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24,主意不错

  怪不得他们要走到空旷一点的地方,这个黑鹰确实大,三人站在他的背上都绰绰有余。

  这要是不找一个空旷一点儿的地方,那么他出来估计得毁坏一片地方。

  “尊主”

  大黑鹰非常有灵性。一出来之后先对着惊月一阵腻歪。然后在惊月的眼神示意下,打拢下一只翅膀。形成一个小小的陡坡。可以让人轻易的走上去。

  就在宫爵冥正准备走上大黑鹰的时候,在他怀里的季洛漓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因为她竟然听到了微弱的哭声。

  像是小婴儿的哭声。

  可是这里在灵兽山脚下,怎么可能有小婴儿呢?

  “唧唧唧唧”

  宫爵冥,有孩子。

  季洛漓前一世的时候,本来就很善良,这一世,只因为有了仇恨。这才将心底那一丝丝善良隐藏了起来。

  不过对于一个小生命,季洛漓却不忍心让她留在这灵兽出没的地方。

  估计不到一个时辰就会成为灵兽的口中餐了。

  宫爵冥听了季洛漓的话,朝着不远处的树林望了一眼,他灵力深厚,自然知道哪里有动静。

  只不过他却不知道哪里的东西,是个孩子,宫爵冥还以为,只是一个小兽呢?

  不过季洛漓竟然开口了,宫爵冥也不会坐视不理。

  “哎,尊主,你这是要去哪里?”

  惊月看着本来已经走上黑鹰背上的宫爵冥,突然又走了下来,纳闷的问到。

  不过想当然,宫爵冥是不可能回答他的。

  所以,惊月只好一头雾水的跟在宫爵冥身后。

  三人一兽并没有走多远,也就是一两百米左右的距离。

  便看见了发出动静的小家伙。

  她被薄薄的一件衣服包着,就这么扔在了竹林下,而这个小家伙看样子刚出生不久,因为她身上还有斑斑血迹,眼睛都没有睁开。

  “咦,这不是那个丑八怪女人生下的孩子吗?”

  惊月走上前来,围着那个孩子转了一圈。

  他今天早上起来的早。所以看到了秦风国的一个护卫抱着这个孩子走了出去。

  听说没救活,怎么现在看着只是有些虚弱,但是确确实实是活的。

  季洛漓一听这个孩子是季洛清的,顿时就不想管了。

  “走吧!”

  宫爵冥听了惊月的话,留下两个字,然后抱着季洛漓扭头就要离开。

  “唧唧唧”

  宫爵冥你不想就她吗?

  季洛漓还是抵不过自己心底的那一块柔软,还自己的是秦枫和季洛清。和这个孩子没有关系。

  再说了这个孩子,也算是另类的受害者吧。被那一对儿狗男女就这么扔在这里。

  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亲生孩子。就算是死了,起码也给刨个坑埋了,省的到时候让灵兽吃了,落下个尸骨无存的地步。

  可是现在看看,就这么人在这里,可见这两个人就不配为人父母。

  “你想救。”

  宫爵冥挑眉,他知道这个孩子若是别人家的,她肯定会救的。可是这个孩子是那两个人的,她恨她们入骨,为何还要救这个孩子呢?

  “唧唧唧”

  不想救,可是也不想她被灵兽给吃了。

  要不然你让惊月给他身边放一些驱赶灵兽的药,至于以后她没有没运气活下来。那么全靠她的运气了。

  季洛漓一通唧唧唧唧的,反正祁风和惊月没听懂,但是宫爵冥却知道她的意思。

  “放些驱赶灵兽的,要在这个孩子周边儿。”

  宫爵冥紧皱的眉头。对着惊月一阵吩咐,随后也不管惊月说什么,转头就带着季洛漓离开了。

  宫爵冥率先走到大黑鹰的背上。没过多久,惊月他们就回来了。

  只见惊月脸上有些猥琐的笑意,而祁风不时的抽抽嘴角。

  看来刚刚惊月除过放药之外,肯定还做了其他的事。所以才导致祁风有这种表情。

  而季洛漓也非常好奇,惊月到底做了什么?

  所以在黑鹰飞起来之后,季洛漓不停的朝着惊月望。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直接,惊月有不是个迟钝的家伙。所以自然发现了。

  “小兔儿,是不是想知道我刚刚做了什么?”

  惊月半蹲下身子,与季洛漓四目相对。

  他和季洛漓经过这一天来的接触,也知季洛漓里不是什么普通的兔子。而且他们的对话,这只兔子定然能听明白的。

  所以才会这么问。

  而让他意料之中的则是季洛漓点点头,算是回应他了。

  “哈哈,这小东西差点儿被他那丑八怪父母害死了。我自然不能白救她啊!

  所以我在放完药之后,还给她喂了一颗药丸儿。让她有命等到人来救她。

  不仅如此。我还给她写了一封信,大致内容,就是她刚出生,就被秦枫国的国主两夫妻灭门,有幸的阎冥宫左护法救下。”

  惊月说完之后,还傲娇的抬起了头。好像在对季洛漓说,快来夸赞我,快来夸赞我。

  而季洛漓和祁风的表情是一样的,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不过这虽然多此一举了,但是却是个不错的主意。

  要是这个孩子长大之后是个有出息的,定然会回去替自家父母报仇。那么到时候秦枫那对狗男女可就有的受了。

  不过季洛漓不会让那对狗男女等的太久的,她会赶在小家伙长大之前,解决了他们。

  “做的不错。”

  闷不做声的宫爵冥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

  “尊主也觉得好,我就说嘛!这样做尊主肯定满意,祁风还不乐意呢。”

  惊月朝着祁风挑眉,看到没,就连尊主都说他的这个做法好。

  面对惊月的挑衅,祁风无语望天,什么时候尊主也这么小孩子气了。

  而季洛漓后知后觉的明白了宫爵冥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没有想到,宫爵冥这种人,竟然会觉得惊月的做法好,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可是那也轮不上宫爵冥说好的地步啊!

  所以说,这强者的脑回路都与平常人不同。

  有的时候你还真的猜不透,就比如,你说屎是臭的,而宫爵冥却说香的。

  哈哈,这个比喻季洛漓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却不敢当着宫爵冥的面说,要不然估计她不死,也得脱层毛了。

  三人一路就光听惊月怎么幻想,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会怎么样,季洛漓很想插两句,可是奈何自己说不出话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