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2,出事了

  “唧唧唧”小欢欢,我是一只吃肉的兔子,能不能下次来点鸡鸭鱼。

  季洛漓指着面前的两盘子绿色清炒蔬菜,一盘子胡萝卜丝。

  没办法下口啊,重生之前她已经将这些东西吃够了,重生之后有了条件,她想吃点肉可不可以。

  “小白,快点吃,兔子不都喜欢萝卜青菜吗?这还是我挑的最好的蔬菜呢。”

  愉欢看见季洛漓对着眼前的饭菜指指画画的。以为她够不着,所以还特意的将几个碟子,往季洛漓的方向推了推。

  这下季洛漓气得胡子都歪了。可是这里除了愉欢做好的吃的以外,没有其他吃的了。

  要是她不想饿肚子,就只能乖乖吃掉这些,这个时候季洛漓突然感觉自己好想好想宫爵冥。

  起码宫爵冥知道自己心里所想的。

  一顿饭菜,季洛漓虽然吃了不少,可是说实在的,她真心不喜欢吃青菜萝卜。

  吃这么多,完全是看在愉欢的厨艺上。

  一人一兽吃完之后,便闲来无事坐在阎冥宫外面的门楼子下面。

  因为阎冥宫就这么大一点,没什么看的,而且这里边儿非常安全,所以两人准备到外边儿去打坐。

  愉欢这才突破,所以不着急这入定,而是稳定自己刚刚突破的灵力。

  而季洛漓则是马不停蹄的继续打坐,她虽然天赋高,平时修炼事半功倍,可是心底的仇恨让她不能松懈下来。

  所以在愉欢稳定体内灵力的时候,季洛漓已经再次入定了。

  而季洛漓这次的入定时间并不短。愉欢一直陪着季洛漓,掐着时间,算算应该是一天左右吧。在这期间,季洛漓就像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

  看的愉欢都有些着急了,可是她也知道,一般入定时间越长,对灵修者的修炼越有好处,估计这对于灵兽也是一样的吧!

  等到了第二天,季洛漓身体终于有了反应,先是淡淡的绿色。然后又是灰色,再然后又是绿色。

  之后就没有在变过颜色了,所以愉欢起初看到灰色时的惊讶,也渐渐地淡去。

  她就说嘛,小白怎么可能出现两种灵力,灵兽向来只能修炼一种灵力,这个整个大陆都知道。

  所以她刚刚看到的灰色灵气,定然是因为自己眼花的原因。

  瞧瞧现在不就是绿色的吗。而且这绿色越来越浓郁。

  隐隐有着突破的意思。

  愉欢倒是没有觉得季洛漓突破有什么不对的。毕竟修炼一段时间,在灵力充足的情况下,都会突破。

  可是愉欢不知道,季洛漓聚灵之后,突破到一阶初期到现在突破中期只用了五天的时间。

  这么快的修炼进度,整个玄天大陆上,还真没有出现过呢!

  就连水鸢儿之前从灵者前期突破只中期,也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水鸢儿可是愉欢见过修炼天赋最好的,可是如今和季洛漓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不过这些愉欢都是不知道的,她现在知道的只是要好好保护季洛漓。

  因为突破一旦被打断,那么下次机会可就不容易了。

  愉欢说过自己要保护季洛漓,那么她就不会食言。

  因此愉欢这么想着,身体也就动了起来,她走到季洛漓身前坐下,就像一个老母鸡。护着自己身后的季洛漓。

  虽然她知道这里很安全,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突然情况发生呢?

  而此时的季洛漓正处于内视中,她可以看见自己体内灵力的流动,而她正在努力地压制住灵力,不让它流向那个灰色的丹田。

  引导他们流向绿色的木系丹田。

  因为土系丹田一旦突破,那么外面的愉欢,定然就会发现季洛漓的不一样。

  不是她不相信愉欢,而是她这种特别的存在,还是少些人知道才好。

  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

  因此才会有刚才愉欢看到的那一刹那间的灰色灵力,那是因为季洛漓没有准备好,这才让土系灵力外泄。

  不过季洛漓速度快,尽快地将灵力抽了回来,之后就将所有灵力都送进了木系丹田里。

  可是季洛漓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因为木系丹田里灵力过多,而土系丹田又被季洛漓压制着,一边空着,一边有太多。这样极度的不平衡,导致无法如预期之中那样突破。

  也令季洛漓那个木系丹田因为太多灵力,而产生一阵一阵的撕裂感。

  这种感觉很明显,疼痛刺激着季洛漓的大脑,可是季洛漓却不想错过这个突破的机会。所以一直咬着牙坚持着。

  她以为只要灵力全部被丹田吸收之后,那么她就成功了,可是季洛漓想错了,过多的灵力挤压着丹田,导致丹田根本就没办法运作。

  而她更是一个劲儿的往丹田里边儿送灵力。就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容器里边儿,你使劲儿给他里边儿塞东西。最后的结果只能使这个容器破裂,无法再用。

  可是第一次修炼灵力的季洛漓却不知道。她一心想要提高自己的等级。

  让自己便的强大起来。所以他忍着剧痛继续压缩灵力。

  而一直守着季洛漓的愉欢,自然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而且此时季洛漓因为疼痛身上已经出满了汗水,将白色的皮毛全部都打湿。

  这样湿哒哒的皮毛贴在季洛漓的身上,让她看是从像是从水里刚捞上来一样。

  愉欢着急啊。可是她着急也没有用啊,她试着去叫醒季洛漓,让她停止突破,可是却见季洛漓有任何的反应。

  反而整个身子都开始一抽一抽的,那是因为季洛漓疼的。

  虽然很疼,可是比起魂葬来的疼,那简直微不足道,季洛漓可以忍受。

  “小白,你怎么了,你不要再吸收灵力啦!快醒醒,你这样下去会出事儿的。”

  愉欢急的快哭了,一双眼睛通红,都能赶得上季洛漓的兔子眼睛了。

  可是就算愉欢再怎么喊?季洛漓依旧没有动静。

  愉欢没办法了,她想要出去找人来帮助季洛漓,可是又担心季洛漓在这儿发生什么事儿。

  一时之下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现在都恨不得自己有分身术。一边儿可以照看着季洛漓,一边儿可以出去找人帮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