,除非他是个傻子。

  而事实证明了,宫爵冥不傻,反而很聪明。

  只不过既然她不想说,那么宫爵冥也不会逼她的。

  反正一人一兽之间已经签订了生死契约,那么他还怕以后不知道他的秘密?

  宫爵冥面上冷酷无情,可是心里却腹黑至极。

  所以季洛漓想要和宫爵冥耍心眼儿那还忒嫩了点。

  而季洛漓没想到宫爵冥这么好骗,被她这漏洞百出的谎言给蒙了过去。

  不过既然宫爵冥不提这件事,了,那么季洛漓自然不会傻傻的多嘴。

  所以她悄悄地看了宫爵冥一眼,见他双腿盘了起来,双眼紧闭。

  看这样子是休息了,可是这休息的姿势也太与众不同了吧?

  平常人家睡觉,都是躺着的,宫爵冥竟然是坐着的。

  不过宫爵冥毕竟不是普通人。所以有这一点点的特殊癖好,那也说得过去。

  反正不管宫爵冥是个怎么样的睡觉姿势?反正碍不着她季洛漓,所以她睡她的就成了。

  季洛漓想着,就走到床的角落出,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四肢打开的趴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第二天,季洛漓是被吵醒的。

  因为房子外面不停地传来吵杂的身音,像是有人走来走去的。

  所以一向睡眠不好的季洛漓被吵醒了。

  本来季洛漓是想要宫爵冥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呢,可是走到宫爵冥跟前的时候,发现宫爵冥还在休息。

  季洛漓因此就没有去打扰,而是轻巧的跳下床,走到房门的位置。

  可是走到房门口,季洛漓又犯了难。那插销那么高的,她够不到啊!

  所以想要听外边儿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翘起耳朵,贴在房门上。

  “快快快,轻点搬,陛下说了,莫要吵醒那三个煞星。”

  季洛漓这耳朵刚贴在房门上,就听到外边儿传来一道刻意压低的身音。

  看样子,这是在搬东西,而在这个客栈的只有宫爵冥三人和秦枫的一伙人。

  这家伙嘴里的陛下想来就是秦枫那个渣男了。

  至于煞星,季洛漓扭头看着依旧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的宫爵冥。

  看来这煞星指的是宫爵冥三人啊,这三人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也称不上煞星吧。

  恐怕是秦枫畏惧三人,这才准备大清早的天还没亮就匆匆忙忙的离去。

  真是一群胆小没用的东西。有本事将当初对付自己的手段,拿来对付宫爵冥。

  看宫爵冥不掀翻整个秦枫国了,季洛漓这会儿才觉得秦枫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无知鼠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