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38,我一直在你身后

  季洛漓感受着公爵名手指指的位置,正是她的额头中心处。

  她虽然看不见自己额头现在的样子。可是就在她重生的那天,在湖里曾经看到了她现在的样子。

  那朵花型印记她前世的时候也有,只不过其他人没有见过而已。

  只有在她受伤或者情绪激动的时候,花型印记才会出现。

  可是重生之后,这多花型印记就好像一直在额头上没有消失的意思。

  对此季洛漓也只以为都是巧合而已,不过看样子并不是巧合。

  “有些事儿,你现在还不是知道的时候,不过等你强大起来之后,一些都会迎刃而解。”

  宫爵冥放下手,他自然发现了季洛漓眼中的不解。

  而他也不打算告诉季洛漓他所知道的,因为那些离她实在是太遥远了,她不知道反而比较安全。

  “唧唧唧”你是不是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季洛漓一直疑惑自己为何会重生,所以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将自己就是季洛漓这件事儿给坐实了。

  “我是知道一些,不过不多。”

  宫爵冥点点头,眼神有些缥缈。

  “唧唧唧”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季洛漓这会完全被宫爵冥给带偏了,本来想着抵死不认的。可是竟然没有撑过几句话。

  “我不是说了吗?这个时候你还是不知道为好。等你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宫爵冥微微牵动嘴角。手不由自主地替季洛漓顺起了后背上的毛。

  “唧唧唧”那什么时候我才可以知道?

  季洛漓着急的问到,这种被人吊胃口的感觉,季洛漓实在不怎么喜欢。

  “等你成功突破六阶。也就是灵尊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所有你该知道的事。”

  宫爵冥安抚着季洛漓,虽然重生之前,他没有见过季洛漓,但是寄洛璃重生之后,便一直同他在一起。季洛漓这性子宫爵冥还是了解一些的。

  要是不安抚好季洛漓,她今天非得问个水落石出不可。

  “唧唧唧”你真不打算说。

  季洛漓有些泄气,要是宫爵冥打定主意不肯说的话,那么她只有无能为力。

  “不能说。”

  宫爵冥摇摇头,在季洛漓还想要说话的时候。

  却发现宫爵冥竟然冲她挑眉。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自己是季洛漓了。”

  听了宫爵冥的话,季洛漓瞬间瞪大了眼睛。

  我靠!她竟然就这么承认了,她傻的就被这老狐狸给套进去了呢。

  实在是失策失策。

  不过既然她已经承认了,那么她就不会再抵赖。

  “唧唧唧”我就是季洛漓能怎么样。

  没错,她就算承认了自己是季洛漓那又能怎么样?这种事,宫爵冥说出去恐怕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嗯,我知道了。”

  宫爵冥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这倒让季洛漓觉得奇怪。宫爵冥就这反应,他不应该惊讶吗?

  她一个死了的人,竟然重生在了一只兔子身上。这事不值得他惊讶吗?

  不过想想,宫爵冥不惊讶也并不奇怪,要不然他刚才也不会说出那一番话了。显然他已经心里有准备了,才会这么说。

  “既然如此,你一会就去阎冥宫修炼去,哪里比外面好些。”

  宫爵冥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小院子,放在桌子上。

  这个小院子就是之前季洛漓看到的那个,不过现在季洛漓心里有个疑问。

  为何这个院子可以带走?可是宫爵冥当天将它放在树林里并未随身携带。

  就不怕被人发现给顺走吗?还是说宫爵冥这人一向心大。

  “唧唧唧”

  心里想着,季洛漓也就问了出来。

  “那是因为当天祁风的火狸受伤了,便让他在里边儿呆着没有带走。”

  宫爵冥简单的解释着,至于为什么火狸会受伤?宫爵冥却没有说,而季洛漓也没有再追问。

  “唧唧唧”那你不打算问我,我是怎么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吗?

  季洛漓奇怪宫爵冥竟然没有问她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会重生在一只灵宠身上。

  要是平常人,肯定对这些好奇的?

  “为何要问,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过,你要相信我,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的。”

  宫爵冥虽然很想知道,活着的季洛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季洛漓现在没有先开口,那么就证明她不想说。

  既然她不想说,那么宫爵冥就不会逼迫她说的。

  但是宫爵冥知道,季洛漓的死亡绝对和秦枫和季洛清有关系。

  这一点从灵兽山脚下的客栈就能发现。

  当时季洛漓看见秦枫的时候,可是在极力的忍耐着想要冲上去撕碎他的举动。

  那个时候,若是季洛漓想要宫爵冥出手,那么宫爵冥定然不会让秦枫他们活着离开的。

  “唧唧唧”你说的是真的。

  季洛漓双眼认真的看着宫爵冥,她现在一无所有,无依无靠,可以相信的就只有才相处几天的宫爵冥了。

  “自然是真的,你忘记了,我们俩可是有生死契约在的。”

  宫爵冥微微一笑,尽管这个笑容很浅很浅,浅到只是勾起了嘴角。

  可是季洛漓就是知道,这是宫爵冥在对她笑。

  “唧唧唧”没错,我再出事,你也跑不了。

  听了宫爵冥的话,季洛漓心情好了不少,看似恶狠狠的语气,可是里面却全都是寄托。

  “唧唧唧”我的死是秦枫和季洛清一手造成的,所以我是定然会放过他们的。

  季洛漓虽然没有说明自己死亡时的情况,但是却告诉宫爵冥是谁害死了自己。

  她这么说,就是想看看宫爵冥的态度。毕竟秦枫可是秦风国的国君,宫爵冥有所顾忌那也是有的。

  “嗯,放手去做,区区一个秦风国,我还不放在眼里。”

  在其他人眼里,或许需要顾忌,可是在宫爵冥眼里,秦风国确实不怎么样,想要他灭亡,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唧唧唧”那我就放心了。

  虽然季洛漓想要报仇,可是她不想将无辜的人牵扯进去。

  不过现在宫爵冥这么说了,季洛漓自然放心不少。

  “唧唧唧”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进去修炼吧。

  对于现在的季洛漓来说,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不能浪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