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35,可怕的气息

  “要不尊主将这只灵兽给弟子,改天弟子在跟随尊主去灵兽山,从新捕捉一头火系或者金系的高阶灵兽。”

  水鸢儿不允许宫爵冥身边有这么弱的存在,在她看来,这么弱的灵兽根本就帮不到宫爵冥,所以不要也罢。

  “水鸢儿,这里还轮不到你开口做决定。”

  惊月怒了,他就是看不惯这个水鸢儿。惊月这人说有绅士风度,那也是有的。

  起码玄天大陆上爱慕惊月的也有不少女子,那也归功于惊月的花言巧语。

  至于这些女子,惊月就非常有绅士风度。

  可是就这水鸢儿和之前的季洛清,惊月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所以不顺眼了,那就要怼回去。

  “弟子知错,可是弟子这么说,也是为了尊主。”

  水鸢儿这次说的到是不卑不亢。直着身子,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宫爵冥。

  “左护法,鸢儿师姐说的没错,这只兔子,以后指定帮不上尊主什么忙,不如直接换掉。”

  子虚犹豫的替水鸢儿解释,他觉得水鸢儿说的并没有错。可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弟子而已。

  不过正因为他是弟子,他都看不上一只兔子,怎么尊主偏偏就喜欢了。

  “你们……”

  “闭嘴。”

  惊月本来想要臭骂子虚一顿呢,这孩子莫不是眼睛不行,尊主是什么人,做事能轮到她们说三道四吗!

  可这话才准备说呢。就听到宫爵冥没有任何感情的两个字。

  惊月立马闭嘴了,他知道尊主这是生气了。

  可不是嘛,自己心心念念看上的东西,被一群没有眼力劲的东西,贬的一文不值,要是搁他身上,他肯定也会生气。

  “本尊做事,何需听你们的。”

  宫爵冥头都不抬,就这么一边给季洛漓顺毛,一边冷声说到。

  只是周身的气息却变了,无形的压力,使得在场之人,呼吸都变的困难了。

  就是惊月与祁风大灵师的修为,也要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更何况那些灵者和灵师。

  愉欢是在场中等级最低的,所以受不了宫爵冥的释放的压力,直接跪在了地上,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水。可是她却不敢去擦拭,就这么颤抖着跪在地上。

  而水鸢儿和子虚两人,虽然没有直接跪倒在地,但是她们那半弯的身躯,以及攥紧的拳头。

  明显的看得出来,他们已经用尽全力,让自己在宫爵冥的气息下站起来。

  “尊主……”

  水鸢儿被宫爵冥这么毫无感情的话给伤到了。一双美目楚楚可怜的看着宫爵冥。

  她觉得自己能够站在这里,那就证明了,尊主眼里是有自己的。

  那么她说的话,尊主也会考虑一二的,可是没有想到。

  尊主竟然这般待她。

  不过,就算她现在这么狼狈的支撑着,可是心里却下定了决心。

  这么强大的尊主不应该养一只兔子。所以那只兔子留不得。

  水鸢儿想到着,不由的眼神暗了一下,心里那一点点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水鸢儿这人懂得隐藏,所以众人并没有发现。

  同时水鸢儿也因为宫爵冥强大的灵力。更是将自己的一颗芳心放在了宫爵冥身上。

  只不过这个时候宫爵冥生气了,水鸢儿也是一个会看脸色的。

  所以她不能在提起灵宠这件事了。

  “弟子知错。”

  水鸢儿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下了头。

  而施压在众人身上的气息,顿时消失不见。

  没了那股可怕的气息之后,愉欢依旧跪在地上,但是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儿。

  “唧唧唧”

  她们怎么了。

  季洛漓奇怪的扬起头询问宫爵冥。

  刚才所有人都在承受着宫爵冥的那股可怕气息,可是季洛漓却什么感觉都没有,所以她很疑惑,这些人怎么个个都是一副痛苦的样子。

  “没事。”

  宫爵冥依旧不咸不淡的,只不过手上给季洛漓顺毛这件事却没有停下来。

  “唧唧”

  既然没事,那就说说愉欢的事吧,没看见愉欢还在地上跪着吗?

  “唧唧唧”

  宫爵冥愉欢她不是故意要将我带走的,你就不要惩罚她了。

  对于愉欢,季洛漓还是有好感的。那个人不喜欢善良的人呢!

  而这愉欢的性子。也着实让季洛漓喜欢,所以这才给愉欢求情。

  但是宫爵冥会不会答应。季洛漓就不知道了,毕竟这人喜怒无常,谁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呢。

  正在给季洛漓顺毛的宫爵冥,听了季洛漓的话之后,慢悠悠的抬起头,看着跪在自己不远处的愉欢。

  所有人见状,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惊月是担心,说实话,他觉得愉欢这丫头还是不错的。

  可是现在她却犯了,连他都没办法给她求情的过错。所以惊月只希望,尊主念在灵兽没事的份上,对愉欢的惩罚轻一点。

  而水鸢儿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尊主真的是很在意那只没用的灵兽。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那么偷走尊主灵兽的愉欢,岂不是要被狠狠责罚了。

  哼,她早就看于欢不顺眼了。凭什么她一个资质平平的弟子,就可以进到尊主的那件灵器里边儿修炼?

  而她连那件灵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那么能不让善妒的水鸢儿记恨吗?

  不过以前没有找到机会收拾他而已。如今看来也不用等着她出手了,尊主先要解决她了。

  至于愉欢,这个时候已经面如死灰。

  像她这种弟子。是接近不了宫爵冥的,所以她所知道的宫爵冥,和玄天大陆上的其他人所了解的是一样的。

  阎冥宫尊主灵力深厚,性情多变,亦正亦邪。

  所以有人说,宁愿得罪阎罗王,也莫要得罪宫爵冥。

  从这些话中便可知道,一旦惹得宫爵冥不快,那么这个人也该到了死期了。

  并且就刚才的情况来看,水鸢儿和子虚也不过只是贬低了小白几句。

  尊主便那样生气了,可是她却光明正大的偷走了小白。

  那该惹的尊主要多么的生气啊!

  “你喜欢她?”

  就在众人等着宫爵冥处置愉欢的时候。只听见他轻声的问着自己怀里的灵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