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23,死胎

  她当时真的是瞎了狗眼。才会看上秦枫,不过以后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了。

  她季洛漓重生在一只天才兔身上,那么剩下的就只是复仇。

  “枫哥哥呢?”

  就在季洛漓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一道女声。

  这个声音季洛漓可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不久是她的好妹妹季洛清的吗,怎么昨天晚上把孩子生了。

  “回王后,陛下已经安排,准备启程回国了,属下现在护送你下去。”

  在季洛清声音落下之后立马又传来一道男声,看来应该是季洛清跟前的护卫。

  “什么,现在就要回去,可是我的灵兽还没有捕到呢?”

  季洛清不可质疑的问到,只是这道声音里隐隐有一些虚弱,想来也是因为昨天生孩子的缘故。

  这个季洛清真是不要命了,昨天都难产了,今儿还想着去捕获灵兽。真的是自找死路。

  可是这会季洛清的身体,到是和季洛漓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季洛漓可不希望季洛清死在这灵兽山上。

  她必须得死在自己手里,要不然,她这一世活着岂不是很没有意思。

  “王后莫要着急,陛下说了,等您回去养好身子之后,我们再来给王后捕获灵兽。”

  护卫安慰着季洛清,不过护卫嘴上这么说。季洛漓却不会这么傻傻的相信。

  恐怕是秦枫看宫爵冥在这里,他们也没有办法捕获到高品阶的灵兽,所以这才打算放弃。

  毕竟那头双翼雪狼可是宫爵冥没有任何理由,给放走的,谁知,还会不会再来一次这种情况呢。

  所以还是先回去之后。等过段日子再来。既然打不过宫爵冥,那么就避着他。

  这可是很像秦枫的做事风格的。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季洛清声音有些失望,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子,而且季洛清可是非常爱惜生命的。

  所以自然而然会同意的秦枫的决定。

  随后就传来季洛清等人的下楼梯的声音,可是自季洛漓醒来这么久了,却没有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难道季洛清没有平安生下孩子。亦或者孩子没保住。

  不过这些都和她没有关系。

  “你在想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宫爵冥醒了,这句话就是出自他的嘴巴里。

  “唧唧唧”

  没什么,只是被外面吵醒的。

  季洛漓摇摇头,秦枫他们走了也好,省的自己看见他们心里不舒服,时时想着怎么扭断那对狗男女的脖子。

  “嗯,洗漱一下,我们准备也走了。”

  宫爵冥点点头,他这人不喜欢说话,但是对上季洛漓之后反而话变多了不少。

  “唧唧”

  好的。

  季洛漓欢快的点了点脑袋,就算现在她是一只兔子,那也是一只爱干净的兔子。

  所以早上起来洗漱什么的,也是要做的。

  等两人洗漱完毕之后,走下楼去却见惊月与祁风已经等在那里了。

  “尊主”

  两人见到宫爵冥之时,立马起身抱拳行礼。

  “!”

  宫爵冥点点头,率先坐到一旁干净的凳子上。而惊月和祁风也坐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秦枫他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所有人也准备上路了,至于季洛清自然是由季侯成搀扶着。

  毕竟这支队伍里边儿可没有一个女眷,就只有季洛清一人了。那么要不就是秦枫来搀扶季洛清,要么就是季候成来搀扶季洛清。

  在惊月看到虚弱的季洛清的时候,嘴角不由的挑起一抹坏笑,见此季洛漓就知道了,季洛清恐怕一会儿又要遭受惊月的毒舌了。

  “哎,你说这人坏事做多了还真是有报应。瞧瞧,生了个女儿竟然还没活着,真是可惜可惜。”

  惊月一边说着,还一边直呼可惜。弄得好像她比那个主人还觉得可惜似的。

  “你……”

  季洛清生下来的孩子没有撑过去,这件事对于季洛清来说本来就是一件伤心事。

  可是有心人都会悄悄地,一个字都不会提,可是惊月却不是那种人。

  他就是莫名其妙的不喜欢季洛清这个人,所以处处都针对她。

  “清儿。”

  季洛清这才刚准备回嘴呢,就秦枫轻飘飘的两个字打断了。

  “宫尊主告辞,以后有缘再聚。”

  秦枫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季洛清惹事儿。还是赶紧离这三个煞星远一点才好。

  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

  “秦风国陛下慢走不送。”

  惊月屌儿啷当的,拿着一杯酒对着秦风的方向,一举杯,然后一口饮下。

  “我们走。”

  秦枫深深地看了宫爵冥三人一眼,随后带着自己的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一时之间整个客栈安静了不少,就剩下季洛漓他们一行人了。

  不过惊月刚才有一句话让季洛漓挺吃惊的。

  季洛清的孩子竟然死了,是生下来就死了,还是生下来的时候活着,后来才死的。

  季洛漓烦躁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兔儿朵。算了,她现在怎么那么多事,死不死的跟她有个屁关系呀!

  没有了秦枫那伙人和惊月说话,顿时惊月安静不少。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面前的这俩人根本就不搭理他。所以惊月聪明的专挑几句重要的话说。

  比如他们离开阎冥宫之后,宫里发生的事,再比如宫里最近有哪些强者突破了之类的事情。

  在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季洛漓也竖起了自己的耳朵。这阎冥宫毕竟是以后自己要生活的地方,还是听的多些的好。

  可是季洛漓有心想要打听,问题是,没人回答她啊!

  惊月只管说,宫爵冥只管点头与皱眉,而祁风就是个摆设,一句不吭。

  所以季洛漓放弃了,直接趴在宫爵冥身上假寐。

  就在季洛漓刚要睡着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动了,这下猛的被惊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他们已经出了客栈。

  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几人走到一出空旷一点儿的地方。

  “小黑”

  惊月朝着半空之中打了一个响指。

  顿时惊月身后的空间出现了一丝扭曲,随后就见那个庞然大物,大黑鹰飞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