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30,胖兔子不见了

  这么想的季洛漓,反倒心安理得地趴在篮子里无聊的打盹,没想到这盹儿着盹着就给盹儿睡着了。

  当女子将所有饭菜做好之后,并端了出去。

  这里的事儿她也就做完了,可以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她可要将自己救下的小兔子给带走。

  就在女子回厨房去拿季洛漓的功夫。

  宫爵冥他们也已经出来了。

  “咦,尊主怎么不见你那只好吃的兔子呢?”

  惊月手里摇着扇子,跟在宫爵冥身后进到前厅。

  他们刚才在谈事情,所以一直没有见到季洛漓,这会儿都该吃饭了,那只兔子却不见。

  实在怪哉怪哉。因为那只兔子可是一回来就嚷着饿呢!

  “休息呢?”

  宫爵冥神色不变,淡淡地出声说道。

  “休息?”

  惊月合起扇子,坐下。

  “不会就在左边儿那个厢房休息吧。”

  “嗯!”

  宫爵冥点点头。

  “不对啊!我们刚才就是从那边儿过来的,左边那个厢房门开着,里边儿可没有小兔子啊。”

  因为过来的时候,看见那间房门开着,惊月还特意多看了两眼,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不会是他们尊主记错了吧!

  “嗯?”

  宫爵冥微皱眉头,猛的站起身,朝着放季洛漓的房间而去。

  心里却微微疑惑,这里他还没有给那个小家伙介绍呢。这小家伙搞不好自己跑丢了。

  虽然在阎冥宫里面并不大,可是弄丢一只兔子,那也不奇怪。

  宫爵冥心里着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季洛漓的房间门口,可是看着打开的房门,以及空荡荡的房间。

  宫爵冥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了解宫爵冥的人都知道。

  宫爵冥是个不言于表的人,所以任何事基本都不会让他有表情。

  可是这会儿因为不见了季洛漓,便让宫爵冥有了这种表情。

  可见,对于这个才契约的灵宠,他心里也是在意的。

  至于惊月,本来也想跟着宫爵冥过来看看的。却被祁风拦下了。

  “你干什么?”

  惊月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挑眉问到。

  “不要去添乱。”

  祁风一手拦住惊月,另一只手端着一杯清茶,漫不经心的喝了起来。

  “什么叫做添乱?”

  惊月不高兴了,他怎么是去添乱呢,他明明是去凑热闹而已。

  难不成那只肥兔子真的丢了?可是阎冥宫就这么大一点,再怎么跑也跑不丢啊,他倒是要看看这只胖兔子跑去哪里了。

  “尊主!”

  祁风理都没有理惊月,而是看着他身后并站了起来。

  见此,惊月立马转身。

  却见宫爵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

  “咦,那只兔子真的不见啦!”

  惊月看了看宫爵冥的怀抱,并没有发现季洛漓,并且他敏感地感觉到了他家尊主的脸色,貌似不对劲儿。

  虽然依旧是以前的表情,可是眼里却多了一抹烦躁。

  “闭嘴!”

  祁风真是很提不成钢,这笨蛋,没看到尊主脸色不好吗,还敢开玩笑,是嫌这段时间的修炼太轻松了吗?

  “尊主放心,那兔子激灵着呢,绝对不会丢的。”

  惊月可不想一会被自家尊主盯上,送去秘境修炼,所以这会乖巧多了。

  就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得自家尊主不高兴了。

  “去找找。她现在还在阎冥宫里。”

  宫爵冥因为和季洛漓契约了,所以他能感觉到季洛漓的大概位置。

  而且,这个灵器也是宫爵冥自己的。所以任何人出入,他都会有感觉。

  可是季洛漓失踪之后,他并没有感觉到灵器传来的波动。

  “是!”

  祁风双手抱拳,对于宫爵冥的命令,祁风从来不会做多质疑。

  不过在祁风离开之前,还伸手拉走了惊月。

  他是怕留惊月在这里,指不定一会惹得尊主不高兴了。

  “哎,祁风,你去就去,拉着我干嘛?”

  被拽走的惊月还不忘嚷嚷着,他知道要去找那个胖兔子。

  可是能不能不要拽着他,这样被人看见了,他这个左护法的脸还要不要了。

  等两人走了之后,宫爵冥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

  他倒是不担心季洛漓会离开这里,毕竟这个地方,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的。

  而宫爵冥他们却忽略了那个做饭的女子。

  就在几人在犄角旮旯里找季洛漓的时候,那个女子已经带着睡着了的季洛漓到了阎冥宫的出口位置。

  别人不知道怎么进来,出去。可是这个女子却知道。

  因为惊月那个家伙,嫌麻烦,不愿意每次有人来做饭,还得他去接送,所以便将进出的方法交给了她。

  没想到,今儿竟然竟然会被人从眼皮子底下,将季洛漓给带了出去。

  就在那名女子和季洛漓刚出阎冥宫,宫爵冥便感觉到了。

  一是感觉到了阎冥宫的波动,二是,他明显的感觉到季洛漓离他越来越远了。

  所以宫爵冥慌了,季洛漓是个聪明的,所以知道,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达成所愿,所以她是不会自己离开的。

  那么就是有人带走了她,可是能知道这个地方的,可没几个人。

  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要么是熟人,要么就是灵力比宫爵冥高的人。

  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就这么带走了季洛漓,总的来说,还是不安全的。

  所以宫爵冥一感知到了季洛漓离开,便立马站了起来。

  就要准备追出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祁风和惊月两人相对而来,正巧和宫爵冥碰上。

  “咦,尊主这是要做什么?”

  惊月转头看向直接无视自己的宫爵冥,用扇子敲了敲额头,随后赶忙跟了上去。

  “她被人带走了!”

  宫爵冥满脸的阴沉之色,若是季洛漓平安也就怕了,若是那人敢伤害季洛漓。

  那么宫爵冥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怎么可能,这里平常人进不来。”

  惊月摇了摇头,这个大陆上,能发现尊主的这件灵器的人,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且这些人也都是老妖怪了,一般情况下,都会在宗族只中修炼。

  根本不可能出来啊!

  听惊月这么一说,宫爵冥立马将目光放在惊月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