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5,难道就要这么死了吗

  愉欢心急,身后地面儿上有水鸢儿的灵力攻击。而水鸢儿又从半空袭来。

  她这次真是避无可避,不过幸运的是,大清宫尽在眼前了。

  因为大清宫是宫爵冥平时待的最多的地方。而宫爵冥这个人又特别喜欢安静。

  所以这里便设了阵法,外面的的一切都传不进去的,里边儿的声音也传不出来,所以两人在外边儿打闹这么久。里边儿的人却没有丝毫动静。

  只要愉欢跨进了大清宫的大门,她就可以大喊召来宫爵冥。

  “想要进去,休想。”

  愉欢一只脚都跨进了大清宫的门槛。可是水鸢儿的手也已经抓在愉欢的肩膀上了。

  愉欢立马用右手从自己胸前穿过去,抓住抓着自己左肩膀的那只手,然后弯腰翻身,水鸢儿瞬间就被愉欢擒住了。

  可是水鸢儿也不是吃素的。任由愉欢拉着自己的右手,脚尖轻点地面一个翻身。两人也就面面相对的状况。

  “哼”

  水鸢儿冷笑一声,抓着愉欢的那只手又翻涌起橘黄色的灵力。

  “躲不掉的。”

  “是吗,我也不打算躲了。”

  愉欢微微一笑,这次她是真的没打算躲了,因为她已经进了大清宫。

  “想要求饶?”

  水鸢儿以为愉欢终于知道和自己的差距,这会打算求饶了。

  “我愉欢从来不向你这种人求饶。”

  愉欢说完之后,在水鸢儿还来不及考虑愉欢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愉欢朝着议事厅的方向,大喊到。

  “弟子愉欢有重要的事儿求见尊主,请尊主……啊!”

  愉欢话还没有说完,便一声痛叫。

  只见水鸢儿怒不可是的捉着她的胳膊,随后一把提着愉欢丢出大清宫。

  愉欢被水鸢儿这一摔,整个人都疼的抖了起来,额头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白嫩的脸颊流了下来。

  而此时大清宫的议事厅里,宫爵冥自然听到了愉欢的声音,毕竟愉欢可是将灵力注入声音之内。

  估计大清宫里的一个蚂蚁都听到了,何况是宫爵冥这么大一个人呢?

  因此宫爵冥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吵吵闹闹,更不喜欢这么没规矩的弟子。

  “尊主,这声音像是小欢欢的。”

  惊月站在宫爵冥的左手边,他对愉欢的声音可不陌生。

  但是宫爵冥却不知道惊月嘴里的小欢欢是谁?

  “就是在阎冥宫里照顾那只兔子的愉欢。”

  显然惊月是了解宫爵冥,看他皱眉就知道宫爵冥定然是不知道愉欢这号人的,可是若是给宫爵冥说是照顾季洛漓的,那么宫爵冥自然会想起来。

  “嗯?”

  果然宫爵冥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惊月不得不说,那只兔子太让宫爵冥上心了。

  “小欢欢既然来大清宫里了,那么肯定是有事儿,属下这就去看看。”

  惊月虽然听到愉欢说求见尊主,可是后半句愉欢却没有说完,只听到一声惨叫声。

  莫不是出事了,而这个时候尊主正在和长老们议事儿,一时半会儿走不开。

  那么就由他这个闲人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宫爵冥食指敲了敲椅子的把手。惊月便知道宫爵冥的意思了。

  因此朝着宫爵冥微微躬身,然后转身便出了议事厅。

  这才一出去。就看见门口围着几个人。惊月见此还以为愉欢是被人拦在了大清宫门外,所以才会那般叫嚷。

  当下快走几步,想要好好给门口的那几个弟子说道说道,以后愉欢来了就放进来。

  毕竟现在愉欢的地位可不一般,虽然人家照顾的是一只灵兽,可是谁让这只灵兽特别讨尊主欢心呢?

  所以爱屋及乌的道理,他们得明白。

  可是惊月这才走到门口,便发现门口站着水鸢儿,而水鸢儿手里还拿着一条橘黄色的鞭子,正在一步一步的前面走去。

  至于水鸢儿面前是什么,惊月也只隐隐约约看着像是躺着的一个人。

  躺着的是谁,惊月一时还看不清,因为被水鸢儿挡着呢。

  而水鸢儿手里的橘黄色长鞭,那是她用自己的灵力凝结而成。

  一般的灵修者可以用自己的灵力凝结成兵器,而且这些兵器威力也比一般的兵器威力大,只不过一旦凝结成兵器,那是非常消耗灵力的。

  也只有战斗到最后的时候,灵修者才会用自己的灵力凝结成兵器给敌人致命一击。

  如今看来,水鸢儿是想要结束地上的那个人的生命。

  见此,惊月定然是要上去阻止的。这里是阎冥宫,不是她水鸢儿的灵水国。这里有宗门族规,由不得她任意杀害弟子。

  “今日我栽在你手里,不过你最好祈祷尊主的灵兽没事儿。要不然,我等着你来给我陪葬。”

  愉欢自知自己躲不了,不过死就死吧!自己本来早该死了。如今多活的这几年已经赚了。

  “记住,这里没有人可以不将我放进眼里。”

  水鸢儿轻蔑一笑,根本就不将愉欢的话放在心上。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儿,缓缓地扬起手里的长鞭。

  “唰”

  长鞭在空中如一条扭曲的长蛇,朝着愉欢胸口的位置直接袭了过去。

  愉欢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要死在水鸢儿手里,她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谁让她技不如人呢?

  愉欢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疼痛袭来。

  可是等来的却是“咣”的一声,愉欢立马睁开眼睛望去。

  只见自己胸前当着一把灵气凝结成的巨型扇子。

  这把扇子上是浓郁的黄色灵气。看来这把扇子的主人是大灵师后期。

  也只有大灵师才会有黄色的灵气,而这种浓郁的黄色则是大灵师的后期。

  而整个阎冥宫,处在大灵师级别的有五人。

  分别是左右护法和三位长老。而用扇子做武器的只有左护法惊月。

  “放肆,这里是阎冥宫,谁给你的胆子敢在大清宫门口杀人?”

  果不其然,扇子主人的声音,从水鸢儿身后传了过来。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惊月微微招手,那个当在愉欢胸前,不停旋转的扇子,“咻”一声飞回惊月手上。

  边飞扇子还逐渐缩小,直至消失在惊月掌心,惊月这才合拢手掌,看着众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