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3,水鸢儿的阻挡

  “唧唧唧”

  季洛漓痛的已经发出了声音,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放弃,眼看着所有的灵力都要被吸收了,她只要再坚持一下就成了。

  愉欢听到了季洛漓的痛哼声,再也不敢就这么放任季洛漓不管。

  因此赶忙站起身来。用自己微弱的灵力在季洛漓周身下了一个结界。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阎冥宫。

  一般的灵修者都会使用灵力结成结界,可是结界也分强弱。像愉欢这个结界,灵力比她高的,一挥手就解决了。

  可是这已经是愉欢用自己全部的灵力结出来的,她也是没有办法而为之。

  愉欢出了阎冥宫之后,则在宫爵冥的房间里。

  在她身后的桌子上,正好放着那件灵器。

  因为季洛漓在里面修炼,所以宫爵冥便没有随身携带。

  而出来之后的愉欢,想也没想大声的就叫了起来。

  “尊主,尊主”

  可是这里是小清宫,平时只有宫爵冥一个人会来这里。

  那么她现在这么叫,却没人应声,就证明宫爵冥没有在这里。

  想到这,愉欢赶忙朝着大清宫的方向而去。尊主既然没有在这里,那么他就只能在大清宫了。

  小清宫和大清宫是相连的。可是这相连之门,只有尊主能过去,里边设置了阵法。

  愉欢没办法从小清宫穿过去,因此只能绕远路过去。

  不过这也并不麻烦,因为愉欢是灵修者,给脚上注入灵力。自然走的就快些。

  可是这人眼看着就要到大清宫了,却在门口碰上了水鸢儿。

  这下敌人相见分外眼红。至于这个分外眼红,自然不是愉欢而是水鸢儿了。

  “站住,你这是干什么呢,莽莽撞撞的,来阎冥宫这么久了,难道还没有学会规矩。”

  水鸢儿拦在愉欢面前。她身后就是大清宫的大门了。

  “水鸢儿师姐,您能让我进去吗,我有事找尊主。”

  愉欢深吸一口气,这会她有急事。不想和水鸢儿纠缠,所以说话语气也就不是那么恭敬了。

  而高傲惯了的水鸢儿一听自然不乐意了。

  在阎冥宫里,还没有哪个弟子敢这般无视她,而且这贱人刚才说什么,她要找尊主。

  本来这么无礼的对她,已经让水鸢儿非常生气,打算找个理由教训教训她。

  可是这又一听,现在竟然还想去见尊主,就她这种贱人也配去见尊主。

  那水鸢儿这次教训她就有了理由了。

  “混账东西。尊主是何等尊贵,岂说你想见就能见。”

  水鸢儿猛的一甩袖子,轻蔑的看着愉欢。

  “我是真的有事要见尊主。若是这件事儿耽搁了,恐怕水鸢儿师姐也担当不起。”

  愉欢觉得自己不能在在这里和水鸢儿纠缠,因此语气加重了不少,也有了威胁之意。

  “呵呵,你这是威胁我。”

  水鸢儿冷笑,看来是时侯立威了,让这些不长眼色的东西知道,阎冥宫里该听谁的话才好。

  “威胁你又有何妨?我今天将话说到这儿,我今天来找尊主,那是因为尊主的灵兽出事了。想必水鸢儿师姐也知道,尊主有多么在意这只灵兽。

  若是水鸢儿师姐还不放行的话,灵兽出事,怕水鸢儿师姐也没办法给尊主一个交代。”

  愉欢不得不搬出季洛漓来,这个水鸢儿在阎冥宫里横行惯了。但是她也怕宫爵冥。而宫爵冥在乎季洛漓啊!

  所以愉欢才会这么说,而她这么说也是实话。

  如果是小白真的出事儿了,那么照顾小白的自己,自然脱不了干系。而现在拦着自己的水鸢儿,怕是也难逃其咎。

  “原来是那只没用的兔子出事儿了。可惜了,尊主今天和长老们在议事儿。所以下令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看来这只兔子运气不好啊,呵呵。”

  水鸢儿娇笑出声,她没有骗愉欢。这命令确实是宫爵冥下的。

  而宫爵冥也确实在大清宫里和长老们商量议事。

  要怪就只能怪那只兔子没福气。成了尊主的灵兽了,还能出事儿。

  “怎么会这样呢!不行,我一定要见到尊主。”

  愉欢可管不上宫爵冥有没有下令?他只知道宫爵冥灵力深厚,见识广博,自然知道怎么救小白。

  所以被拦着的愉欢只能硬闯进去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准备硬闯的愉欢,直接被水鸢儿一掌给推了出去。

  “既然水鸢儿师姐不愿意放行,那么就别怪师妹无理了。”

  愉欢对水鸢儿出手那也是被逼无奈。她也不想和水鸢儿打,明知道打不过,她还要打,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可是为了救小白,只能这么做了。

  就算输了,起码外边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里边儿的尊主或者左右护法,肯定会派人出来查看,那么那个时候就是她的机会。

  其实愉欢并没有打算打赢的,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赢不了水鸢儿。

  “呵呵,就你还想向我挑战。那我作为师姐,自然要好好教导教导你阎冥宫的规矩。”

  水鸢儿说着,手上已经亮起了橘黄色的光芒。

  她正愁没机会教训愉欢呢。没想到她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么今天就替前几天自己所受的气好好出出气。不打断她一条腿,她就不叫水鸢儿。

  见此愉欢也不甘示弱,双手亮起了深红色的光芒。

  水鸢儿见此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前天愉欢还只不过是灵者中期,怎么这才过了两天就到灵者后期了。

  据水鸢儿所知,愉欢上次突破可是在三个月前,所以说她才三个月就突破中期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水鸢儿当时突破的时候,也花了三个月。可是自己比愉欢的资质好太多太多。所以才能在三个月之内突破,而愉欢怎么可能呢?

  除非……

  想到这儿水鸢儿眼神暗了下来。除非愉欢进了尊主的那件灵器。

  所以灵力才会增长的如此之快。

  知道缘由后的水鸢儿,眼神迸射出妒意。

  她凭什么可以去尊主的灵器,凭什么可以在里面修炼。

  既然如此,那么打断一条腿太便宜她了。她不是仗着自己照顾那个灵兽才可以进灵器吗?

  那么水鸢儿就圆了她的梦,让她彻底的去照顾那个灵兽。

  毁掉丹田,变成废人,好好的伺候一个畜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