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33,水鸢儿

  “没错,还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跟我走?”

  子虚有些不耐烦,哼,能被左护法叫去大清宫的,要么就是犯了错,要么就是修炼天赋惊人,被重点培养。

  可是就愉欢一个才灵者中阶的弟子,怎么可能有惊人的天赋呢!

  所以说,她定然是犯了什么大错了。这下他倒是要看看,愉欢还有没有运气再去灵器里面修炼。

  “哦,好的,子虚师兄先去,我马上就来。”

  愉欢呆愣的点点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左护法要追究她的过错,那么她接受惩罚,但是小白,她是不会交出去的

  “麻烦,你赶紧点儿,左护法可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子虚有些烦躁,他都屈尊降贵的过来亲自请了。这愉欢还敢给他摆架子。

  不赶紧点儿跟他走,好去求求左护法的饶恕,反而让他先走,她以为左护法叫她过去是奖励她吗?

  不过这些都不关他的事,话已经带到了,等一会儿看好戏就成。

  子虚冷哼一声转头就离开了。

  而愉欢则忧心忡忡地关上了门,走到季洛漓跟前。

  “哎,小白,怕是左护法发现我将你救了下来,现在传我去大清宫一趟。你乖乖的就待在这个院子里。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愉欢摸了摸季洛漓毛茸茸的脑袋,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左护法他们怎么忍心吃得下呢?

  “唧唧唧”

  你带我过去,他们保准不会惩罚你的。

  季洛漓着急了,看来宫爵冥他们是追了过来。

  虽然和宫爵冥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季洛漓却多多少少了解一点点宫爵冥的性子。

  若是宫爵冥知道,自己被愉欢偷偷摸摸的带走了,怕是愉欢免不了一顿责罚。

  可是愉欢是无心的,所以季洛漓不想让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受这一顿责罚。

  所以她觉得,只要自己去给宫爵冥说清楚,说不定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家平安无事呢!可是……

  “小白你要听话,要不然左护法他们发现了你。肯定又要吃了你。”

  可是奈何愉欢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季洛漓泄了气,她发现重生成灵兽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和别人交流这一点不好。

  “好了,我走了。”

  愉欢可不敢再耽搁下去。站起身打开门,便走了出去,临走之前还不忘将门关好,生怕季洛漓跑了出来。

  季洛漓颓废的坐在门口,得了,她这会儿也没办法了。只能静观其变了。

  而忐忑的愉欢,快步走向峡谷最中间的那一座宏伟建筑。

  这次她没有绕着峡谷走,而是横穿整个阎冥宫。因为她不敢耽搁下去。

  待愉欢走到大清宫的时候,早就有人在门口等着了。

  因为不是大清宫里面的弟子,守门弟子是不会放行的,所以惊月才会派人在这里守着。

  而来人也不说话,看见她之后,直接带着她走进大清宫。

  大清宫是议事和核心弟子修炼的地方。

  至于宫爵冥则住在大清宫后面的小清宫,两个宫是相连的。也是相通的。

  愉欢被带去了大清宫的议事厅,里面也没有几个人。

  最上边坐着的是宫爵冥,而宫爵冥左右两边站着的惊月和祁风。

  惊月看着虽然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他却没有拿出自己从不离手的扇子,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也是十分在意的。

  而除过这三人之外,厅里还有刚刚去传话的子虚,而子虚旁边站着一个妙龄女子。

  年纪大概在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紧身红色劲装,明眸皓齿。

  眼里是藏不住的得意之色。

  这个女子可别小看了她,她叫叫水鸢儿。

  是阎冥宫里的佼佼者,灵力已经突破灵者到达灵师中阶,隐隐要突破后阶。

  比子虚天赋还要好,要不然这会也不会站在这里。

  而她的身世也是极好的,是天机国附属国灵水国的一个公主,听说特别得国主的宠爱,这才送来阎冥宫修炼。

  阎冥宫虽然亦正亦邪,可是从这里出去的弟子,无一不是玄天大陆上的佼佼者,而且这里的灵草灵药是其他地方想都不敢想的。

  而且也舍得给门下弟子用。所以每年整个玄天大陆上的年轻一辈,就算挤破了头颅也想要进来。

  就算是个洒扫弟子,那也比其他门派强不少。

  可奈何人家阎冥宫不需要那么多人,所以一年之中也就选几个人而已,最主要的还是要看天赋和人品。

  这也就导致了阎冥宫坐落在这么大一个峡谷里,大大小小的院落不少。

  可是每个院子里也就住一两个人而已,空着的地方多着呢。

  水鸢儿是去年来的,当时只不过是刚突破灵师而已,这一年的时间,又马上要突破大灵师了。

  就连宫爵冥这个雷打不动的人,都知道了水鸢儿的存在。

  可想而知,水鸢儿在阎冥宫的存在,那可是核心中的核心弟子。

  “弟子见过尊主,左右护法。”

  愉欢忐忑的悄悄看了众人一眼,心如鼓动,这里安静的,她都没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尊主,您找她过来,干什么啊?”

  宫爵冥和惊月他们,这还没有开口呢,就见水鸢儿警惕的看着愉欢。

  她这才见到尊主,话都没说上两句呢,怎么尊主就叫这个女人过来。

  愉欢听了水鸢儿的问话,心里一阵骂娘,这怎么救个小兔子还将这水鸢儿给得罪了。

  没看到水鸢儿那吃人的眼神吗?

  这阎冥宫的女弟子都知道,水鸢儿喜欢尊主,所以任何女弟子都不能接近尊主,否则就会被水鸢儿以修炼为由,然后狠狠地教训。

  愉欢这才灵者中阶,所以她不想和水鸢儿对阵。否则保准是她输,还要被人打,多划不来的。

  “尊主,我错了,我不该救下那个小兔子,弟子甘愿受罚。”

  不等宫爵冥他们问,愉欢先请罪了,因为她不想要水鸢儿误会她。

  反正小白现在被她救了,一会就说被放走了。就算尊主生气,大不了责罚她一顿,也好比被水鸢儿惦记上强得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