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7,双系灵兽

  “为什么?”

  水鸢儿不明白为什么这次就没关系呢?

  “为师听说,灵水国皇宫附近出现了一处秘境。想来你也知道秘境里边儿都有些什么。而这次秘境尊主定然不会不去的,所以你大可放心。”

  四长老认为,只要是灵修者就不会放弃秘境这种好地方,里边儿虽然危险,可是好东西却不少。

  若是碰着一个好的机遇,那可就不得了了。

  “原来如此,那么徒儿就放心不少。”

  水鸢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个消息她倒是前两天也听到了。还多亏她的父王派人告诉她的,只不过当时水鸢儿并没在意。

  秘境这种地方虽然好,可那也要要强者跟随进去才会安全。要是像她们这种灵者灵师进去,恐怕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不过现在听宫爵冥要去,那么他去的时候定然会带上水鸢儿的,毕竟这处秘境可是在灵水国。

  “那师傅休息吧,徒儿便先行告退。”

  既然没事了,水鸢儿也不愿意留在这里,她要回去好好整理整理,然后跟宫爵冥一起回灵水国皇宫呢?

  “呵呵”

  见此四长老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在宫爵冥进入阎冥宫之后,便看到惊月怀里抱着浑身湿哒哒,并且紧闭双眼的季洛漓。

  见此,宫爵冥心里一窒,他知道季洛漓没死,要不然他这会也不会活着。

  可是他心疼这副模样的季洛漓,她刚才到底承受了什么?才会出现如此的模样。

  “她怎么了?”

  宫爵冥虽然和季洛漓有生死契约在,平时也能感觉到季洛漓的气息。

  可是季洛漓的身体状况他却是感受不到的。

  或许是两人还没有足够的默契吧?

  “尊主,属下来的时候,便见到她浑身散发着绿光,像是在突破,可是也像是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属下怕他出什么意外,因此便将她击晕了。”

  惊月这会一脸的严肃,他也不是很清楚季洛漓的情况。虽然他灵力强,可是却探不到季洛漓的身体状况。

  这只兔子的体内像是被一层结界给罩着。他无法探知,只能将自己怀里的季洛漓交给宫爵冥。

  以自家尊主的实力,绝对可以知道这只兔子怎么了。

  在宫爵冥接过季洛漓的之后,一股柔和的灵力顺着济洛璃的爪子,进入季洛漓的身体。

  随着灵力的深入,宫爵冥的眉头却越皱越深。

  此时的季洛漓体那简直可以说是一片狼藉。没了季洛漓的压制与引导,那些尚未被炼化的灵力四处乱撞。

  季洛漓的一些筋脉,都被这些灵力割伤。

  但是幸运的是没有割断筋脉,要是这筋脉被灵力割断了,那么季洛漓恐怕又会再成为一次废物。

  宫爵冥见此,立马原地打坐,然后用自己那道温和的灵力引导着这些灵力,慢慢的往季洛漓丹田的方向而去。

  越靠近丹田,宫爵冥越是生气。

  这东西,就算她再怎么急于求成。也不能不这么爱惜自己的身体。

  她竟然想将这庞大的灵力全部压缩进丹田里。

  要不是,惊月出手将她击晕,恐怕这个时候季洛漓的丹田已经破碎了,一个没有丹田的灵兽就只能是一个普通的灵兽。

  可即便惊月救下了她。季洛漓的丹田因为过量的压缩灵力,已导致丹田受损,若是不修复回来,那么季洛漓永远就只能停留在目前的这个品阶了。

  宫爵冥一点一点的梳理着季洛漓体内的灵力。等那四处乱窜的灵力跟着宫爵冥那股温和的灵力导出季洛漓的身体之后。

  宫爵冥这才准备撤出自己的能力。就在他准备要退出的时候。

  却发现季洛漓那个受损丹田旁边,不想旁人那样一片黑暗,反而有一点点灰色的亮光,要不是因为这个绿色丹田的光芒,都很难发现的那出不一样的。

  宫爵冥疑惑,将本来要撤出的灵气,又顺着季洛漓的筋脉缓缓想那处灰色亮光探去。

  在看到这抹灰色亮光的时候,宫爵冥心里闪过惊讶,本来怒气冲冲的脸上瞬间变成了不可思议。

  这竟然也是一个丹田,并且看样子,是一个土系。

  可是灵兽怎么可能有两个丹田,这是不可能的,宫爵冥不敢相信一再查看,但是结果却是那个真的是丹田,并且还是灵兽土系丹田。

  带着这股不可思议。宫爵冥这才退了出来。

  然后就这么定定地望着季洛漓。

  “小东西,你又给了我一次惊讶。”

  宫爵冥低声呢喃。

  “尊主,它怎么样了。”

  惊月见宫爵冥说话了,虽然他没听清楚宫爵冥在说什么。可是惊月知道,宫爵冥已经查看过了这只兔子的情况。

  “经脉丹田受损,恐怕近期没办法修炼了。”

  宫爵冥抱起季洛漓,略有所思。

  “什么,经脉丹田受损?”

  才赶过来的愉欢听到的就是宫爵冥的这句话。

  她满脸的担忧,要知道一旦筋脉和丹田受损了,可是不易补救的,若是不修复好,那么就没办法修炼。

  所以尊主的意思是说小白以后就只能是一个一阶兔子了吗?

  这都是她的错。要是他早早的发现小白不对劲,然后去通知尊住,那么小白也不会,落个筋脉丹田受损的地步。

  “都是弟子无能,没有照顾好小白。请尊主责罚。”

  愉欢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她现在心里非常自责。

  她的命是小白救回来的。可是她却没有照顾好小白,没能及时的去找人救小白。

  “小欢欢,你没有错,要我说,你还是那只兔子的救命恩人呢,所以你不要自责。”

  惊月看不下去了,这个蠢女人。她根本就没有错,为何要请罪?

  惊月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有些心疼于欢。她为了告知尊主这些事儿,竟然冒着被水鸢儿击杀的危险,不知是该说她傻呢,还是该说她重情义呢!

  “起来吧!回去收拾收拾自己吧。”

  宫爵冥并没有转身,也没有责罚愉欢。

  因为他知道。若是季洛漓醒来之后,知道了愉欢为她所做的这些事,定然会替她求情的。

  所以宫爵冥也不愿意在季洛漓面前做个恶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