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0,古怪的红色光芒

  “哎,连你都觉得我不可能赢了,可是左护法还是替我和那水鸢儿下了比试。”

  愉欢这会快后悔死了,拉着一张苦瓜脸。整个人奄巴巴的趴在桌子上,这样没精神的愉欢看的季洛漓都有些不忍心了。

  “唧唧唧”比试?

  季洛漓隐约觉得愉欢所说的,不会就是她想的那样吧。

  “嗯,一年之后,我和水鸢儿比试。你是不知道,这水鸢儿天赋极高,马上就突破灵师了。

  而且她还特别小心眼儿。若是有哪个女弟子接近尊主,定然会被她以比试为由,打的遍体鳞伤或者毁容。”

  愉欢一边说着一边儿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小脸。

  她是个女孩子,自然也是爱美的,所以她不想毁容啊。

  “唧唧唧”这么狠。

  季洛漓点心也不吃了,就这么端坐在桌子上,和愉欢聊起天来。

  “水鸢儿以前就看我不顺眼。可是奈何没有理由找我麻烦,现在倒好,给了她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了。

  再加上尊主今天心软,放了我,还让我来照顾你,这些恐怕更让水鸢儿生气了。”

  愉欢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下巴抵在交叠的手背上。

  就这么保持着姿势和这么和季洛漓解释分析,她觉得自己一年之后,能活着都不错了。

  “唧唧唧”哎哟,没想到阎冥宫里也有这种狠角色。但是和季洛清像是一路货色。

  不过小欢欢,你别担心,我会帮助你的,定然不会让你输的太惨。

  季洛漓安抚的拍了拍愉欢的小手,她前世虽然没有灵力,也没办法用灵力比试。

  可是她却比任何人都懂得运用理论知识。武的不行,季洛漓就专心到文的上。

  因此才有了秦枫和季洛清的灵力融合技能。

  现在她虽然在实战上帮助不了愉欢。可是她可以在这一年之内给愉欢定制一些修炼方法,让她少走一些弯路。

  从而有更多赢的机会。

  “小白,你这是安慰我吗?”

  愉欢感受到手上传来的触感,不由得抬起头看着季洛漓。

  她觉得眼前的这只灵兽,看着比自己养的那些灵智高很多。

  貌似可以轻而易举的听懂她在说什么。

  “唧唧唧”自然不是,我这是鼓励你。

  季洛漓摇摇头,又点点头,搞得愉欢更是不明不白的。

  “小白,我不是很明白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愉欢看着季洛漓这么人性化的表情。立马打起了精神,就连刚才正在说着和水鸢儿的比试都被她给抛到脑后去了。

  而被愉欢这么小白小白的叫着,季洛漓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并没有和愉欢争辩。

  “唧唧唧”不明白就对了。赶紧去修炼吧!

  季洛漓撇撇嘴,她可不想一直待在这鬼地方。

  现在有愉欢进来陪着她,季洛漓也有了修炼的兴趣。

  而且她们两个的目标又如此的相似。

  愉欢在意的是一年之后的比试,而季洛漓在意的是自己快点修炼成人,然后去找那对狗男女报仇。

  “哦,对了,尊主要你进来是修炼的,我不能再打扰你了。

  尊主那么厉害,你也一定要加油。”

  愉欢一拍脑门,小白现在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兔子,她可是尊主的灵兽,若是等级太低的话,肯定会被人笑话的。

  搞不好尊主在真的听了水鸢儿那女人的话,将小白给丢掉了,那可怎么办?

  所以说她不能打扰小白的修炼。

  “唧唧唧”你也加油。

  季洛漓眼神闪过一抹坚定,她自然会加油修炼的。

  因为心中的那股仇恨让她没办法放松下来。

  “嗯!”

  愉欢点点头,随即收拾好桌子之后,就随地打坐起来。

  季洛漓见状,趴在桌子上也闭起了眼睛。

  这里是宫爵冥的灵器里。除了她们两个,没有其他人,而其他人也进不来,所以两人并没有找所谓的安全之地,就这么随地的开始修炼。

  灵器里是没有白天黑夜的,一直就是白天,也没有什么气候变化,不冷不热。

  在两人入定之后,便可以看见灵器内的灵气分为三股。一股朝着愉欢涌了过去,另外两股成灰色和绿色的灵气朝着季洛漓涌了过去。

  而愉欢也因为这股庞大的灵气周身泛起了红色的光芒。

  这股光芒越来越盛,看样子是要突破了。

  而季洛漓则像一个无底洞似的。一直吸收灵力,可是这些灵力进入她的身体之后,便石沉大海,没有一丝波澜。

  要不是季洛漓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灵力有所增长。不然她都会以为自己又变成了以前那个不能吸收灵力的季洛漓了。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过去了,灵器里没有人去打扰他们两个,而且这里也没有白天黑夜。

  所以,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愉欢周身的光芒达到鼎盛。这个光芒使得季洛漓不由得从入定之中清醒过来。

  当她刚睁开眼,那股红色的亮光刺的她不由得立马闭上了眼睛。

  然后用爪子挡住自己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双眼,让自己慢慢适应这种光芒。

  等季洛漓终于适应了这个光芒的时候,才发现发出这个光芒的正是愉欢本人。

  季洛漓当时就惊讶了,愉欢这是怎么了,看样子是要突破了,可是据她所知,灵修者突破的时候,不会有光芒外溢的这种情况。

  愉欢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见,不过看愉欢的表情,这光芒对她应该没有坏处。

  所以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等,等余欢彻底突破之后,就能明白是个怎么回事儿。

  想到这儿季洛漓不由得后退几步。她不能太靠近这个光芒了。

  因为季洛漓可以感觉的到,这股光芒可以将愉欢周身的灵力全部吸附过去。

  就连季洛漓体内的灵力,也在不知不觉的被吸走了。

  要知道灵气一旦被灵修者转化为灵力,那么那就是属于自己的,不可能再被其他人吸取去。

  可是现在竟然发生了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就连博学的季洛漓都没办法解释清楚。

  之所以季洛漓会发现,那是因为她是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发生在她身上事都特别注意,那么一丁点的变化,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估计都不会被发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