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36,这是本护法的决定

  而季洛漓也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对于愉欢,季洛漓自然是喜欢的,虽然她每次都将自己当做普通的灵兽对待。

  可是就从愉欢不忍心让自己成为宫爵冥口中食,从而偷梁换柱,将她带走这件事。

  季洛漓就没有办法放任不管。

  “嗯,那么以后你就负责照顾洛洛的饮食生活。”

  宫爵冥说完,也不给众人反应的机会,直接站起身来,抱着季洛漓头也不回的出了议事厅。朝着大清宫后面的小清宫而去。

  独留下傻眼了的众人

  “我不用死了。”

  愉欢脸色苍白的喃喃自语。

  尊主要她留下照顾小白,那么就证明尊主不打算杀了她,要不然死人怎么照顾。

  “哈哈,小欢儿你这是开心傻了吧!”

  惊月又挂上了他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可是在众人没有发觉的时候,却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他还真怕尊主杀了小欢儿的丫头。

  这丫头的性子,惊月蛮喜欢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让她能够进出得了那件灵器了。

  “左护法,我没事,尊主没有责罚我。”

  愉欢依旧有些不可置信。还白着一张脸再次向惊月确认。

  “傻了吧,你这丫头。本护法早就说过,你这丫头傻人有傻福。这下相信了吧!”

  惊月拿出自己的那把随身携带的扇子,敲了敲愉欢的额头。

  示意她现在可以放心了,她真的没事了。

  “呵呵,多谢左护法。”

  愉欢傻笑的朝着惊月到谢。

  “打住,救你的可不是我。”

  惊月这人虽然脸皮厚,可是今天救了愉欢的还真不是他,愉欢要感谢的话,那也应该感谢那只兔子。

  在场凡是有点儿心的人,都能发现,尊主之所以不惩罚愉欢,完全是因为他怀里的那只兔子。

  刚才一人一兽之间的对话,他们虽然没听懂那只兔子在说什么?可是根据尊主的回答,不难想象得到,那只兔子多半在给愉欢求情。

  “您说的是小白!”

  愉欢想了想,然后犹豫的点了点头。她就知道小白定然也是喜欢她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替她求情。

  “碰”

  “不想再被尊主责罚,记得莫要再叫那只兔子为小白了。尊主说她叫洛洛,那么她就叫洛洛,明白吗?”

  惊月没好气的用扇子,微微使劲儿的在愉欢脑门儿上敲了一下。

  这丫头还真不长记性,刚才才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这就又开始犯傻了。

  尊主都说了自己的灵兽叫做洛洛。现在这丫头还敢叫那么傻气的名字,不是自讨苦吃吗?

  “对对对,都是弟子犯糊涂了。”

  愉欢对于惊月敲自己那一下一点儿都不在意。反而伸出手掌,也猛的在自己脑门上拍一下。

  “行啦,快别打了,省的越打越笨了,回去将你的东西收拾收拾,搬来大清宫吧”

  惊月悠哉悠哉的转身,一双手背在自己身后。

  虽然他不明白尊主干嘛给一个灵兽找一个人伺候着?

  灵兽都有自己的灵兽空间,平时没有主人的召唤之时,灵兽则待在自己的灵兽空间里。

  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人伺候。

  可是既然尊主开口了,那么他不便质疑,尊主怎么说,那就怎么来吧!

  “啊,搬到大清宫来啊!”

  愉欢这次又傻眼了。住在大清宫这地方,她从来没敢想过。

  就她的资质,大清宫恐怕是一辈子都进不来的。

  虽然如今让她搬进来是照顾小白,不对是洛洛。可是那也是住啊!

  就连子虚和水鸢儿她们也只不过是在大清宫里边儿修炼,并非住在里边儿。

  现在这天大的好事儿砸在她的脑袋上,让愉欢不傻眼都不成。

  “哼,痴人说梦,就你这种资质也配住进大清宫。尊主只不过是让你过来伺候那只灵兽的,不是让你搬进来住的。”

  水鸢儿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尊主都没有让她住进来,所以愉欢更不可能了。

  “也是啊!”

  愉欢虽然不敢相信自己能够住进来,可是在听到惊月那么说的时候,心里却是高兴的。

  就算住进来是照顾洛洛的,那也不错,在灵器里面的修炼可比外面强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经水鸢儿这么一反驳,愉欢也觉得有道理,因此顿时有些失落。

  “本护法让愉欢住进来的,你有意见。”

  惊月不高兴了,他跟着宫爵冥这么多年了。绝对不可能猜错自家尊主的意思。

  而且,愉欢住这里,碍着她屁事了,怎么那么多事呢!

  “若是左护法的意思,那么弟子自然不敢。可是左护法也知道咱们阎冥宫,一向是修炼天赋高或者灵力高的弟子才可以进大清宫修炼。而愉欢也只不过灵者中阶,她凭什么?”

  水鸢儿一向高傲,在灵水国的时候,她是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

  来到了阎冥宫,她是宫里资质天赋最好的,无人能及,自然除过尊主以及左右护法。

  所以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个不如自己的反而待遇比自己好,让一向高傲的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

  “谁说愉欢的资质就不如你了。”

  惊月被气乐了,本来打算离开的。这会也不急着离开了。

  他倒是要看看谁给着水鸢儿的胆子,让她和自己对着干。

  “本来就是。愉欢如今也只不过是灵者中阶。而我却已经是灵师后阶了,再过不久就要进入大灵师。”

  水鸢儿说到这,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头颅,她对自己的修为一向是最自豪的。

  左右护法,也只不过是大灵师后阶而已。给她一段时间定然能超越的。

  这样的修为放在整个玄天大陆上,那也是寥寥无几的。

  惊月听完之后,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他就说嘛,谁给谁水鸢儿的胆子。

  原来是自信心爆棚啊!

  就水鸢儿的修为确实没的说,可是这人品要是能好一点,那么以后定然可以独当一面。

  可是这骄傲自满的人,最容易半路陨落了,谁知道那天那个强者看不过眼了,直接给抹杀了,也有可能。

  而愉欢的资质也并不差,要不然她是没有办法被选进来的,只是这丫头进了阎冥宫之后,反而不思进取。

  没事的时候逗弄小动物,然后就是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也是因为如此,这才被惊月选中去给宫爵冥做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