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6,秘境

  “左护法。”

  所有人见到惊月之后都颤颤巍巍地低下了头。

  “左护法,是愉欢她要硬闯大清宫,可是之前尊主吩咐了,他和长老们在议事不许任何人打扰。所以弟子才将她拦在门外的。

  可是谁知她不知好歹,竟然要和弟子动手,因此弟子这才不得已打伤了她。”

  在看到惊月的时候,水鸢儿也有一瞬间的慌乱,可是也只是一瞬间的,之后就镇定下来。

  她没做错,她完全是按照尊主的意思来执行而已。

  “是吗?”

  惊月狐疑的看着众人一眼,其他人碍于惊月的身份,本不该撒谎的。可是她们更怕水鸢儿。

  “没错没错。”

  “是愉欢要硬闯的。”

  “水鸢儿师姐只是执行尊主的命令而已。”

  顿时有不少人替水鸢儿说话,扭曲事实。

  “左护法不是那个样子的。小白出事了,我这才要求见尊主,可是水鸢儿却死活不让我进去。所以我才硬闯的。”

  愉欢忍着疼痛站起身来。可是起来之后,惊月才发现愉欢的右胳膊软塌塌的。

  像是被人卸掉了似的。

  “小欢儿,你这胳膊怎么回事儿?”

  惊月可不想听那些解释,他和愉欢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对于愉欢是什么样的人?

  惊月比谁都了解。她要是没有什么大事,是不可能硬闯大清宫的。

  “我没事,是小白出事了,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还请左护法去请尊主看看去。”

  愉欢摆摆手,被卸掉的胳膊还能接回去,可是小白要是出事,那就不得了了。

  “那只兔子能出什么事?”

  惊月皱眉,一只兔子能出什么事,难道被人捉了准备下酒不成?她现在该担心自己的胳膊才对。

  “小白在修炼,可是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而且我叫却叫不醒她。”

  愉欢有些着急,这左护法怎么一点儿都不担心的样子呢?

  “修炼,叫不醒,这样你先别着急,我这就去看看。”

  惊月隐约发觉事情不对劲,他虽然不是灵兽,可是却知道,一般修炼是不会出现痛苦的。除非在修炼之时出了差错,而且这种差错说不定会要命的。

  所以惊月也不敢在多耽搁。

  “现在赶紧派人去通知尊主,我先回去看看。”

  惊月狠狠地瞪了水鸢儿一眼。然后朝着守门的弟子冷哼一声。

  “哦,是是!”

  守门弟子见从来没有生气过的左护法竟然生气了,这会儿也不敢多耽搁。

  转身朝着议事厅跑了过去,而惊月则脚底运起灵力直接越过大清宫朝,进了小清宫。

  虽然他们是宫爵冥的亲近下属,可是没有经过宫爵冥的同意,他们是不会进小清宫的,只不过现在事态紧急。

  由不得惊月想那么多了,进了小清宫之后,直接钻进阎冥宫。

  愉欢见状,看了一眼水鸢儿。

  “水鸢儿师姐最好现在祈祷小白没事儿。否则你要承受的,可比我现在要承受的重的多。”

  愉欢讽刺一笑,然后左手捂着右胳膊,扭头离去。

  她不是惊月,所以她也不能直接穿过大清宫,只能怎么过来的,怎么回去。

  至于议事厅哪里,宫爵冥皱着眉头听完守门弟子的话。

  当即站起身来。

  “这些事情来日在议,本尊今天有事儿。”

  宫爵冥说完之后,也不管在场的四位长老,闪身直接消失。

  独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个老头。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率先离开。

  “既然如此,你们都回去吧!”

  还是坐在首位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率先站起身摆摆手。他是阎冥宫的大长老虚涂。

  “大长老,您也知道这次秘境之事,咱们最先得到消息的,时不我待,我们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先去。”

  另一个浓眉大眼,看着憨憨的老头不满的说到,他是阎冥宫的二长老熊滕。

  他人如长相,本人就是个憨厚老实的,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拐弯抹角。

  “我知道了,诸位长老先回去吧!至于尊主哪里,我会想办法的。”

  虚涂叹了一声,他们不了解尊主的脾气,他还能不了解?

  这事尊主八成是不会去的,尊主一向不喜欢那种看人脸色的事。

  而这次秘境竟然在灵水国的皇宫后山,要去秘境,势必要去灵水过皇宫一趟。

  毕竟这秘境所在,归灵水国国主所有,并不是那种无人之地。

  “那行吧!”

  二长老熊滕点点头,然后带着其他两位长老转身离开。

  三位长老离开之后,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院子里,不过在四长老的院子里,此时站着一个满脸苍白的女子,这个女子正是水鸢儿。

  她本来是不担心的,可是看见惊月都这般着急了。因此便知道那灵兽在尊主心里定然是不同的,而自己却拦着愉欢不让她进去。

  尊主要是知道了,定然会责罚她的,若只是责罚的话,水鸢儿也不会担心什么。

  她担心的是怕宫爵冥赶她出阎冥宫,她不愿意走,所以这才来自家师傅的院子里。

  想让四长老替她出出主意。

  阎冥宫里的弟子,若是哪位长老看上了,是可以收做弟子的,而四长老虽然排行为四,可是他的灵力却不输于其他三位长老。

  所以水鸢儿才愿意拜他为师。

  “鸢儿,你怎么在这里。”

  四长老一进院子,就看见了水鸢儿。

  “师傅,你一定得帮帮徒儿。”

  水鸢儿撒娇道。

  “哦怎么了。”

  四长老好笑的看着水鸢儿,整个阎冥宫里谁还敢欺负她不成。

  “今天,照顾尊主灵兽的那个愉欢来找尊主,然后……

  徒儿瞧着做护法挺着急的。您说,尊主会不会生徒儿的气呢?”

  水鸢儿噘着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四长老,她可不想惹的宫爵冥生气,她要在宫爵冥心里留下完美的印象。

  “哦,原来是这事儿啊!”

  四长老点点头。

  “怪不得我们刚才在议事,而尊主在听到他的灵宠出事儿的时候,便丢下我们匆匆离去,想来是在意这只灵宠的。

  要是放在平常的话,你是定然要受到责罚的。可是这一次,你大可放心。”

  四长老安慰的拍拍水鸢儿的后背。因为这次秘境在灵水国皇宫附近。

  若是尊主想要去秘境的话,那么还得靠水鸢儿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